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南海幼鲸向西来

    自然,玉女峰之役过后,存活下来的华山弟子远不止这区区几人。然而山雨yù来,华山大疫的消息不胫而走,原先那些被华山派无匹势力镇压住的牛鬼蛇神,不复往rì温顺的作态,一个个都开始躁动起来,这得周不疑不敢将派中jīng锐全留在山上驻守,不得不把一些jīng干弟子甚至清字辈的耆老都派下山去,取几颗人头,来唤醒那些牛鬼蛇神心中潜藏的那份记忆。

    至于说会不会有宵小敢直接摸上华山?周不疑自信,有自己在,足够应付了。

    ————————————————————————————————————————————————————————————————

    天地间一片寂静,鹅毛大雪纷纷而下,为直插天际的华山,披上了一层银白sè的铠甲,凛冽的北风卷起冰雪,直刮得人脸颊生疼。按常理而言,这时候,但凡是哪路客人,都要有几句怨言。可是这一队人偏偏一言不发,莫要说车队的护卫好似一根标杆一样插在地上,就是赶马车的车夫,也是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照顾陪伴自己多年的伙伴,也不曾听见他们发出什么怪话。

    “大王,不疑来了。”山门前伫立着的中年人似乎看到了什么,一阵小跑,到了一驾装潢奢华的马车前面,也不管马车里的人能不能看见,三跪九叩之后,恭声说道。

    “来了么。真够快的,看来这次华山派的大疫,对这头西北狼而言,还算不得多大回事,还是以往那一雷厉风行的作风。”马车里面传出来一个男声,听起来说话的似乎是一个少年人,声音清越,虽然刻意收摄,可言语之间一股子居上位的威势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陆大叔,来时怎么说的,忘了么?”

    “臣…不对,是属下之过,忘了是在永兴军路。属下一定注意,一定注意。”中年人想起来自己处何地,连忙改口道。

    想来这家主人定是大家出,从小不愁温饱,又有名师调教,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做派。听那中年人称其为“大王”,难道是朝廷哪家的藩王?不对,这是大明朝,不是前宋秦汉,藩王非圣旨不能离开藩地,又怎么会跑到华山来呢?可要不是朝廷的藩王,又有谁能,又有谁敢僭越称王呢?而今已经是大明永乐二十二年,不是元末乱世,遍地的将军、元帅、大王,就连皇**有三四个。遍布天下的数千个卫所,两百万的大军,在这股足以镇压一切的力量之下,还有谁,敢僭越神器?

    “陆大叔,是你么?”透过凛冽的北风,厚重的雪花,一个声音传到了中年人的耳中。

    中年人听见本yù回接话,可是主人在此,不敢擅专,开口问道:“主上,这…”

    “你先去,我后来。”那位不明份的青年人沉吟片刻说道。

    “遵旨…遵命…遵命”中年人一时之间改不过来,又差些泄漏了口风,连忙改口,见主人不怪罪。退了几步,转往山门处奔去。

    一只手从车厢里挑开了挡风的帷幔,肌肤光洁如玉,好似羊脂一般。从车厢里走出来一个少年郎君他穿一件黑sè素软缎袍子,腰间绑着一根藏蓝sè连勾雷纹银带,一头如风般的头发,有着一双深邃犀利眼睛,秀高颀,端的是英俊潇洒,神采英拔。少年郎看着这漫天的大雪,山间如刀一般的冷风,自言自语道:“这西北的风光,果真与南国不同。若不是来了这趟,孤…不对,是我,若不是来了这趟,我恐怕这一辈子都见不到这般风景。”

    “大鲸鱼,是你么?”周不疑与中年人畅叙往rì旧交过后,在中年人的指引下走到了少年郎的面前。看见少年郎过后,先是一个熊抱,接着又打量了少年一阵,“还真是你,这世界你不好好的在你家的归德六城呆着,怎么游到我这儿来了?”

    “听说华山派瘟疫流行,过来看看你这头西北狼,是不是成了一头病狼。现在看来…还不错,没成病秧子,哈哈。”少年郎拍打了周不疑几下,看见有几个生面孔,对周不疑说道:“这几位是?不介绍介绍?”

    “这是我的几位师弟。”周不疑把岳不群几人拉过来,一个一个给少年郎介绍,“这是岳不群,这是胡不归,这是封不平,这是杨不弃…”介绍完毕过后,又指着少年郎说道:“这是为兄在南洋时遇见的一位好兄弟,姓赵…”

    “我自己来吧,省得你又给我演义个什么出来。”少年郎满脸的无奈,他原先可是被周不疑调侃怕了的,连忙拦下周不疑,对着岳不群几人说道:“在下姓赵,走肖赵,赵佑京。归德人,家里与你们掌门师兄一般,在江南与几位胡商做些小生意。”

    周不疑还想说些个什么,觉得后面谁扯了自己的后摆一把,回首一看,扯自己的是那位陆大叔,看着他脸上的祈求,只好改口问道:“你家素素呢?搁家呢?她能放心你一个人过来?”

    赵佑京跟岳不群几人正谈得起劲儿,听见周不疑问询起来自己那位柔柳扶风的未婚妻,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凝固住了,苦笑着说道:“你还真说着了,素素不放心我来北方,就在车里面呢。”赵佑京指了指车厢,“外面天冷风大,她一个女孩子家,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我就让她留在车上了。”

    周不疑脸sè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这时节带她来华山?你没事儿吧?!我跟你说,还有不到十天,你灵霄姐姐就要过来了。到时候要是被灵霄知道你这么对待她的这位好妹妹…到时候可别想着我帮你,灵霄那脾气你也知道…且别说你灵霄姐姐,就是我,这时候也想收拾你一顿。不是,我说你,你是怎么想的?你好好想想,素素一个柔弱女流,能受得住这个么?”

    看着周不疑眼睛睁得溜圆,赵佑京连忙解释道“我实在也是无法了,原本之前也都是说好了的,可临来前,素素还是不放心,强自要跟着过来,我自是不许,可她…大周,你也知道,我实是煞她,她那般求我,我又如何拒绝的了?不过车里四壁都贴上了棉被,还生了一个暖炉,这一路上也没有冻着素素。”

    周不疑顿时无语,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心中忖度些许时候,对着赵佑京说道:“那怎么办?华山自古一条道,马车决然是上不去的,你们总不能就在山下驻扎,就这天sè…”周不疑往天上望了望,摇了摇头:“想要赶到华yīn县城投住客栈也是来不及了。就是赶到了也不成,这两天西北武林道上的游侠刀客汇集华yīn,县城里面不安全。哎…你说你何时不能来,偏偏是这个时候,”

    “游侠刀客?”赵佑京失笑道,周不疑点了点头。赵佑京说道“总共五百七十号人,陆叔打死五十,打残两百,小弟又帮着干掉了了十个,其余的都被张三哥带人给做掉了。”

    “这么多?”周不疑被吓了一跳,忽然大叫一糟糕。赵佑京问是为个什么。周不疑连忙说道:“幸好你动手得快,不然让人知道今天跑掉了两个番僧,就…不过你们得来了多少人?”最后一句话周不疑是在心里说的,听着赵佑京一行人的彪悍战绩,心里泛起了嘀咕,而今的华山派可不是之前的那个庞然大物,要是赵佑京起了别的什么心思,华山派…

    周不疑摇了摇头,虽然这两年在吕宋和归德赵家交往得好,赵佑京这小子也算得上忠勇侠义,可他也不能完全cāo控归德的那群老家伙,那些老头子可都是要…还是小心为妙

    “三十来个吧,多了怕朝廷起疑心,路引也不好弄。”赵佑京看着周不疑的脸sè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他也不怪罪周不疑,连赵佑京自己都觉得家里的那群老家伙们有时候确实是算得太多,也实在是迂腐的狠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早已不是蒙元鞑子的天下了,百姓虽然不能乐业却可以安居,大明朝廷麾下能人异士、名臣武将颇多,那条祖训已然没了实现可能,还不如就在归德安下心来好生过rì子来的合算。

    “周大哥来了么?”却只见车里传出来一个媚慵懒的声音,岳不群还好些,胡不归封不平听着这个声音,一下子呆住了,这声音宛如仙乐,是何等的美人才能拥有这等摄人心魄的仙音啊。

    还是那一只肌肤光洁如玉,好似羊脂一般的纤纤擢素手,从车厢里挑开了挡风的帷幔,从里面先是下来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虽然这女子长得还算是有几分颜sè,可与之前那个宛如仙乐一般的声音相差太多,胡不归和封不平多少有些失望。

    哪知道这女子下车之后并不过来,却转过,一只手跳开帷幔,然后又是递过一只手去,这时从车厢里递出来一只手,胡不归封不平看到之后心生一顫,一张嘴微微震动。周不疑练就紫霞神功,耳聪目明,听见他们所说的,差些没笑出来。

    “玉骨冰肌,今rì总算是见着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