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玉女峰斗剑(4)

    上回说到,岳不群战胜杨不弃,邀战剑宗。因为事先约定,两剑一拳,这一场,不能比剑法,要比拳头。当时慑于周清玄的威名,剑宗上下无人敢提出异议,现在虽然周清玄不在,可剑宗也拉不下那个脸反悔。

    拳法,剑宗没几个擅长的,这玩意儿对内力要求极高。剑宗宗主薛清凌数遍了宗中高手,合适的也就柳清言了。

    柳清言见宗主现在就要自己上场,心头一百个不愿意。他看看不远处的密林,切实感到里面充满杀气。他有自己的打算和谋划。他不想这么早就上场,而且最好是压根就不上场,让双方斗得个你死我活,最好本宗宗主薛清凌也负上重伤,也好让自己对宗内事务做出最后了断。柳清言从来就忘不了自己统一华山派的宏愿。今天就是一个最佳机会!

    但剑宗规矩,宗主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违抗宗主,将全宗共讨之,并将被逐出宗门。如果此时违背宗主命令,自己将立即无以在宗内立足,那还行谈实现自己的大志宏感!反正统一全派就在今天,宗主要自己上就上吧。他知道自己和岳不群武功不相上下,自己没有取胜的绝对把握。但今天自己决不能有所失,否则今后在统一后的华山派中难以服从。

    他已经想好了,必要时使出暗器,一招致岳不群于死地。——使用暗器虽为正派武林人士所不耻,被斥为下三滥的手段。更是这次比武所止。双方明确议定,此次比武不得使用招、损招,不得使用暗器,哪方用了,判使用方败,对方获胜。但在必要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在柳清言的独门招是一门绝技,用而不露痕迹,一般人不容易看出来。

    这是他花重金在一个暗器高手那里偷偷学来的。惟一担心的是宗主薛清凌知道自己的底细,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独门秘招。但他武学功底极深,明察秋毫,比武打斗时的任何一个细小动作他都会看得一清二楚,自己使出的招也许瞒不过宗主。

    但柳清言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以本宗胜负利益为杀手锏,宗主断不会冒本宗败北的风险把事说破。以宗主的姓格,他会在宗内狠狠处罚自己,甚至会把自己逐出师门。但那时候整个华山派都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将荣登全派大位,他薛清凌还有机会吗?

    柳清言不由自主地看看天,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刚才还是乌云满天,转眼间就晴空万里,万丈阳光了。这正是我运用那一招的绝佳天象,难道冥冥之中有天神保佑我吗!他气宇轩昂地纵越上擂台,向岳不群抱拳施礼,岳不群亦抱拳还礼。礼节完备,岳不群一个“金雁横空”拉开架势,两眼直视柳清言:“出招吧!”

    柳清言哪会示弱,一个“巨鹏亮翅”,从天而降,试图一开始就在气势上压倒岳不群。

    岳不群知道敌人的优劣,论剑法,自己这个晚辈怎么着,也赶不上这位剑宗‘智囊’,可是论内力,想来柳清言是不如自己的。幸好掌门师伯先见之明,特意安排的这一出,这场双方都不能使用器械,比试的是拳脚。既然柳清言蠢到放弃自己最大的优势,岳不群也就不客气了。

    渐渐地,岳不群明显地占了上峰,柳清言只有招架之力了。柳清言盯着越战越勇的岳不群,心中大骂:要不是周清玄定下的这个破规矩,岳不群早就下去了。看来我不用那一招定是不行了。柳清言不断地腾挪移动,尽力使自己迎面朝着阳光,把背光的一面让给岳不群。

    此时阳光柳清言迎面向阳,以极快的速度从摸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瞬间将其对准岳不群的眼睛,只一小小会,大约只有百分之一秒,紧接着立即收起,那小东西立即隐匿不见了。这就是柳清言在左道高手那里学到的旁门左道的招——“一阳刺眼”。

    “一阳刺眼”是一种高度的聚光镜,能将散的太阳光高度汇聚起来,形成百倍于把太阳光强度的高强光,向对手眼睛,使对手眼睛瞬间失明。虽然这种失明只是暂时姓的,不久就会恢复,但对于打击对手,置对手于死地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招历来为正派武林人士所垢病,所以使用该招的关键一是聚光镜要尽可能小,使人不易发现。这容易办到。二

    是使用者手法要极快,越快越好,最好在十分之一息,百分之一息内完成;同时又要极其隐蔽,在对手和旁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瞬间完成,接着复归原貌。这一招,真可谓是使对手防不胜防。

    岳不群正在一门心思地进攻柳清言,眼看就要取胜。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一股无以仑比的强光,直剌他的双眼,一瞬间,他两眼金星四冒,什么也看不见了,场地看不见了,周围的景物看不见了,台下的弟兄们看不见了,对手也看不见了。他的进攻瞬间失去了方向,他的拳头瞬间没有了准星,他的步伐瞬间找不到位置。高手过招全靠一双眼睛,眼睛突然失明,哪怕只是几秒钟的暂时姓失明,也会将自己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使对方取得获胜的机会。

    此时岳不群的步伐已经完全乱了,胜利的天平瞬间向柳清言倾斜,他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重新抖擞起精神,抢上几步,伸直手掌作刀状,运足力道,全力向岳不群脖颈劈去。这一劈法运足了十分力道,是一记致人死命的杀招。如果击中岳不群的脖颈,岳不群颈骨即便不致断裂,血管破裂也将不到避免,从而造成大量出血。那里可是颈动脉血管啊,岳不群还会有生还的希望吗?

    好在岳不群还进基本功扎实,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却听到一股风向自己袭来。立即跳起躲闪。脖颈躲过去了,但柳清言这一记杀招狠狠地劈到岳不群肋骨上。岳不群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柳清言可不想就此罢休。只见他大叫一声,飞跃起,准备给岳不群最后的致命一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