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两宗恩怨终了结 (9)

    终于,他们等来了柳清言的一声口哨。这是他们等待已久的出击信号。

    一群锦衣卫纷纷从密林中跳将出来,喊杀声一片。拿大刀和利剑的,一路挥舞刀剑,杀出来一片空地;然后几十个手持火铳的,排开阵法,端铳向人群攅shè。

    此前柳清言大致介绍过气、剑二宗的区别,以免误伤剑宗弟子。但这些锦衣卫特务对气、剑二宗的区别并无实际体验,在乱哄哄的现场如何分辨得清楚!加之上头已经吩咐过,对不听话的剑宗也不要手下留,他们也就懒得去区分什么气宗、剑宗了,只要见到他们觉得不顺眼的人,便挥刀便砍,举铳就shè。

    一个个气宗的弟子倒下,不少剑宗弟子也成了锦衣卫刀枪下的冤魂。不少散弹也shè向了宁中庸、赵不言、方不离、胡不归、风清扬、岳不群等这些气宗的好手。不过这些高手各怀绝技,形飞快,见锦衣卫举铳,知不好,立即顺势就地一滚,避开散弹。宁中庸、赵不言手臂受了轻伤;岳不群本已负伤,形稍慢,大腿、部等处各中了几粒散弹,不过并无xìng命之忧,只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方不离、胡不归、风清扬等人则毫发无伤。

    见如此众多锦衣卫突然出现,杀气腾腾,举铳乱shè,气、剑二宗人众都大吃一惊,打斗倏然而止,都有些不知所措。周不疑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随即镇定下来,他发出了只有气宗弟子才明白的暗号,率众“呼啦”一声躲进了山谷中的乱石后面。剑宗弟子也不分什么气宗、剑宗了,见状也纷纷跟随周不疑到乱石后避险。

    周不疑在shè击俱乐部玩儿过几支现代仿造的火铳,他知道这种老古董,从装弹点火到发shè有一个过程,远不及现代枪炮快速。在锦衣卫第一轮铳弹发shè后,周不疑瞅准装火药和弹丸的机会,率众从隐处冲了出去,——此时也不分气宗、剑宗了,大家都跟着周不疑冲杀,杀向共同的敌人锦衣卫。

    伤上加伤的华山派掌门人周清玄见况险恶,yù冲上前去与锦衣卫拚命。但却被被周不疑派来保护宗主周清玄的弟子拦了下来,这几个弟子得了周不疑下的死命令,无论如何必须保证掌门师尊安全,绝对不能让他带伤上阵。今rì形势险恶,看来锦衣卫不会善罢甘休。必须保住掌门师尊,保住了掌门师尊,就保住了气宗、保住了华山;其他师兄弟伤亡再大,只要掌门师尊在,气宗就不会灭华山更不会灭!

    周清玄明白周不疑的苦心,但他不想以众弟子的牺牲来保全自己,几次越起来想参加战斗,均被众子弟护定,无法上前,急得他青筋暴涨,两眼血红。

    近距离搏斗铳远远不是刀剑的对手,比一根烧火棍好不了多少。见周不疑率众杀奔过来,持铳锦衣卫立即拔腿后撤,持刀剑的锦衣卫新上前来迎击周不疑们。这就形成了气剑二宗同仇敌忾与锦衣卫的对垒。

    气、剑二宗本是华山派同门,只是由于二宗练功指向和功法有所不同而有所区别。二宗并无根本矛盾。对气宗和大多剑宗弟子来说,此次比武的的宗旨只是分出武功的高低强弱,这是武林常见的事,绝大多数人并无杀机。

    只是柳清言背着宗主薛清凌暗中与锦衣卫勾结,意图乘机消灭剑宗,统一华山派,投靠锦衣卫,并在比武中挑起双方了的混战,这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现在锦衣卫突然杀出,除了柳清言及其心腹少数几个人,剑宗包括宗主薛清凌在内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内幕。大家平素对锦衣卫并无好感,都不愿与锦衣卫有过多往来,加之锦衣卫不分青经皂,见人就砍杀shè击,更是激起了他们的愤怒。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此时此刻,在剑宗绝大多数弟子的心里,那份与气宗弟子所谓的矛盾立即化解为无形,携起手来共同对付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剑宗宗主薛清凌也怒火中烧,一改置事外的态度,一跃而起,全力参与气剑二宗共同对付锦衣卫的战斗。——他已经看出,柳清言是剑宗败类。他不仅出卖了气宗,也出卖了剑宗,甚至也出卖了整个华山派!这个武林败类,真是死有余辜!

    周不疑率领气、剑二宗弟兄拼死和锦衣卫特务缠斗在一起。从人数上来说,由于气、剑二宗合股,虽然之前内耗倒下来了不少的弟子,可总人数也达到了近二百人,而前后两拨加在一起有近百人。从数量上看气、剑二宗占优。但气、剑二宗弟子武功则参差不齐,除了气宗大弟子周不疑为首,包括风清扬、胡不归、赵清阁等人(岳不群图伤重已脱离战斗),以及剑宗项清羽、楚清明、杨不弃等人武功高强以外,其余弟子或入门不久,或炼武不jīng,或功力不足。而这群锦衣卫的鹰爪孙都是jīng心挑选高手,虽然不像周不疑那样博采众家之长而融会贯通,但个个都绝技。因此就整体实力而言,双方不相上下,锦衣卫特务略强。

    这场搏斗,注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恶斗。

    周不疑是这场恶斗双方中的有数的几名高手。他奋勇当先,力敌数名锦衣卫高手。周不疑手持紫郢剑。形似柳叶,柔韧无比,用内力一催,生出剑芒,锋利无比,可吹气断发。

    比武会友,周不疑极少用上剑芒。何以如此?剑芒威力太大,万一失手伤及对方,徒然惹上了仇家。当然,周不疑而今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顶尖高手,物伤人命这种可能xìng微乎其微。可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周不疑为人谨慎,又是继承华山掌门的不二人选,护羽毛也自是必然。

    任何可能伤及对方的况都要全力避免。故而从不使用这门功夫。即使有武林中的朋友要见识,也只是用来演示,比武时从不拿来对敌。

    周不疑手持紫郢剑,力敌数名锦衣卫高手而毫无惧sè。一柄紫郢剑上下翻飞,使得出神入化。可他不知道一双充满了yīn霾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