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翻天覆地任我行

    “哐当!”一个茶盏落在地上,化作了千千万万片碎瓷。从瓷片的光泽和花纹来看,都是上好的官窑瓷器,放在外面,至少得十五两银子才能买到一担。可是主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个茶盏的存亡,急切的对来报信的人说道:“真的?黑木崖大乱,光明左使萧别离率领五旗旗主叛乱,教主端木通死,副教主任横行大发魔威,诛除叛逆,继承了教主之位。这一切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掌门师兄,此事我嵩山派该如何应对?”一个形体态与左冷禅极相似的中年男子对着一个枯瘦的老汉说道。

    主人并不理会那名形体态与左冷禅极相似的中年男子,对着堂下站着那人问道:“你们可找到周师兄了么?”

    “派的人马已经分头去了华山和武当山,可都说周师伯不在,想来应该还在路上。”堂下站立的弟子躬答道。

    “哼!明明就是想保存实力,还说什么不在?一个多月足够他在华山和武当山之间打个来回了!”站在台上的那名枯瘦汉子骂了一声。

    “掌门师兄慎言。”那名形体态与左冷禅极相似的中年男子说道,又摆了摆手,堂下站着那人会意退了下去。

    “左师弟,你说周清玄他是打得什么主意?他难道就不想给他华山派历代祖先报仇雪恨了么?”原来那名形体态与左冷禅极相似的中年男子正是左冷禅的生父,左季高。堂上那人不言而喻,自然就是当今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的师父,梁希丕。

    “周师兄的打算,师弟不得而知,师弟知道的,是咱们嵩山派的机会来了。”左高季淡然说道。

    能将嵩山派带到这个份儿上,梁希丕自然不是愚笨之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左季高一提话茬,他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你是说?咱们的机会来了?”

    左季高点了点头:“此次武当一战,虽然南方武林精锐为之一空,元气大伤,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恢复过来,可也将魔教精锐大半留在了武当山。华山派这次是主力,损失自也是小不了,周师兄对魔教大变装聋作哑,应当也是这个缘故。”

    梁希丕接着说道:“可我们嵩山派却不能装聋作哑,数十年的卧薪尝胆,我嵩山派的实力已经不下华山。此次大战,魔教沿着运河、长江水道去了武当,我嵩山派非但实力秋毫无损,反倒因为这次大战,威望大涨。若是这次能号召五岳剑派和一些江湖上的朋友攻上黑木崖,不论胜败,我嵩山声势必然传遍南北,五岳盟主,也不像往前那般遥不可及。”

    “没错,更何况,这次…任横行,不对,是任我行。任我行除了萧别离,可是走了一招臭棋。”左季高幽幽说道。

    “呵呵,任我行这次可是踢到铁板上了。”梁希丕幸灾乐祸道,“左师弟,还是商量商量,这次攻**木崖的事。”两师兄弟,脑袋埋在一起,商量着号召群雄围攻黑木崖的事,全将五岳会盟的规矩抛到了不知何处。

    ---------------------------------------------------------------------------------------------------------------------------------------------------------------------------------------

    与此同时,华山派掌门周清玄和大弟子周不疑,却才从商县靠岸。

    梁希丕和左季高当真是冤枉了周清玄了,要真是让周清玄得知魔教内乱这个消息,周清玄怎地也会而出,号召群雄的。

    可惜,报信的人抵达华山的时候,周清玄还在路上。原因么…瞧一瞧躺在马车上的那位就知道了。

    周不疑得知了自己便宜老爹的计划过后,就觉得有几分不对。没错,这次武当山之战,华山派除了几十个外门弟子大意死之外,核心战力无一损伤。可那是因为华山派弟子实力强大的缘故么?那是因为冲在前面去死的都是南方武林豪杰,那是因为一种魔教高层都被武当山给牵制住了。要是因此就认为华山派能像少林武当那样力抗魔教,那可真是错了…

    华山派不能掺和到这一次攻打魔教的战役之中。

    这是周不疑得出来的结论。但是这个结论,却不能诉诸于众,更不能告诉周清玄。如果他愿意在思过崖呆个几年的话,那的确可以去劝说。

    不敢去劝,那自然就只能想别的法子了。周不疑也是一个狠人了,为了拖进度,算好船上药材用量,硬是去强行凝练华盖和肺底二窍,差些没有将自己给弄得走火入魔。周清玄虽然不知何故,可周不疑重伤,船上药材不够,急切之间又赶不回华山,只得在沿途寻访名医秘药,又加上周不疑要这个要哪个拖延时间。就这样,十来天就能走完的距离活活走了一个多月。

    “不疑,到商县了。”周清玄轻轻地说道。

    周不疑脸色一怔,然后慰藉地淡淡一笑道:“快回家了啊。”

    “快到家了。“周清玄叹了口气道。

    这时候从码头边的茶棚跑过来一人,看样子是华山派弟子的装扮。一边跑一边叫道:“可是掌门回来了?华山派弟子高不成前来迎接。”

    “高师侄?”周清玄一皱眉头。“他来做什么?”

    周不疑心中暗叫不好,可也不敢明说,便说道:“定是华山出了什么大事了。难道是剑宗的几个师叔?”

    “说什么呢?”周清玄瞥了一眼在船后指挥搬运东西的杨不弃、陈不住、魏不宛。周不疑会意,缄口不谈剑宗:“华山定然出了要紧的事,咱们先赶快赶回华山,有什么事,让高师弟路上慢慢说。”周清玄想了想,点点头,迎了上去。

    “掌门…”高不成正想说黑木崖内乱的事,却被周清玄一手打断了。“路上慢慢说。”周清玄一边从马棚里牵出马来,一边说道。高不成愣了一下,以为周清玄早就听到了些什么风声,也跟着周清玄去牵马去了。周不疑看着周清玄和高不成一前一后,绝尘而去,嘴角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看见周清玄渐渐远去,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装扮了,扯下搭在上的那块毯子。

    “大师兄?”陪侍左右的岳不群奇怪的看着周不疑,不是重伤么?怎么?这就能下地了?

    周不疑脸上微微一愣,然后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受的是内伤,这一个多也好的差不多了。能下地很奇怪么?”见着岳不群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周不疑嘻嘻笑道:“收拾辆马车,咱们抄近路,回华山!”

    掌门师伯不在,一切事物就是大师兄说了算,岳不群赶紧找人逃了一辆马车,将骨玉宝鼎放了上去,又在地上放了个凳子。

    “不用,我好得差不多了。”周不疑一下子就跳上了车,马车也没有翻转,稳稳地停在了原处,掀开门帘,钻进了车厢。

    “大师兄好俊的功夫。”岳不群心中暗道。坐上马车,让马夫赶着车走了。

    “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遭,华山现在可经不起折腾了。”坐在颠簸的马车里,周不疑闭着眼,暗自想道。

    -------------------------------------------------------------------------------------------------------------------------------------------------------------------------------------

    最终,因为周不疑的谋算,周清玄得知黑木崖内乱这个消息后,虽然紧赶慢赶可他赶回华山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就当周清玄要发出五岳令旗,号召五岳剑派齐聚华山,商议灭魔之事的时候,却传来了嵩山派号召、泰山、恒山两派跟从,纠集北方武林道上的豪杰已经祭旗封禅台,眼看就要出发了。

    周清玄得知了这个消息,沉默不语,不过整装待发的华山弟子一一回到了自己自己的住所,继续着往曰里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生活,那一张代表五岳盟主无上威权的五岳令旗也锁进了柜子。

    又过了一个多月,消息传来。嵩山派、恒山派、泰山派主导的这次灭魔行动宣告失败。不少北方武林道的豪杰也死在了黑木崖的雄关要隘、机关秘术之下,据闻这次丢在黑木崖下的,足足有八千尸首,曰月神教以一教之力,重创了南北武林,让世人都见识到了曰月神教的雄厚底蕴,也再次给黑木崖披上了一层血腥、神秘、强势的面纱。

    不过曰月神教也没有捡到什么便宜,一连三次重创,几乎耗光了曰月神教着二十多年来的所有积蓄,甚至比二十年前十大长老殒命华山思过崖更为凶险。因为这一次,已经没有一个从元末战争走过来的人物来率领应付朝廷排山倒海的压力和正道武林无休止的算计了。新任的曰月神教教主任我行是准备依着葫芦画瓢,学自己师父,蛰伏二十年休养生息?还是会有什么别的良策?

    紫城里面倒是有过发兵攻**木崖的议论,可新皇终究不是先帝,他没有那个魄力,这个拔掉黑木崖的最好机会,就这么白白消逝了。而目前,他要面对的第一强敌,不是黑木崖,而是他的亲生弟弟雄踞青州的汉王朱高煦和他的那个被自己父亲护有加、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就封为皇太孙的儿子朱瞻基。

    不过这一切都和华山派似乎没有了什么关联,甚至说对华山派而言,更为有利。因为,这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碍华山派重归六大派,彻底雄霸西北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