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打的不是地方

    在场众人,都看着周不疑,尽管他们都不愿意放走东方不败一行,可经过之前东方不败和左冷禅的比斗,他们知道,而今有能力将东方不败留下的,也就是周不疑一个人了。更何况就算是那三位前辈愿意拉下面子联手留下东方不败,可要是周不疑决定放东方不败一条生路,在场众人里面除了嵩山左冷禅没有一个能阻止的,就是有心,也是无力。

    唯一一个能与周不疑分庭抗礼的左冷禅不知是中了东方不败的暗算还是怎,浑冰冷僵直,连话都说不出来。左冷禅都不开口,那几个老滑头又怎么愿意冒然出口得罪这位五岳剑派中前途无量、眼瞧着就要坐上五岳盟主位置的厉害人物。

    周不疑看了看他们的脸sè就知道,不论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这些前辈都不会出口反对,可谁能知道?他现在心里也在犯难,“放东方不败和他带来的一条生路?要是私底下,我放了也就放了,可这大庭广众之下,要是我放走东方不败的消息传了出去,那我如何跟武林同道交代?到时候五岳盟主的位置,难道还真的让左冷禅坐去?要是不放,那如何处置东方不败?擒下来?东方不败那一古怪内力,就是我也不能轻轻松松将之拿下,再说拿下来做什么?帮着任我行清肃内部么?”

    权衡之下,周不疑阖上双目,点了点头,“你走吧。”

    “多谢!”东方不败招呼着教众撤下城头,一个个黑衣劲装的rì月神教教众在童百熊的带领下忿然而又感激地往山里撤退,就在最后一个教众撤下去,东方不败准备说些场面话的时候,左冷禅终于开口了。

    “周不疑!你想沟通魔教么?”左冷禅听见周不疑要放东方不败离开,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恼怒,险些没让真气走岔了,好不容易将真气平复了些许,又见到rì月神教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左冷禅不顾内伤还没有被完全**,忍着寒冷强行说道。

    听见左冷禅开口,那些滑头们也都跟着说起来,“周掌门,其余的胁从也就罢了。可这魔头小小年纪就这般厉害。要是放虎归山,过个几年,魔教添了一个高手,恐怕这江湖又要平添一场风波。而今魔教残毒已经是令人发指,要是再有一个高手坐镇…”

    周不疑没有想到左冷禅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这个时候开口说话。这分明就是让自己坐蜡么?那几个老不死的居然还帮着说话,自己要是答应下来,是灭自己的威风,长左冷禅的志气。可要是不答应,可就是驳了那三个老不死的面子,跟左冷禅之前一般,将这些五岳剑派中地位崇高的长老们,深深地得罪了。甚至比左冷禅得罪的更深,左冷禅好歹只是在他们几个高层面前让那三个老不死没面子,现在自己要是拒绝,可是让他们丢脸丢到了五岳剑派之外。

    心里面盘算着,周不疑眼珠子乱转,突然看见原本该离开的东方不败驻足不退,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眼珠子使劲地转悠,似乎在说什么话一样。周不疑计上心来,趁着自己背对着那些人,周围的人都看不到,给东方不败使了个眼sè。

    “明白了么?”东方不败心道。脸上笑意转瞬间变得有些惊慌,“周掌门,刚才可都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反悔啊。”刚一说完,觉得自己演的力度有点儿不够,脸sè又是一变,“姓周的,为华山掌门出尔反尔,你!你算什么东西?”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周不疑先是一阵冷笑,笑到后面却有些悲凉,“本座说了要反悔了么?东方不败,本座好心放你离开,你竟然这般辱我。哼哼哼呵呵呵,既然你说本座出尔反尔,本座就得出尔反尔一回。不然,就得被你白冤枉一会了?”周不疑站立在原地,谈笑优雅,但是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整个人已经到了东方不败的面前。

    在场之人的武功可以说随便一个放到江湖上那都是有一号的,宋二先生、明心师太、玉璇道人、十三太保、华山二十八星宿之辈更是在武林中厮混了半辈子、见识无数的高手。他们的眼睛只看到了周不疑一下子变成了两个人,又眨了下眼睛,站立在原地的周不疑的人影渐渐消失了,两个人影之间又出现了一串影,仿佛是忽然有几十个人用什么玄奇法术骤然出现一样。这是轻功法使到了极致,超过了他们眼神捕捉影像。

    “别说其他的,光就凭这轻功法上的功夫,足以为天下第一了。”所有人心中都闪过了这个念头,左冷禅和那三个老不死的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就是其他人都是在庆幸正道之中出了个大高手,而左冷禅却在为自己争夺五岳盟主多了一个强力对手而感到神伤。按规矩,还有几天五岳剑派就要召开了,这么短的时间左冷禅自度没有那个超过周不疑武功的自信。即便现在任我行在这里面掺和,这一届的五岳会盟没有多少可能如期举行,可这段时间能提升多少?

    面对周不疑天下无双的轻功法,按理说谁都没有什么办法能接得下来,就是左冷禅也一样。但是东方不败是谁?rì后中原绝对的第一高手,压过方正、冲虚,真真正正天下无双的武学大宗师。就算他现在还不是,可那份镌刻在他骨髓里面的武学天赋却还是一样的。东方不败对准周不疑的手掌,右肘一撞,借力飞起,刹那间移过丈半空间,脱离了周不疑的攻击范畴。

    “嘿。逃得了么?!”周不疑得势不饶人,欺而进,右手拢手作锥状,紫霞真气环绕其上,越来越急,‘嘭’的一声,东来紫气中的那一股浩然磅礴的大rìjīng华爆裂而出。这还不算,没等众人时候周不疑右手又是一个分开,掌上光芒四shè,好似哪位神佛的倾世大手要将哪一位绝世妖魔**下去一般。

    东方不败无路可逃,眼见这一掌好像一座大山那般压了下来,顿时觉得周百窍逐渐封闭,真气不出,元气不入,血气近乎湮灭,jīng神开始黯然。

    “周不疑这家伙玩儿真的?”东方不败暗自叫苦,“笨男人,蠢死了,笨死了!这些臭男人没一个能信的。”东方不败连忙把体一撑,玄功默运,掌上涌出来一股桃红sè的真气,好似在他的手上绽放出来了千万朵莲花,要顶住周不疑那压下来的那一只好似山岳一般的大手,可那一股好似千万朵莲花一般的真气,遇见山岳过后,却好似山贼流寇遇见了朝廷官兵一般,溃不成军。一下子就拍到了东方不败的…口?

    眼看着东方不败就要在周不疑手下授首。左冷禅嘴角微微一翘,屈指一弹,一道寒冰真气就要弹到周不疑上。

    周不疑感到背上一冷,鼻子里冷哼一声,手上又一用力,将真气打入东方不败体内,忽然觉得手上一阵绵软。周不疑有些不知所措,激斗之下他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当周不疑的那只大手击中东方不败口的那一刹那,东方不败感到血液一下子涌上了自己的脸颊,脸上一阵通红,“他竟然?怎么可以!”可之后发生的事,却完全吸引了他的心神,让他无暇去想其他的任何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