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终于来了

    田度鸣心间一凛,“这老虔婆还真是厉害,没有接触就猜了个**不离十,不过就算你猜中了又如何?别说你拿不出来证据,就是拿得出来,何元图那老不死的已经死了,何家堡堡丁军心已乱,你这老虔婆就是再厉害,就能扳回来这一局么?”

    明心师太见田度鸣脸上慌张之sè一闪而过,忽而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田度鸣心里想些什么明心师太明白了个七八成,不过田度鸣既然不急着进攻,她自然也乐得和他打嘴仗。明心师太来何家堡,原本就不只是给何元图何老太爷祝寿这么简单。“哼哼,耄耋忘忧散,是百药门的独门毒药,百药门又依附在你魔教的旗下,若说不是你下的暗手,魔教的魔崽子现在连承认的胆子都没了么?堕落的真快啊。”

    明心师太句句是在将何元图死推到田度鸣的上,非但如此,一番冷嘲讽,还将田度鸣造起来的声势三两下之间,化作虚无。甚至让在场不少豪杰心中生出来‘魔教不过如此’、‘魔教今不如昔,开始走下坡路了’之类的想法。

    眼瞧着明心师太三五两句就势大变,何家大爷腰杆儿也直起来了,“真是含血喷人啊,明明是你田二秃子下了毒手,还敢污蔑何某弑父?!”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中崩出来,说的是咬牙切齿,其中怨气之深就连楼下中众人也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田度鸣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局面,竟然被明心师太三言两句就给扳了回去,非但如此,还让自己这一方隐隐落入了下风。不过幸好,何家大爷这位猪队友,也不冷静下来思虑详熟,心激烈之下就胡乱开口,满脸愤慨,一解脱,同时也被气得浑发抖。

    不过,显然田度鸣直接无视了何家大爷的种种表现,有些玩味地说道:“哼哼哼,明月是太,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你是武林前辈,德高望重。没有证据就胡乱猜疑,难道您什么时候加入了我神教?况且何老太爷年逾百岁,是和圣教老教主一个辈分的人物我尊重还来不及,怎么无缘无故地暗中对何老太爷下手?”

    “还不承认?”明心师太见田度鸣还不承认,冷笑一声,“何先生,还请将何老太爷流出来的血液涂在那本奏本上。”

    何家大爷不明就里,不过德高望重的明心师太安排了,他自然也就去做了,沾了一点何老太爷面上还没有凝固的血液,抹在了那本奏本上面。却看见明黄sè的绸缎做的奏本封面竟然变作了绿sè,纸页却变成了一片蓝sè。何家大爷被吓了一跳,对着城楼下喝道:“师太,封面变作了绿sè,纸页变成了蓝sè。”

    “还需要贫尼说些什么么?”明月师太望着田度鸣冷冷地说道。。

    “这就是何家的顶门柱,连自己老爹怎么死的,都要这老虔婆说出来你才知道。实话告诉你,害死你爹何元图的不是咱家,而是你老爹自己。哼,我圣教两代教主,不计你爹当年攻打光明顶的前嫌,好心好意一片赤诚,三番两次的邀请你加入**月神教。谁知道你爹却是不知好歹,一再拒绝二位教主的邀请。虽然老教主仁慈宽厚,留了你爹一条残命。”眼见是瞒不下去了,再不承认只会堕了自家的威风,田度鸣冷笑着看着何家大爷。

    “可任教主这等心高气傲的人物,抛开自己的脸面,如此卑辞恳,却也无法说服你爹。你那死鬼老爹如此损害圣教主的威严,就是圣教主不问罪,怒气沸腾的教众也不会坐视神教的威名被你爹玷污。于是咱家圣教主便派了咱家给你爹献上寿礼,也算是给你提个醒。你爹是死了,糊涂的死了。若是你何成梁还执迷不悟的话,怕是就不是你爹这一条老命了,这整个寨堡上上下下都要给你爹陪葬。嘿嘿,何成梁,你真要让你们何家断了香火?让你爹积攒了一辈子,你毕生心血凝聚的家底落到别人手上?”

    “你!”何成梁又惊又恐,谋害了自己老父,竟然还如此理直气壮!竟然还迫自己投入rì月神教!竟然还威胁自己若不相从就要灭了何家满门,断了何家的香火?何成梁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觉得背上冷汗湿透了衣衫。这世上怎么还有这等厚颜无耻之徒?还有这等心狠手毒的教派?rì月神教魔教之名,果真不只是正道强加。

    看着田度鸣一副嚣张跋扈,根本没有将自己这些人放在心上的样子,明心师太心中恼火,可是此时五岳剑派在场的耆老高手就来了他一个,几个师侄武功还未大成,三定更是恒山派未来的希望。若是有半个不小心,恒山派rì后的希望也就没有了。何况,只要再等等,这群魔教贼子也自然嚣张不起来了。

    不过,此时众人之中就以他们恒山派为马首是瞻,若是低头装傻的话,也怕是要被人瞧不起了。两相权衡之下,明心师太从怀里抓出一把铜钱,向着嚣张跋扈的田度鸣shè去。几枚永乐通宝急速的在空中飞速旋转,发出黄橙橙的夺目铜光,田度鸣不负盛名,从马下抽出来一柄木刀,轻轻一挑,几枚来势甚急的永乐通宝没伤到他半分,全被木刀打歪,砸入堡墙一指左右。

    “五岳剑派,不过如此。大名鼎鼎的明月师太就这么点儿能耐?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之前师太说咱们rì月神教今不如昔,我看这五岳剑派才是不复往昔的强大了。”田度鸣一阵大笑过后,转对带来的rì月神教徒众说道。

    “田旗主说的是,我看这五岳剑派,当真是不成了。还敢跟神教作对,不如投入我神教麾下。”

    “王大哥说的极是!”

    “王大哥说的对还需要你李二来肯定?”

    明心师太被气得满脸通红,多年的佛法修持被自己扔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场中群豪也与rì月神教的教众争吵,正在此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声音,“谁说五岳剑派不成了?要不然出来和本座比一比?”

    “南无阿弥陀佛。终于来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