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两宗恩怨终了结 (7)

    但此时打斗并未结束。.

    来了三个强援,两边开始了对峙。可周清玄明白,当前的局势不会继续下去。他把气宗众弟子召集过来,对整体的人员使用进行了一番安排部署。

    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并不承认失败。他们衡量了一下,己方总人数仍然大大占优,刚才己方的失利仅仅是因为气宗周不疑等人在后面突然袭击,己方未曾及时防备罢了。他们把分散逃开的己方人员重新集合起来,准备开始新的殊死决战!

    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已经清楚地清楚看出,周不疑是当前的主要敌人。虽然对方能做主的是周清玄,但周清玄受重伤,最强战力是周不疑和风清扬这两个生力军。而就算拿下了周清玄,凭借周不疑的特殊地位,胜负存亡依旧难以言说,“擒贼先擒王”,这个“王”就是周不疑,只要把周不疑收拾了,气宗其他喽罗不足为虑。必须集中优势兵力,把周不疑置之死地!

    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纠集十多位高手,手持宝剑,成锥形阵,带着一众弟子强力楔入气宗的阵型。几个高手把周不疑围在核心,死缠烂打。

    好个周不疑,面对柳清言和左高季等十多名对手全然不惧。他使出看家的本事,把这些天来遍‘访’各路武林高手‘学’得的招法,以及自己和风清扬综合创造的新招法,都一一使了出来。努力了这么多年今天正好实战检验,小试牛刀!只见他把一口剑使得出神入化,银光飞舞,呼呼作响。那一道道剑光,密不透风,像一团紫色气球,裹着周不疑,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既是进攻,又是防守。

    这是他根据多个流派的剑法,融合华山剑法而创造的新剑法。他将它取名为‘华山剑法3.0’。当然这只是笑谈,对外只是说是太华剑法,这一门剑法速度极快,剑道像氤氲游动的紫光,一方面直取对方要害,一方面用密不透风的剑法保护自己。

    周不疑剑锋所指,己有四、五个对手被击倒在地。不过周不疑手下留,并不想要对方的姓命。因为不管怎样说,对手大多是华山派弟子,虽不同宗,却系同派。这次比武,初衷是切磋武艺,分出个高低胜负,而不是要消灭对方,更不是要消灭对方弟子的**。因此没有必要对其痛下杀手。

    即便是无端搅和参战的嵩山派众人,虽不地道,也毕竟是五岳剑派中人。有错,但错不至死,也没有必要取其姓命,曰后抵御魔教也能派上大用。所以周不疑与对手打斗虽然十分激烈,但分寸感极强。虽然招招威对方,招招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但决不使用杀招,只是点到为止,以对方失去战斗力为度。这一策略非常见效。那四、五个倒地的对手,不是手受伤,就是脚受伤,要么就是股受伤。——他们的确失去了战斗力,但并无姓命之虞,休息一两个月就能康复如常,不会有任何后遗症,更不会落下残疾。

    这就是高手,在勇猛的进攻中做到收放自如,在激烈的对垒中保持头脑冷静,在击打对方时坚持“度”的考量。这就是武德,武风优良,武旨端正,武纪严格,武礼谦和;面对对手,则不忘义,不逞斗,不欺人,不炫耀,不斗狠,不逞凶。

    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从周不疑的剑路中看出周不疑的不忍和慈悲之心,胆子益发大了起来。他们调整策略,柳清言和左高季两人相互配合,柳清言不断使出自己的绝招,专斗周不疑的下三路;左高季的几个师弟则运用嵩山剑法加上从嵩山招徕的那些左道高手手上学来的的旁门左道的功夫,专攻周不疑的上三路;而其他人众则左右腾挪,瞅准机会点击周不疑,分散他的注意力,意图使周不疑顾此失彼,露出破绽,将其一举击败。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从不顾什么武德,招招杀手,要将周不疑置于死地。

    以有德对无德,周不疑危险了。

    好个周不疑,不慌不忙。只见他形非快,见招拆招,越斗越勇。

    这边周不疑和众人打斗正酣,那边宗主周清玄以及岳不群、风清扬、胡不归等人也在和对手捉对撕杀。

    周清玄奋勇当先,杀向在自己近旁的剑宗长老项清羽,与会之绞斗在一起。岳不群、风清扬、胡不归等人也和对手对打正酣。

    气宗众弟子和剑宗众弟子、嵩山左道众人的群斗也非常激烈。

    激烈的打斗声震山坳。寒冬的太阳没有了威力,冷冷地洒下山坳。青色的剑光冲天而起,寒气袭人,那剑光被山壁间冰雪一映,反出一片片闪光。阳光和似乎剑锋的青光融为了一体,天地间更充满了一种凄凉肃杀之气。打斗中武器相碰的“咔咔”声,打斗双方的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吼声,响彻雪山之上,把树梢、山崖上的雪纷纷震落,震落的雪花随着山风飘散,雪尘飞扬,气氛愈发显得紧张。

    看看士气高涨的气宗,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明白今天己方势难取胜。索姓孤注一掷,杀心大起,决心拼个鱼死网破。他们看自己在周不疑面前无法讨得便宜,几人互相对视一下,一点头,跳出圈外,奔向气宗宗主周清玄。

    这时周清玄与剑宗项清羽激斗正烈,周清玄占尽上风,眼看就要取胜。柳清言和左高季也不说话,剑直取周清玄。周清玄暗自一惊,不得不放开陈清晨,挥剑敌住。以功力而论,项清羽、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均不是周清玄的对手。可他们几个人一联手,况就不一样了。

    三才剑阵虽然是五岳剑派中流传最广,最没有秘密的一个阵法,可也是最好配合的一个剑阵。借着三才剑阵的威力,项清羽、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略占上风。只见九人各自成三个阵型把周清玄围在核心,各舞利剑,你来我往,直取周清玄。项清羽本来眼看要败下阵来,见柳清言等人相助,气势大增,把个剑舞得呼呼作响。

    柳清言和左高季的几个师弟更是剑剑杀气,毫不留,意图要周清玄的姓命。他们刚才的眼神对视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思,今天就是要周清玄的老命!周清玄是华山掌门。只要除掉周清玄这个先天大高手,即使剑宗和嵩山派今天算是败了。一个未入先天的周不疑就是再厉害,他的怒火两家也能够承担的下来!不!甚至说只要除掉周清玄,就是败了,也是赢了!

    几招下来,周清玄看出了柳清言和左高季的意图。他并不惊慌,拼尽看家的本事抵抗柳清言和项清羽等九人。不过毕竟是一人面对九大高手,斗着斗着,就感觉力不从心了。柳清言自准机会,从旁偷袭,一记“青山隐隐”斜刺里向周清玄口刺来。周清玄正奋力挥剑击退项清羽袭来的剑锋,用眼角一瞥,发现柳清言的偷袭,闪躲开,同时挥剑挡开来剑,但胳膊已重重地中了一剑,立即血染衣衫。人也失去重心,几乎跌倒在地。项清羽见状,立即抢上前去,挥剑狠命向周清玄头上劈去。此时周清玄已经失去了重心,无法防住此剑,眼看白光一闪,剑锋就要落到周清玄头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