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毒杀

    “对!是不是你们暗中下了杀手?快说!”

    “魔教贼子yīn险毒辣,心知不是对手,只会用这些鬼蜮伎俩!”

    “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田度鸣先是一阵冷笑,笑着笑着,化作了大笑“一群跳梁小丑,土鸡瓦狗,也不撒泡尿在地上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货sè?也他娘的敢在本座面前叫嚣?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却是正当众人骂的解气的时候,就听得一阵大笑,声音力压过众人的叫骂声,接着被这一声大喝,竟然都哑然了,就连明心师太也是暗暗惊讶于田度鸣的功力深厚,摇头不止,就凭这一群乌合之众,若是真跟这群训练有素的魔教徒比起来,怕是要吃大亏了。

    “田先生笑个什么?老夫之言有何可笑的么?!”何老太爷气得不行,可将近百年的养气功夫,足矣让他将一切怒火压下。只不过何家的家丁手中的弓箭,在田度鸣哈哈作笑的时候就已经对准了他,就等着老太爷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杀了这个侮辱何家堡的魔教魁首。

    田度鸣看效果出奇的好,一下子就将众人都给震慑住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得,却是没有枉费他这些年的苦练,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看向何老太爷,有些轻佻的说道:“何老太爷,我家圣教主诚心诚意给您老儿送上贺礼,赤诚一片,您老还是看看的好,否则rì后怕是要后悔终生了。”

    “老夫问你!刺杀我家三哥儿的,是不是你魔教的死士!”何老太爷面sè青紫,江湖朝廷之间,辗转数十年,这等事何以应对,自然心中驾轻就熟,区区一个田度鸣,和当年的燕王或者说先帝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见何老太爷死活不上当,田度鸣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知道,自己一旦承认,何元图这老不死的决计是不会接下这份圣教主赐下的礼物的。可不承认?抱歉,神教从来只晓直中取,不知曲中求,或者说区区一个何家堡还不值得田度鸣撒谎。田度鸣心中愁肠百结,忽然计上心来,“是与不是,田某人也说不好。不如老爷子您接下圣教主给您的礼物,看了过后,也许自然就明白了”

    “这个.................”何元图听得如此,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接吧,坏了江湖道义,正邪之争;不接吧,丧子之痛,血案之谜,好似一只猫爪子一样挠得自己的心窝。底下的明心师太知道何元图心里的矛盾,打量了打量场中,似乎没有比自己更为适合开口的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道:“何老爷子,您不妨看看这魔教贼子到底弄的什么玄虚。在场这么多江湖朋友都看着呢,到时候谁要是追问,就让他去恒山见xìng峰找贫尼查问就是。”

    其余人也都有些好奇这为山西白道头面人物的何老爷子的大寿,作为死对头的rì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到底给他送来了什么样子的贺礼,就是恒山派的明心师太心里也有几分好奇。

    见明心师太都开口了,何元图顺水推舟说道:“如此说来,老夫还要谢谢贵教的一片拳拳诚意了,那就请田朋友将东西拿上来吧,也让我正道各路豪杰都长长见识。”

    “哈哈,这就对了,本就该如此的。”田度鸣心中得意,这头老狐狸终于上钩了,他虽然面上是在笑,不过,面上却半点异样没有露出。对着一直捧着那个木匣子的rì月神教教众点了点头,那人会意,捧着那个木匣子一步一步踏着台阶儿,登上了城楼,将木匣子奉到了何元图的面前。何元图心里不知道为何,想接过来,可又不敢接过,心里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犹豫着要不要接下来这个木匣子。

    “快了!快了!快接下,快接下!”田度鸣心中狂喊,可面上却半分异sè也不敢出,面上仍是在微微笑着。可他那点儿道行如何能瞒得过明心师太?明心师太看得出来田度鸣虽然面上是在笑,可他的嘴角分明有一丝戏谑和残忍。

    明心师太心中一沉,怕是那所谓的礼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弄不好里面有什么歹毒暗器,剧毒药物。可而今改口…似乎已然来不及了,改口过后对恒山派声威的影响,得明心师太又阖上了张开的嘴巴。

    最终何元图接下来了那个紫黑sè的木匣子。眼看着何元图解下来了那个紫黑sè的木匣子,田度鸣终于松下了这口气,心里暗暗感叹道:“何元图…完了…何家堡…完了…”

    “旗主,礼物送到。”那位捧着礼物的rì月神教教众将那个紫黑sè的木盒呈上何元图过后,就退下了城墙。到了田度鸣面前,那人双手抱拳,躬复命道。

    田度鸣点了点头,也不将目光转到那名教众上,死死地盯着何元图。

    何老太爷双手有些发抖,左手托着那个木匣子,右手缓缓的解开了这个木匣。打开过后,何老太爷觉得莫名其妙,里面既没有什么狠毒机关,更没有什么奇怪形态的东西,就是一个奏折一样的东西,面上用明黄sè的绸子做了封面。看着装点jīng美的折子,何老太爷想要拿起来,又不敢拿起来,虽然想知道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却也都怕那盒子里有什么机关毒药之类的东西,生怕中了魔教贼子的暗算,却是踌躇不前。看着主家为难,一个家生子站了出来:“老太爷,小的替您拿出来?”

    “嗯?”何元图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青年的家丁径直从木匣中取出来了那个折子,翻开一看,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两手一抖,明黄sè绸缎封面的折子直接落到了地上。

    这时候何元图反应过来,知道家丁是为了自己,也不苛责,心里决定,这场劫难过后,就给这个家丁安排一门亲事,娶个媳妇;家里的租子也尽数免掉。忽然见折子落到了地上,连忙问道:“二蛋子,上面写的啥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