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两宗恩怨终了结 (1)

    这时在外边望风的兄弟进来说:“时候不早了,快撤吧,晚了怕生变。”

    周清玄扶着宁清林站起来说:“对,撤。”

    大家立即起开始外撤。宁清林想背起周清玄,周清玄摆手制止,想迈腿自行。无奈受过重刑,虽然服过丹药,但还是十分虚弱,刚一抬腿,就感体力不支,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风清扬见状,不由分说,背起周清玄就走。

    撤离工作亦非常顺利。他们离开监狱时,那班被放行的监狱守卫一个个都还昏迷不醒,看来还得几个时辰才得苏醒。惟一的麻烦出在城墙边归。由于天黑,他们和一名守城的士兵相对而行,直到走到近前,双方才发现对方。双方先是一惊,还是气宗这边反映得快,高不成飞上前,一把捂住对方的嘴,随即将其放倒,因为事先有规矩,不得杀人,大家抢上前来,把那可怜的士兵捆了个结结实实,嘴巴也塞了个严实。接下来就是安然出城了。

    西安城虽说以前是汉唐故都,当时的城墙高大无比,然而这一切然无的岁月面前,却也经不住侵蚀。在这些武林高手面前,西安府目前的城墙只能是形同虚设。

    大家出得城来,外面就是自由的天地了。

    今晚行动如此顺利漂亮,大家心无比轻松愉快。天上的浓云不知什么时候完全退去,天上繁星点点,月光清明。远处山上洁白的积雪反着月光,显得皎洁而静谧。不时有几片云朵从天边飘来,遮住月光,倏忽又飘走,好像是在追逐着风清扬他们的脚步;近处有一海子,温蓝如玉的湖水反着月光,愈发显得神秘莫测。轻浪拍打着湖岸,就像低声吟唱着愉快的小曲,如同风清扬他们此时的心。地在还辅满了积雪,雪中疾行别有意趣,纷乱脚踩在上面“咔咔”做响。伴着这足音,你尽可展开想象的羽翼,去追寻,去拥抱美丽的心

    宁清林背着周清玄,率领一行人来到约定地点。一声口哨,早已隐藏的近旁的众弟兄纷纷现。他们见宁清林背上背着周清玄,知道今晚的行动大获成功,纷纷向宗主施礼。周清玄从宁清林背上下来,向众弟子抱拳还礼。周清玄服过的丹药进一步发挥作用,加之一路上呼吸到野外清新的空气,已感觉心大好,神清气爽。他就势伸展了一下筋骨,觉得内力舒畅,体力大增。看来体已无大碍了。

    他问宁清林“师弟师侄们都到齐了吗?”

    宁清林仔细地清点了在场的弟子,点点头:“到齐了。”

    “好,此地不宜久留。马上离开!”周清玄一边说,一边跨上一位弟子牵过来的俊马,领着众弟子上路。

    一路无话。经过几天的急驰,周清玄克服了因受刑而带来的种种不适和困难,终于率领众弟子在气宗、剑宗比武当天赶到,在气宗最困难的关键时刻出现在比武现场!现在他们的队伍已经十分庞大,大大超过他们刚离开西安府城时的总人数。这是由于他们一路行进,分散在沿途的气宗弟子听说掌门率领众兄弟前往华山比武,纷纷加入队伍。

    ……

    岳不群扒在擂台上,见本宗弟兄渐落下风,眼看就要失败,心里非常着急。但的伤却让他无法上去助一臂之力。急得他两眼喷火,青筋暴起,满脸憋得通红。突然,他发现一彪人马出现,定睛一看,为首的不是掌门师伯周清玄吗?骑马和他并排而立的正是宁清林!岳不群心里一阵狂喜,看来周清玄并没有“病危”,还好好的!他们回来得真是时候哇!岳不群撑起来,向周清玄他们挥手大喊。

    宁清林看着眼前混乱的打斗场面,清楚本宗已落下风,同时也已经看到了受伤倒在擂台上的岳不群,心中大惊。他大喝一声:“我们回来了!”

    这一声,如响雷从半空砸向地面,激起回声一片,打斗正酣的双方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吼声一惊,齐刷刷地扭头朝向吼声发出的方向,打斗嘎然而止。

    宁清林飞下马,直奔擂台。他扶起岳不群:“怎么回事?!”

    见岳不群伤得如此严重,宁清林非常意外。以岳不群的武功,他不致于如此呀!

    “嗨!一言难尽!被暗算了!”

    “谁?”

    “还有谁,柳清言!”

    “又是这个柳清言!”

    “怎么回事?”

    “那天柳清言带来的是假信!我们上当了!这事以后而给你说!”

    剑宗宗主薛清凌见周清玄突然出现,有几分意外。他也听说周清玄去省城西安帮陕西提刑按察使司训练捕快去了,怎么会突然回来?他抱拳施礼道:“好久不见,掌门师兄别来无恙?”

    周清玄离鞍下马,抱拳回礼:“承蒙兄台看顾,周某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听周清玄话中带剌,薛清凌心中一惊,心想,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掌门师兄何出此言?”薛清凌感到有些不对劲,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掌门师兄今天说话这样难听?

    “装糊涂?”周清玄冷哼一声,“你们勾结锦衣卫,想置本座于死地,毒霸华山!你们剑宗就是如此讲的武德?我为剑宗历代祖师感到不耻!”

    “这话从何说起!”

    周清玄的话使薛清凌大惑不解,如坠云里雾里。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柳清言看看自己干的勾当将被挑明,不等周清玄答话,立即抢过话头。他指着周清玄厉声说:“你自己投靠锦衣卫,谋求富贵,称霸武林,又到这里来血口喷人!我剑宗与你气贼势不两立!”说完气势汹汹剑直扑周清玄。

    站在周清玄背后的气宁清林早已按捺不住。他飞跳起,挥剑接住柳清言的剑锋,柳清言满眼杀气,招招狠手,置对方于死地。宁清林不慌不忙,冷静地一一化解。两人你来我往,各使绝技,打得个昏天黑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