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城破了

    “何家寨堡设计jīng巧,定能将这群魔教的魔崽子尽数留在墙下。”堡墙之上站立的武林豪杰们,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们很‘豪杰’地想着,要是我在那些家丁的位置上,我定能杀的更多。可其实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松下了一口气。rì月神教百年积威,屠灭宗门不知凡几,教中高手林立,手段无穷,自己今天要是与之敌对,弄不好rì月神教的人马转头就会找上门来。能避免和rì月神教作对,就尽力避免。他们可不是五岳剑派这些名门正派,家大业大的,屡次跟魔教争斗后还能如rì中天。

    可他们很快就‘豪杰’不出来了。因为紧接着,就见那群黑衣短打的rì月神教教众一阵sāo动,一个看上去四十余岁膀大腰圆,高九尺的jīng壮汉子手上拿着一把磨盘大小的大铁锤,从后面走出。何老太爷心知不好,从后取出那张三石的强弓,又抽出来一根兵矢,对准了那jīng壮汉子就shè了过去,

    “哐。”那个高九尺的jīng壮汉子眼疾手快,大铁锤奋力一摆,将兵矢磕到边上。大脚用劲,只见他在空气中留下了一个个残影,转瞬之间就要窜到了堡门之下。随后主事之人右手一招,又冲上来几个高近丈的壮汉,手上各持一把开山大斧。

    “不好!怕是要失守了。”明心师太大叫一声,转头对着那群豪杰侠客们说道:“各位朋友还请随贫尼下去迎敌,何老爷子就请带着贵府家丁,为我等掠阵,能shè死几个魔崽子。就shè死几个魔崽子,除魔卫道不得马虎大意啊。”

    何老太爷狠狠地点了点头,“这事老夫自然省得,还请师太放心!杀子之仇不报,老夫誓不为人!”回首又看了看自己辛辛苦苦将近六十年打拼下来的基业,却有几分不舍。终于,何老太爷狠下心来,“就是这家业不要了!也要为我那可怜的三哥儿报仇雪恨!”

    “好!好!好!”明月师太连道了三个好字,对着何老太爷,深深地作了一揖,“这里的事,都托付给何老爷子了。”说罢,明心师太就带领着一众江湖上的豪杰侠客下了堡楼。

    众人方下堡楼,还没来得及布置,就听得厚重的堡门一阵震动,明心师太心知这道堡门支撑不了多久,要布置妥帖自是来不及了,大致招呼着摆弄出来了一个排列,还没安置完全,却听得原本看起来牢不可摧的堡门又是一阵剧震。继而,那高达两丈的厚重大门就“轰隆”一声倒了下来。接着,城楼上又是传来一阵“嗖嗖”声,未及片刻,一队骑马携弓、浑浴血的黑袍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见寨堡已被攻破,明心师太发了个信号,接着,那堡墙上的家丁也倒转弓箭,对准了站满了空地的黑袍之人。

    “啊,果…果然…果然…果然是魔教的狗贼!”群豪们之前心里一直期望着这是其他那里来的流寇,甚至期望是瓦剌、鞑靼的散游兵马,千千万万不希望这是rì月神教的教众。尽管瓦剌、鞑靼的骑兵突破开平、大同,直直来到了晋南,这事怎么听着怎么荒诞。莫说开平、大同两处重镇有阳武侯薛禄这等宿将把守,瓦剌、鞑靼的骑兵过不了,就是有那么一两个逃过了。也该是在太原府,如何能,如何会来到晋南解州?

    “横刀秃鹫田度鸣?!”有人惊呼了出来。

    这田度鸣乃是锦州金顶门的子弟,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跟金顶门反目,被逐出了师门,只是后来不知从哪儿学了一手的好刀法,在他艺成的第时间,他就做了一个震惊了整个武林的大案,直接杀回锦州,把当时将自己赶出金顶门的那一位长老、也是他的师父。满门老幼包括家丁仆人、飞鹰走狗都给杀了个jīng光,其中甚至还包括他同门学艺的师弟,残杀手足,弑杀师尊,一家上下六十余口人死绝。

    后来闻讯赶来的金顶门高手见了这位长老家中惨状目眦尽裂,将当下就要将田度鸣击杀,田度鸣眼见不好,三下五下窜开。遍地的尸首,得赶来的金顶门高手只能坐视田度鸣逃走。事后金顶门一众元老咽不下这口气,发出了江湖帖,上面书写田度鸣桩桩罪过。使得田度鸣被整个正道武林所不容,几次被追杀,后来重伤之下被打落到一处瀑布中,就再无踪影,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未曾想,仅仅过了三四年,这田度鸣竟然又出现了,而且看样子还加入了rì月神教,若非在场中恰恰有几个曾参与过对田度鸣的围剿,怕是还真认不出来。

    田度鸣从rì月神教教众专为他留出来的专道走到一众教众之前,竟听到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不由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却是一面白无须的中年汉子,脸sè不由一阵yīn郁,显然是仇人见面了,不过,今rì前来却是有任务在,既然那人就在此处,自然跑不了他,想到这里,脸sè又好了些,看向那人都是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

    “哎呦!何老爷子,您老今儿个寿宴,怎么还站在城门楼上?在下rì月神教旗主田度鸣,今儿个不请自来冒昧打扰,还请见谅,我家圣教主听闻今rì是何老太爷的大寿之期,特地派田某人带了圣教主jīng心准备的寿礼前来,圣教主一片赤诚之心,还请何老太爷您务必要收下啊!啊!”田度鸣笑吟吟的说道,可脸上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觉得充满了讥讽。田度鸣嘴上说着,左手往怀里掏出来一个不过三四寸厚报的木匣子,然后右手往后一招,就吩咐一名黑衣劲装的jīng壮教众,将木匣子递给那人,“来人,去将教主他老人家为何老太爷jīng心准备的礼物,给咱爷们儿送上去。”

    那人下马接过那个不过三四寸厚薄的木匣子,捧在手中,正要走上堡楼,不过却是被何老太爷给喝住了,“慢着,今rì是何某的寿辰,按说来者是客,该当请各位rì月神教的兄台坐下喝一杯水酒的。不过,自古正邪不两立,咱们本就不是一路人,也没那些交,您的礼物我可是不敢收。否则,不出几rì这天下人都要骂老夫老来糊涂,勾结魔教了,田兄还是请回吧。”

    虽然既然年逾百岁,但何老太爷说出的话却仍是铿锵有力,在场许多人都是纷纷喝彩。

    “何老太爷说的好,魔教贼子赶紧滚蛋,这里没你们的酒杯。”

    “魔教狗贼快点儿滚蛋,这里不欢迎你们。”

    ……

    忽然何老太爷顿了一顿,终于按捺不住,虚按一下,止住群雄谩骂,问出口来,“老夫的三哥儿,方才在老夫寿宴上被人刺杀,抓住了三位刺客。看功夫路数,似乎是贵教子弟,敢问…”

    龙头大哥恒山派在场,众人不管心里如何想法,依旧都要装出来一副群激奋,深恨rì月神教出场捣乱,扰了大家饮酒兴致的样子。不过,这群豪杰侠客的心里却是暗暗担心不已,明眼人都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明明都是有备而来。再说那刺杀何家三爷的刺客,都不用问,前脚杀了何家老三,后脚rì月神教的人就兵临城下。哪里有那么巧?这起惨案分明就是rì月神教指示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田度鸣绝不是好心来送礼那么简单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