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两宗恩怨终了结 (10)

    周不疑左冲右突,越战越勇。锦衣卫众高手根本不敢近战,只是把周不疑围在核心死缠烂打。其意图非常明白:依靠人多的优势,慢慢地磨,消耗周不疑的体力和内力,待周不疑体力、真气耗尽,再伺机发起致命进攻,直取周不疑的xìng命。

    此等雕虫小计如何骗得过周不疑!斗到关键处,周不疑故意卖出个破绽,引对方来袭。对方果然上当。一名锦衣卫高手看到这个破绽,以为有机可乘,便抢上一步,从这个破绽处斜刺里一剑向周不疑刺去。看看剑锋袭来,周不疑不慌不忙,侧让过剑锋,顺势一刀对方握剑的手齐刷刷从手臂连根砍掉!整个手臂连同宝剑一声闷响,掉到地上,鲜血随即一涌而出,喷溅一地。那锦衣卫高手疼痛难忍,倒在地上痛苦地直打滚。其余的人见了,都中吓得面如土sè哪敢恋战,四散逃去。

    风清扬、胡不归、赵清阁等人分别敌住各自的对手,打得难解难分。

    气宗、剑宗众弟子与锦衣卫众人混战在一起,杀得个天昏地暗,各有胜负。

    使用铳的锦衣卫此时己经装填好火药和散弹,位却干着急,不敢放枪。这是为何?

    华山派弟子和锦衣卫的鹰爪孙双方纠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且不停地跑动、跳跃、翻滚,铳虽厉害,但他们敢向谁开火?打对手?子弹可没长眼睛,弄不好就得伤着锦衣卫的人。明初的锦衣卫可不比rì后,其中多充斥的都是招徕的武林豪杰,而今在锦衣卫中当差的,不是皇家训练多年的死士,要不就是勋贵子弟。

    可以说这次来华山的锦衣卫,各个价值千金,这群临时调来的火器营怎么敢对他们动手?

    不能开火的火铳,还不如一根烧火棍好用。这正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领头的锦衣卫百户赵文州见这样下去不是个事,立即重新进行了部署。火铳装填较慢,会耽误时间,贻误战机,这些缺点,为了克服,他把持铳手分为三拨。一拨装填,一拨准备,一拨发shè。这样循环往复,互相衔接,正好补足从装填到发shè的空挡,发挥出铳的最大威力。

    布置妥当,领头的锦衣卫百户赵文州打了个收兵的口哨。这些经过严格整训的锦衣卫番子,听到收兵口哨,也不管与对手激战正酣,立即纷纷跳出圈外,向领头的锦衣卫百户赵文州处集中。

    敌我阵线一下子分明了。这一下铳就有了用武之地了。持铳锦衣卫立即上前排铳齐放,“叭、叭、叭”一阵乱响,对方气宗和剑宗弟子纷纷中弹。第一拨放完,立即撒到后面,重新填装。第二拨准备的持铳手立即补充上前,又是排铳齐放,“叭、叭、叭”一阵乱响,又有一批气、剑二宗弟子中弹。第二拨放完,第三拨又紧接着跟进。锦衣卫领头校尉这招确实毒辣又适用。气、剑二宗阵营武士纷纷倒地,其阵脚一时大乱。眼看对气、剑二宗的一场大屠杀就要开始!

    关键时刻还是周不疑、风清扬等高手而出。

    经历了上一次的遭遇,周不疑多多少少有了应对火铳的经验,运起太华真(华岳护劲道2.0)强行冲向锦衣卫。

    太华真是一种神奇的功法。周不疑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打熬、参悟天地,后来又在吕宋岛上得了先秦武人的手札,启发之下,方才得以悟出来这门护劲气。

    说起周不疑练成此功也是一连串的机缘巧合。二十年多前,那时周不疑刚刚到练武的年纪。有一次,听见师叔宁清林要去华山莲花峰修炼养吾剑法的心法,吸收上天灵气,以温养自的浩然之气。

    周不疑记得周清玄跟自己说过,浩然之气是一种十分浩大、刚强之气。修成浩然之气,会形成一种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届时这种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就将从人的内心中自然流露出来的,而非刻意外加。炼成浩然之气,对习武者武学之jīng近,功力之提高,都大有益处。

    后来,周不疑在另地参悟养吾剑法,整整参修了七七四十九天,顿觉有一种大彻大悟之感。万象放下,心无杂念、豁达光明、冲融虚廓。意志信念都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全正气高度凝聚,心理意志充沛完满。他甚至感觉周围物物磁场发生都变化,这种变化导引出了自己生理的变化,感觉自己筋骨愈发强健;而生理变化又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心理素质。作为养吾剑法入门之基的仁、义、礼、智、信更加成为自己的jīng神支柱。

    也正因此,铺平了rì后周不疑练就五岳之象的路途。

    周不疑运足真气,双手合抱,如揽华山诸峰入怀中,顿觉气冲云门,力足崩山。在他人看来,周遭气流似成形,撞进入周不疑体内。随即一股强裂的气流从他掌中涌出,直击持铳锦衣卫,打对他们东倒西歪。

    与此同时,同时周不疑又催谷起来了“太华真”,上好似绽放出了朵朵血花,耀里夺目,那些铳枪散弹在他面前根本不起作用,散弹shè在那朵朵血花上,好似shè在极富弹xìng的橡胶上,被纷纷反弹回去。其力道不减,好些甚至被弹回shè到持铳锦衣卫的上,虽不致造成太大致命伤害,但足以形成威慑力,造成其恐慌。

    这就给周不疑的进攻造成机会。在锦衣卫力士迟疑的当口,周不疑又飞起一掌,只听“哗啦”一声巨向,一道耀人眼目的电光一闪而出,正中对面的一礅巨石,“咔嚓”一声巨响巨石蹦裂,碎石四溅,纷纷砸在锦衣卫武士上。锦衣卫武士纷纷倒地,有死有伤。

    周不疑运用“太华真”,消灭不少手持火铳的火器营jīng锐和锦衣卫,一举扭转了局面。为气、剑二宗重新聚集力量,发起新的进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