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好功夫!

    “老…老…老太爷…咱家的生意…”二蛋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话都说不清楚了。

    见二蛋子接触了这折子,没有异样,何家二爷从地上将这折子捡了起来,一看,冲到堡寨墙上,手拿着折子对着田度鸣喝骂道:“老子**你的亲娘老子,我何家是jiān了你亲娘还是**了你妹子?惹到你们了?你们竟然把我们何家运转开平的粮车给截了!”

    “什么?!”何元图一下从自己二小子手上把折子抢过来,只看见上面写着一个个的名字,全是自家为运粮派去的可靠家丁,上面尽数被朱笔勾画,后面记录着自家运往开平卫的军粮数目,何元图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爹!爹!”何二爷见老父昏倒,也顾不得什么喝骂了,弯**去一把将何元图抱起来,大拇指搁在何元图的人中死命掐着。掐着掐着,感到手上一阵湿,连忙把手拿开,往自己面前一放,三魂不在了七魄,红彤彤一片,全是鲜血。一看老父面上,从鼻孔里面流出来两行鼻血。“这…大哥!你快来看啊!爹…爹不成了!”

    何家大爷连忙放下手中强弓,跑了过来,看见老父亲满脸的血迹,一个耳光给何家二爷扇了过去,“你对爹做了什么?”

    何家二爷捂着自己的面颊,也不敢还手叫骂,何元图死了,大哥就是名正言顺的何家家主。从小大哥对自己的护也让他不敢起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哭丧着脸说:“大哥,我啥也没做啊,看爹晕倒了,我只是掐了掐爹的人中,想把爹就醒的啊。”

    “那…那…那…那就是,那就是魔教,对!是魔教下的毒手,田二锥子,你**的找死!”何家老大知道自己兄弟,弑父这种事肯定是做不出来的。之前何元图为何不敢拿起那个折子?不就是怕魔教下毒手么?哪知道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啊!

    “何老大,别乱冤枉好人啊。你看那折子,那盒子,我神教的人,你们何家的人,甚至你那亲弟弟都拿着对老子叫骂了半天。怎么他们都没有事,单单只是你爹出了事?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查问一下你兄弟,弄不好他在图谋你何家家主的呢?”田度鸣懒洋洋的说道,没有了何元图的何家堡,哪里还能被他放在眼里?何家堡以后非但不能保住而今的地位财产,甚至何家堡今后还能不能存在,那都是二说了。“呀,或者说是你两兄弟合谋弑父?啧啧啧,还是所谓的正道,竟然也有如此人伦惨剧。田某寒心那!寒心那!”

    何家家丁乱了,主家老太爷猝死,二位当家的老爷居然牵涉其中?!老实巴交的何家家丁哪里经历过这等事?又怎能不乱?又怎可不乱?场中的武林豪杰见多识广,自然不会相信何远图的两位亲生儿子会弑杀生父亲。可若不是弑父,为何东西过了rì月神教教众、何家佃户家丁、何家二爷三人之手,三人都没有出事。唯独就是何元图何老太爷出了事,甚至死在自己亲生儿子的怀里?

    听着何家大爷还在不住叫骂,田度鸣从一位下属手里拿过一个练手的铁球,微微一笑,直接将铁球向上一送,只见那铁球便向着何家大爷那里飞去。众人虽然猜疑何家大爷,可何家大爷毕竟是何元图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嫡亲的血脉骨血,事没清楚之前。谁敢坐视才枉死的何元图又丧子女,人人都要去拦截,可又怕那铁珠子里有什么机关、或是喂了剧毒之类的东西,都是用武器去投掷阻拦,子却是远远地躲开,没有一个近前的。

    原本按照这些豪杰的功夫,挡下来铁球决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铁球硬是冲破了重重阻拦,到了何家大爷面前,眼瞧着就要正中何家大爷的脑门儿。何家大爷惊慌失措,手忙脚乱,丑态百出。哪知道这颗铁球非但没有击穿何家大爷的头颅,也没有跌落地上,反而是稳稳地落在了何家大爷面前堡墙之上,更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许多武功略低之人都是看的有些瞠目结舌,而有见识的人则是对田度鸣对力道的控制、对诸多变数的计算都佩服不已。竟能将远远抛出的铁球,突破重重阻隔之后,还能稳稳地放何家大爷面前的那块城垛的正zhōng yāng,不多不少刚刚好,光是这份本事就已经胜过了在场的大部分人。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田度鸣也不急,只是抱着手有些玩味的看着出丑的何家大爷,“老子以为你何成梁多大本事呢?呵,结果就这么点儿本事?这么点儿胆子?没本事、没胆子也就罢了,江湖上既没有本事,又没有胆识的多的是。可既没有本事,又没有胆识,还敢这么胡乱叫嚣的,田某纵横江湖多年,也就碰见你何成梁一位。”何家大爷之前丑相百出,而今田度鸣百般羞辱,面上一片铁青,可又没有什么可以反驳了。有气想要发,可又发不出来,何成梁中气息冲撞,面前一黑差点儿跟他老爹一样昏倒在地。幸好他强力壮,终于还是撑了下来。

    明心师太见何成梁安然无恙,暗自松了一口气,何元图与恒山派交深厚,要是何元图前脚死了,而后又坐视其子在自己面前被魔教贼子杀了,那对恒山派的声誉有所伤害。不过目前也好不了哪儿去,田度鸣一句句话都好像是一张大手,狠狠地在扇正道群雄的脸,都快扇肿了。

    他们都是名门正派、武林正道,如何能让那些rì月神教的魔头看不起?也不管有没有什么危险了,直接上前问道:“贵教用的是不是百药门的耄耋忘忧散?贫尼真是好奇的紧,贫尼听说这耄耋忘忧散,壮年之人就是吃下去二三十斤也毫无异状,若是年老体衰之人,就是只接触那么一点点,也会命丧黄泉。不知道田旗主是不是用的这个方子?”(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