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战教主

    “既然老魔头都应下来了,周大先生、俞掌门还有碧云真人你们就应下来了吧。”又从人群中传来一声呼喝。周清玄一眼望过去。“是庐州府十二连环庄的田庄主。田庄主也是南方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不如也上来玩儿两把?”周清玄讥笑道。十二连环庄,好威风的名头,可能仰仗的高手也就只有这位田庄主,要说这位田庄主功夫还是有几分的。可惜,胆子不怎么样,面对真正的高手反倒怂了。

    “周大先生说笑了,为武林正道出力,本该义无反顾。可在下这点儿微末伎俩,怎能在您这几位当今一等一的宗师高手面前班门弄斧?”田庄主谄笑道。自认为是聪明人的田庄主,从来不会将自己放在危险的境地。实在是避不过去的就让自己手下的弟兄或者朋友去试探,觉得自己打得过的,就打,打不过的,几句软话一说,圆过去。别人见他说了软话,自己又伤了他的人,也就这么放他过去了。可今天要交手的却全都是当今一等一的高人,田庄主不需要人去试探,都知道自己定是打不过的。他又如何会去冒上这份风险?“除了周大先生您这个级数的,还有谁能对付得了端木老魔他们呢?”

    “哼!”周清玄冷哼一声,在田庄主耳朵里却是雷鸣一般,这才闭上嘴一言不发。周清玄想不明白,既然这么怕死,为什么田庄主还这么说个不停?老老实实呆着岂不更好?不过这种小虾米,也不值得周清玄关注了。十二连环庄,好威风的字号,可惜也就两座院子罢了,和华山派根本比不得

    “端木教主,你以为你赢定了?”周清玄懒得理会那些浑人,对着端木通说道。

    “若周掌门真觉得没有把握胜过端木通这个老头子,本座乐意多许你们几个名额。”端木通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碧云真人,俞老前辈,该让那些道长出来了吧。”周清玄转过去对着俞莲舟和孙碧云说道。

    俞莲舟点了点头,对着孙碧云说道:“碧云师弟,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哎…”孙碧云摇了摇头,“何以至此,何以至此。诸位道友,都出来吧。”

    从林中走出来了三十多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道。端木通静下心来慢慢感受,心中一凛。这三十多个老道多是快要突破先天境界的,其中几个甚至已经成了先天宗师。端木通心中慌乱:“什么时候先天境界的大高手这么不值钱了?武林中全听过没这号人物!有这功夫何必守在深山野林之中?!出来扬名立万岂不更好?”

    这些糟老头子,牛鼻子老道就是武当最后的底牌,也就是这三十多个离先天只差那么一步的老道,武当才坐得稳现在的位置,才能与少林齐名,才是为当今武林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

    “好!好!好!”端木通强压下心中的震恐,鼓起掌来。“果然是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这份实力,恐怕当今天下也就少林寺能拿得出来了。周清玄,你华山派就凭你这么一个先天境界的,就想重回六大派,路途遥远那。”

    “我华山派的事,就不劳尊驾费心了。尊驾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对武当山的诸位仙长吧。”周清玄冷冷地说道。

    “哼哼,本座自有成算。”端木通嘴上依然那么强硬,可心里面可就不那么硬朗了。三十多个当世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周清玄、俞莲舟、孙碧云这三位享誉多年的大宗师。端木通现在真的后悔应下来比武的事了,更后悔自己不纳忠言,独断专行,竟然落入了现在的境地。“第一场,就由本座先来。不知哪位出场?”

    “俞掌门、孙真人年高德劭,自然是周某人先来领教端木教主的高招。”周清玄拦住正要上前的俞莲舟,说道。

    端木通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五战三胜,神教若输了三场,老夫和几位长老便在武当山吃斋看书。”

    周清玄见端木通终于露出了疲态,道:“看来端木教主还是知道厉害的。也罢!五战三胜,我们这一伙人中,若是输了三场,我们等三人做主,便任由你离开武当山上。”曰月神教中人听他应下了端木通的邀请,无不欣然色喜。

    周清玄正要上阵,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了,有一样礼物,周某人要送给端木教主。来人!将萧别离带过来!”

    正道群雄让开一条路出来,两个华山派的弟子押着五花大绑的萧别离过来了。

    “萧左使?唐孙朱沙四位长老呢?”原以为萧别离死了,哪知道竟然还活着,端木通惊喜过望,连连问道。萧别离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端木通又问道:“四位长老呢?难道被正道的伪君子给害死了?!”

    “端木通你也不要问他了,四位朋友恍然大悟,脱离了魔教,一路向西了。”周清玄说道。听见四大长老叛教逃走的消息,魔教大军仅存的那点士气,又垮了大半。

    萧别离艰难地点了点头,被人俘虏,毕生宏愿化作泡影,曰月神教教主的位置,这辈子是别想染指了。而今的萧别离,往曰的威风自信没了半点,得过且过,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想法。

    “定是你们用什么法子胁迫了萧左使,四大长老怎会叛教?定已经惨死在你们的手中,用这种下作的伎俩,你们还知道羞耻二字如何书写么?”端木通心里越发的乱了,说出来的话也全没了条理。端木通也觉得自己说得错了,不在辩解:“周清玄,还是手上的功夫来说话吧。”一招“无喜”携带着积蓄了近百年的内力给周清玄推了过来。

    见端木通找上了自己,周清玄心中不悦:“端木老魔这是把我当成软柿子来捏了。”要知俞莲舟是元代就已经成名的大高手,尽管这几十年来江湖上风平浪静,他也一直没当众出手,旁人只知他们功力通神,到底如何高明,却是只想想像,从未亲眼目睹。可谁敢小觑了这位三丰真人亲自调教出来的武当俞二哥?孙碧云虽然从来没有在江湖上出过手也不知道功夫如何,可内力到了孙碧云这个地步,内力不如他的,只有让他杀的了,别人却是万万杀不得他的。也就只有周清玄,尽管已然是先天境界的大高手,可内力的积蓄和他们这些老牌的名家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端木通使出孙滨以下驷斗上驷之策,摆明了是要让武功最低的童九斤输给成名多年的俞莲舟,假若孙碧云年老力衰,一个不小心,落败在年轻他几十岁,却战阵无数的上官长老手里,这一战的胜败,就难言得很了。

    周清玄不敢硬接,尽管华山气宗着重练气,可四五十年的功底怎么能跟端木通近百年的内力相较?一个移形幻影避开端木通的掌法,左手成爪,趁着端木通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就要废了端木通的一只手。可端木通好歹也是尸山血海里打出来的,会留下这个破绽?左手一招‘无哀’得周清玄回手防御。周清玄不得已,消了废掉端木通一只手的念头。端木通一招得意,忽拳忽掌,忽指忽抓,在一刹之间已变了十来种招数,极尽变化之能事。

    周清玄给他这一轮急攻,一时只有守御的份儿。可老是防御也不是个法子,‘久守必失’这个道理周清玄久经战阵,还是懂得的。眼见着端木通的一阵快攻,周清玄连拔剑的时间也腾不出来。周清玄心下想着:“难道要用那一招?可恶,这是要拿来对付薛清凌的!端木老魔是你我的!”心下发狠,无名指和小指弯屈,令拇指压在该二指的指甲上,食指中指并拢伸直。狠狠地戳了过去。

    端木通见周清玄剑指戳来,心中大乐:“周小儿是发了昏了,竟是用出了这招,就算你华山派以剑法称雄,可急切间剑气又怎么催得出来?老夫非要废了你两根指头不可,看曰后你还如何使剑,不能用剑的华山派掌门那就是个笑话。”打定主意,双手紧握成拳,带着拳罡就要废了周清玄的指头。

    拳头击中了指头,本来指头骨折是毫无疑问的。可突然端木通觉得不对,敌人手指并未折断,击中自己过后只觉得全舒服异常,四肢百骸都是暖洋洋的,说不出的受用。连忙闪开,一个呼吸将异种真气出体外,道:“什么时候华山掌门也学了武当的绝学一阳指了?”

    俞莲舟闻后大惊,仔细想了想,忽而又摇了摇头:“周掌门所用并非是敝派所传,指意不符,绝非敝派武功。”

    “大理段氏?”端木通又恨又奇的问道。

    “哼哼!端木教主果然见多识广,不错!当年重阳祖师用先天功与段皇爷换了这门一阳指的绝学,当年终南山全真本宗被蒙古鞑子大军攻破,全真七位祖师各率领门徒建立宗门,这门一阳指就是广宁祖师当年带来华山的。”

    lt;/agt;lt;agt;lt;/agt;;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