第五十章 两败俱伤?

    任我行一言不发,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是隐隐落入了下风。“周不疑这一年看起来也没白过?难道真要把压箱底的功夫都给使出来?”任我行心里面犹豫起来。他的这招杀手锏,是为少林武当这两个庞然大物准备的,他全没想到自己有了这等内力过后,竟然还不能对付区区一个周不疑。

    “要不然再试试?”任我行还是舍不得用那一招,双掌一合,向前一突破,周不疑只觉得一股凌厉剑气冲着自己刺来。

    “哼!哈!”周不疑嘴里面爆发出震天巨响。好像晴空霹雳,震得周围的许多人耳朵嗡嗡做响。随后有几个功力低微的竟然还抱着脑袋哀嚎起来。与此同时,周不疑的双手伸展,好似抱了一个圆球一般,两臂看似柔和的旋转着。可唯有任我行能感受得到,这看起柔和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任我行两手一分,双臂如钢鞭一般打向了周不疑的双手。

    “哐!”两人手臂一接,发出了金铁之声,任我行双手剧震,手臂直发麻。任我行顾不得感叹,翻掌成爪,十指如钢钉一般,这就要打在周不疑的手腕儿上。要是这一爪真的抓实,周不疑的手上,非出来十好几个血窟窿不可。周不疑见状,微微一笑,两手一抽,十个指头分开,用力一往内扣,好像是两只老虎的爪子。

    砰!周不疑脚下的泥土好像被天上掉落的卫星砸中,周不疑骤然之间好像变矮了?双脚陷进地面接近半尺。一块块拳头大小的泥土飞溅,打向了任我行的上,可还没有达到任我行的上,就被任我行的护真气炸开,飞溅。眼见自己那招惑人眼球的没有成功,周不疑心里虽有些遗憾,可也并不在意,他本来就没怎么対这一招能建功抱希望。双手十指如獠牙,一翻撇开任我行的钢爪过后,就要深深的勾到任我行的手腕上。

    任我行虽然又一次被周不疑挡开了杀手,可这次他有了经验,强横的内力灌注其上。周不疑的猛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眼见周不疑仿着自己对他的那一招,任我行又气又笑。不过他来不及多想,华池之中玉液上涌,和着内气吞咽下去,腰马上冲,脊椎升腾,两手擒拿下捉。诡秘而又毒辣,而且爆发全之力,招式开阖浩大,仿佛天狗吞rì一般。

    周不疑嘴角一翘,忽然一下子松了架子。空空,飘飘渺渺。骤然间,浑没了半点儿力气,松软如棉,让任我行的吞天之势稍微落空。突破任我行的网罗,两只本来松软如棉的手,立刻鼓肌,摆肘,弹筋,炸关节,先黑青如铁,随后如抹朱砂,鲜红如血。一松一炸,一下就将任我行宛如天狗食月一般的双爪震开。

    依照任我行的功力,他的擒拿爪按,就算是生铁被他抓住,也能像捏在泥土上面一般,捏出来五个手指印。可周不疑愣是一刚一柔,一松一紧的发劲,将他的绝杀一击反震回去。眼见周不疑渐渐地将局势给扳了回来。众人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周不疑可算得上是自己这边的头号高手,要是他都输了,那他们也就等着让任我行来一一屠戮吧。

    两人劲气冲撞,将彼此撞得倒退了回去,幸亏后面带了一群师兄手下扶住了他们,不然两位武林中一言九鼎的人物,非得在这河中要地,出一个大丑不可。任我行甩开扶住自己的手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场中,尽管说他刻意要作出来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甚至骗过了围观的所有人。可这一切,都没有瞒过一个人。

    周不疑和任我行打成什么样子,站在一边围观的左冷禅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这是最好的机会,左冷禅突然飞而上,右掌猛向任我行拍击过去,忽拳忽掌,忽指忽抓,片刻间已变了十来种招数。任我行给他陡然一轮急攻,施展不开手脚,一时之间也只能是勉力应付,只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功。终于任我行窥见一个破绽,反手回击,得左冷禅撤招自保。左冷禅这么一让,攻向任我行的招数缓了一缓。高手对招,相差原只一线,任我行得此余暇,深深吸一口气,内息畅通,登时jīng神大振,砰砰砰三掌劈出。左冷禅奋力化解,终于还是稳住了阵脚。

    任我行也不强攻,负手说道:“偷袭?也好,这偷袭的把戏,本座也见得不少。五岳剑派,当真是名门正派啊。”名门正派这四个字说的格外的郑重,可这郑重后面,却是说不完的讽刺。

    左冷禅权当作没有听到,双手一搓,一指又给左冷禅点了过去,点到半截有化作了一只铁掌,正巧要大到任我行的上,又化作了一颗铁拳。任我行嘴角不屑的一笑,双掌一竖,便如刀劈斧削一般劈向左冷禅的手腕,左冷禅忽拳忽掌,忽抓忽拿,更极尽变化之能事。

    两人越斗越快,手掌体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幻影看的rì月神教的徒众跟五岳剑派的弟子们目瞪口呆。尤其是封不平,习武时间尚短,之前他看任我行和周不疑的比斗,只不过看不懂两人招式之间那大拙若巧的jīng妙。但此刻任我行跟左冷禅形招式快极,竟连一拳一掌如何出、如何收,封不平也都看不明白。

    封不平转眼去看周不疑,只见周不疑脸sè平静,可嘴角微微的抽搐,却显示出来周不疑心中的愤怒。不过就算如此,他的脸上却看不出来半点儿担心的神态。不过封不平也清楚,要是周不疑担心左冷禅那就怪了,两人就算是没有五岳盟主的争斗,周不疑也恨得左冷禅要死。当初那件事…真的让五岳剑派中人大跌眼镜,周不疑竟然在这等事上差点儿输给了左冷禅?

    封不平想起那件事,尽管他平rì里与周不疑走的不近,可也对左冷禅生出来几分怨愤。封不平向周不疑瞧了几眼,不敢再看,目光转回了场中,见左冷禅已缩到一角,再退就是五岳剑派众弟子组成的人墙了。任我行一掌一掌向他劈将过去,每一掌都似开山大斧一般,威势惊人。左冷禅全处下风,双臂出招极短,攻不到一尺便即缩回,显似只守不攻。

    突然之间,任我行一声大喝,双掌疾向对方口推去。四掌相交,蓬的一声大响,左冷禅背对着人墙撞过去。那些寻常弟子哪里敢接下?连忙让开。谁曾想左冷禅竟然一直被任我行打到了堡壁!左冷禅头顶泥沙灰尘簌簌而落,可哪知道任我行还不放过,左冷禅退一寸,他就进一寸,直到左冷禅被打到了墙上,四掌也不曾不分开。

    “左冷禅,是你找死!你跟他比拚内力?任我行的‘吸星**’专收各种内力,时刻一长,你非被变成废人不可。”周不疑幸灾乐祸的想着,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想不出来就不想了,面前这对生死大敌的争斗,周不疑满脑子都是两人两败俱伤,已经来不及去想其他的了。

    却见左冷禅右掌一缩,竟以左手单掌抵御对方掌力,右手伸出食中二指向任我行戳去。任我行一声怪叫,急速跃开。左冷禅右手跟着点了过去。他连点三指,任我行连退三步。周不疑大为惊异:“任我行的‘吸星**’擅吸敌人内力,怎么左冷禅与任我行两人四掌相交,左冷禅竟安然无恙?难道嵩山派的内功居然不怕吸星妖法?不对,呀!”周不疑似乎把自己刚才忘记的事给想起来了。

    惊诧的不仅仅是周不疑,其他观战的高手,无论正邪都大大的“咦?”了一声。他们没有想到,左冷禅这个小伙子,竟然能让任我行这老江湖惨叫出声?五岳剑派的也就罢了,rì月神教的一票长老、堂主们可是知道教主的杀手锏。

    在一旁观战的众多高手固觉惊异,任我行心下更是骇然。眼见便可制住了左冷禅,突感一道奇寒内力透着经脉,冲向丹田气海。一道道内力忽然失去了控制,几乎难以使用,心下惊骇无比,自知这是修练吸星**的反噬之力。若在平时,自可静坐运功,慢慢化解,但其时劲敌当前,如何有此余裕?

    这时候任我行突然想起来乾坤大挪移残卷上的一句话,双臂绕环,外气内收,指尖相离约一尺。运气回至膻中。从左手,从右手,到左肩,到右肩,后归膻中。却只见一道冷得凝成冰雾一般的真气从他指尖儿shè出,两两相冲,竟然shè向了??左冷禅?

    “这!”左冷禅实是没想到任我行竟然用这种法子破去了寒冰真气,便在他心念电闪之际,噗的一声响。那道寒气就要击中他的睛明。(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