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谋与婚礼

    “过奖,过奖。”赵佑京笑着说道,拈起来一块糕点往嘴里送去,品了品,“你们华山派这糕点倒是做的好,临走时送我两个?”

    “你小子就胡扯吧。山野简陋,跟你家那些个前宋御厨后人比得了?”周不疑笑着‘啐’了一口。

    “你和灵霄姐姐成婚,为世间除了一害,兄弟实在是无以为报,就送上一份儿厚礼,聊表寸心?”赵佑京说罢也不等周不疑推辞,拍了拍手,只见从峰下上来一人,形健硕,腰间悬挂一柄宝刀,一手提溜了一个圆形的包裹。

    “张三哥?”周不疑惊奇的叫出声来,“我说怎么之前没见着你人呢,给我买东西去了?”

    张三也不说话,将包裹直接往两人面前一扔,直接就走下去了

    周不疑跳开包袱皮儿一看,转头看向赵佑京:“这是…”

    赵佑京点了点头,说道“恰好就碰上了,听说这也是朱高煦的手笔。”

    “朱!高!煦!”周不疑面上杀意一闪而过,一字一顿的把那人的名字吐出口。

    ***********

    平定州黑木崖

    黑木崖rì月神教总坛依旧是那般气象万千,全然看不出数月前武当折戟,而后教中内讧的半点痕迹。然而从守卫巡逻的那些教众上的武功看得出来,两次劫难,就连家大业大的rì月神教,也不能再那般奢侈的用那些放在江湖上都能混出个名堂来的好手来充作守卫。

    文成武德,不似往常那般人头攒动,聚集的都是rì月神教中位高权重的人物,大zhōng yāng放置了一个巨大的沙盘,若是有jīng通方舆学问的,定能认出,这是用泥塑的晋北山川地理,做的惟妙惟肖,几如真实。

    数月前成为rì月神教教主的任我行,带着教中几位重要人物围绕着这个当年明教打底,rì月神教经由几十年辛苦摸索改进做成的沙盘打量。

    “准备好了么?”打量了一会儿,任我行回到了丹陛之上,高坐在他的教主宝座上面,几个月的教主做下来,任我行上的那股横行无忌的霸气越来越重,几乎让人不能承受。

    “业已准备完全。”向问天站在底下,心中又盘算清点了一遍,觉得没有差错了,应声答道。

    “秦长老…”任我行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到另一人的上,却是而今新晋为长老的风雷堂堂主秦百川,也是原来一众幕僚中可数的几个具武功,又是教内元老后人的。也因此,秦百川颇受任我行倚重。

    “启禀教主,此次攻打恒山,定然万无一失”感受到任我行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上,秦百川忙不迭地说道,

    “本座要的不是攻打恒山万无一失,区区恒山,我神教弹指可破,哪里算得上是敌手?”任我行眉心一皱,秦百川的回答似乎并不能让他满意,“本座要的是一战灭掉整个五岳剑派,尤其是…华山派。”华山派三个字任我行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想起自己差些被周不疑给变成废人。任我行心中的怒气几乎无法抑制,想起是在文成武德,面前都是神教的重要人物,在他们面前失态无益政教大业,任我行又将怒火强自压下去了

    “教主,以我神教目前的势力,灭掉恒山派,易如反掌,可是想要把五岳剑派尽数留下,这恐怕…难度太大,最后就是能把他们留在山西,我神教也会元气大丧。”秦百川觉得有些头疼,武当一役过后,rì月神教光明左使纠结了五六个旗主发起叛乱,平叛过后清点下来,黑木崖直属力量,残留下来的,不到武当一役之前的四成,丧失了大批jīng英还是其次,更要命的是教内高层大打出手,底下的教众士心涣散,之后作战时风还能如以前那般敢死,那就不好说了。

    “秦长老是我神教难得一见的智者,定能想得出来法子应对。可千万不要让本座失望啊。”任我行面无表第说道。

    “这…”秦百川迟疑了,这位任教主虽然骤然登上教主之位,至今也不过数月,可之前他也做了十多年的副教主,脾气秉xìng教内的老人那个不知?谁个不晓?无奈下秦百川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沙盘,思虑了许久,山陕的地形、各派的势力在他的脑海中演算,一个个计划成型,又一个个的被他排除,“yù破五岳,先灭华山,从华山到恒山,必定要经由河中蒲州府,要是神教在这个位置埋下一支伏兵,就是周清玄亲至,也要饮恨此地。”

    “秦长老果然不愧是我神教的智囊,就这样定了,到时候向左使带人前去。一定要把周不疑那伙人留在山西,隔着一条黄河,永世不得返回家乡。”任我行赞许了一句,接着又狠sè说道,言语之间的恨意,就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洗之不尽。

    *********

    而正在此时,华山派却是在举办这一场盛大的婚礼。红绸挂满了华山派大大小小的建筑,一张张四四方方的桌子摆满了剑气冲宵堂前的较场,无数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英雄豪杰千里迢迢赶到了华山,乖乖奉上礼金过后,才在一个角落找到自己的位置。

    华山派气剑相争之后虽然人元气大伤,毕竟也是传承上百年、统御西北武林的大派,新晋的掌门周不疑虽然在江湖上甚少和人动手,但是废掉rì月神教副教主、击杀藏边上师的彪悍战绩,足够震慑所有人了。作为华山派的现任掌门,也就算是他们这些在西北武林道上吃江湖饭的人未来几十年的主公,多拍两个马,没有坏处。

    香闺之中,一个个气质优雅的中年妇人不住穿梭,帮着新娘子绞掉脸上的汗毛。

    “灵霄姐姐,我也来帮你。”素素从外面跑了进来,帮着灵霄收拾打理。

    “少林寺方正大师、武当派冲虚道长到~”一声长长的吆喝,传到了香闺之中。

    “这是?”灵霄忽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rì渐黄昏,宾客满堂。本已经隐居后山的周清玄和吕清铖满面笑容的端坐堂上,听着堂外震天的鞭炮爆竹之声。岳不群、胡不归、杨不弃、封不平、高不成、狄不究等几个年轻的华山长老陪在几桌重要的客人边,心中激动得很,面上还要做出沉稳的样子,一副名门长老的风范,与客人谈笑风生。

    吉时已到,孙灵霄一红装,盖着锦帕被扶出来。俞素素一边小心地搀着她这位义结金兰的嫂子,一边用余光瞄着赵佑京的位置。可让她丧气的是,赵佑京似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光是在那儿坐着傻乐。

    “我要成亲了么?”灵霄羞地想着,恍恍惚惚,在别个的帮衬下,行完了一系列礼仪。又在俞素素的牵引下来到了花上端坐,静静地等着周不疑过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