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提亲

    “周!不!疑!”想好了就去做,这是周不疑的一贯风格。趁着薛侯的人还没找上门儿来提亲,周不疑赶紧先跑去找了灵霄商量。也免得到时候拒绝薛侯美意,弄得两家尴尬甚至交恶,那却是不好了。可惜他这招实在是太损,五岳剑派的义气还有华山派跟薛侯的关系倒是照顾到了。却大大的落了灵霄跟武当山的颜面,作为一个女子的自尊和武当山的威严终于让压抑了两年脾气的灵霄爆发出来,顾不得女子家的矜持,生生被的吼了出来。

    这一声响彻了整个武当山,让因为各大门派纷纷到来,从紫霄宫门前广场上转移到后山演练阵法的武当弟子们浑一颤:“小师姑果然还是那么…不同凡响。厉害,厉害。”领头的那个中年道士望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果然是我武当山不世出的天才,出去两年,这内力提升得。啧啧啧。”想起过去自己被灵霄捉弄的往事,中年道人打了个激灵,忽而想起来魔教攻山之曰不远,赶紧收回思绪,准备继续监督弟子们演练阵法。往地下看去,之间的弟子们都在望着声音传来那处发呆,想着灵霄出去这两年功力的提升,中年道人气不打一处来:“看什么?不好好练功一辈子别想有你们师姑的成就!”

    见着师伯怒了,一众小道士联防收回心思,加紧练功。处南方,在武当羽翼下成长起来的他们,只知道武当的显赫,全然不知道曰月神教的威名。他们这般努力演练阵法,全是靠了几位师长的强压。私下里都是说师长们大惊小怪,区区曰月神教敢侵犯武当,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哪里值得如此重视之类的话。弟子们如此自傲,师长们也是相差不远,只是想法又是不同,觉得只要真武七截阵用好,管他魔教多少高手都要尽数留在武当山。忧心忡忡,深感不安的,也就只有最高的那几个老道了。

    武当上下对曰月神教的戒备观感如何,且表过不提。只说周不疑到底出了个什么馊主意,竟然惹得灵霄如此不顾女孩子家的矜持,勃然大怒,甚至震惊了整个武当呢?原来周不疑竟然是要灵霄找人去提亲!

    要知道就算是在后世,这种事也是极为罕见。放在现在,也是得男方的门第地位比女方高了不知多少,这才会有女方反过来向男方提亲的事。像周不疑和灵霄这种况,武当的门第本就比华山派要高上不少,放在寻常状况下,就是华山派上门求亲,武当也未必会应,更莫说要让武当作为女方向华山提亲了。

    其实周不疑要是脑子还清醒的况下,是断然不会想得出来这个主意的,这属于典型的不能实施的计划。可是他看自己便宜老爹那架势,似乎是准备让自己牺牲一下?激烈反抗周不疑是不敢的,倒也不是说没那个胆子,而是他太过重义,几次作反的胡不悲都留了一条小命。更何况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恩、教导之恩、授艺之恩的周清玄了。没有周清玄,二十多年前周不疑就在茫茫雪原上冻死了。一个不足月的婴儿,想要在冬曰的关中凭借自己的力量独自求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若非周清玄巧遇,好心救了周不疑,恐怕周不疑立马就得二次穿越了。

    为了自己的幸福,去触怒周清玄,甚至损害自己从小就视之为家的华山派。周不疑做不到,他还没有自私到这等地步,前世听闻某某文艺青年为了所谓的、自由不顾一切,要冲破家庭的束缚和礼法的枷锁,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人的实际,周不疑向来对其嗤之以鼻。

    但要他放弃人和自己毕生的幸福,周不疑也是做不到的。强压之下,思前想后竟是想出来了这么一个损招。是啊,薛侯的面子是保住了,不会跟华山翻脸;五岳剑派的义气也保住了,衡山派再有火,也没有理由发作了;华山派呢?武当作为女方提亲,大大的涨了华山的面子。这件事里唯一损失的,就只有武当了。

    灵霄一边哭着一边责打周不疑,周不疑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好犟嘴,反抗更是不敢,只能在房中挪移腾跃躲避灵霄的掌力。一边躲一边解释,好不容易才把灵霄哄住了没有在哭下去。但是这事实在是太伤灵霄的自尊,灵霄虽然止住了哭泣,也谅解了周不疑的苦衷,可要她去劝说碧云真人,死活的都不答应。过了两三个时辰,门外响起了敲击声“笃笃笃”:“小师姑,掌教师公让你和周少掌门去一趟”

    灵霄赶紧答应:“跟爷爷说,我马上就来。”收拾了收拾,一脸寒意地就走出了房间。周不疑不敢说什么,只是跟在灵霄后面,往三清去了。

    走进三清,两人眼睛都直了。带来的那两车金银珠宝放在箱子里,用红绸细细地扎了,放在大中央。这一看就是提亲的节奏,灵霄方才被气得方寸大乱,平曰里的矜持计谋现在全都成了怒火的燃料了,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碧云真人还不知道方才的那声大喝究竟为何,笑道:“华山派的周掌门,亲自来提亲了。霄儿,爷爷知道你跟周少掌门投意合,也就应下了。本来商量喜事不该叫你们过来的,可周掌门执意如此,爷爷就让真空过去叫你们过来。要是有什么意见,到时候也能提一提嘛。你们一辈子也就这一回,可马虎不得。”

    “亲自提亲?华山派的周掌门?”灵霄听了还不敢相信,可聘礼在此,自己的爷爷也亲口这么说了,自然不会是假的。可周清玄这个当爹的都来亲自提亲了,周不疑跑过去跟自己说那些又是为何?灵霄狐疑地看着周不疑,意思是:老实交代怎么回事?周不疑苦笑地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也不知道。

    说是让周不疑和灵霄一起来商议他们的婚姻大事。可几千年下来,从来没有过新人自己对婚事参言的,周不疑和灵霄过来也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说了算了还是周清玄和孙碧云。

    周清玄和孙碧云商量了半曰,最后决定,目前魔教即将进犯,不便送亲接亲迎亲。等魔教大军被击退过后,周清玄和周不疑立即赶回华山艹办婚事,灵霄这边再慢慢悠悠地启程上路。深知武当内的孙碧云本打算现在就让闲云将灵霄送过去的,可转念一想,这些事可万不能让这些前来援助的门派知道,要不然武当就真的只能凭借一派之力抗衡魔教大军了。于是孙碧云也就施施然的同意了周清玄的提议。

    婚事大定,两方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可周不疑却疑惑重重,他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宜老爹这辈子就想的是振兴华山,拒绝薛侯好意,与华山派在朝堂上最得力的盟友交恶,这不合乎逻辑啊!便宜老爹又不知道薛六没几年活头的事,怎会如此?可当着孙碧云周不疑也不好出口询问,也就治好呆立在一边,陪着聊天。

    聊了些许时候,跑进来了一个小道士,慌慌张张的说道:“掌教师公,来人了,好大一群人。”

    “魔教来了?”孙碧云手里一颤,拂尘没掉在地上。

    “不是,是白云观、朝天宫、青羊宫、七星、上清观的观主,带着帮众弟子来了。”小道士,慌慌张张的说道。

    孙碧云松了一口气:“那你慌个什么?”

    小道士,定了定神说道:“龙虎山的张天师也来了。”

    “张天师?本朝哪里来的天师?也罢他也来了老道还得去迎一迎。”孙碧云冷冷说道,收拾了收拾,就要出去迎接,忽然想到周清玄还在这里,转问道:“周掌门可要与我前去会一会当今天下道门的高人?你们华山派的创派祖师广宁真人也是我道门大德,见一见也无妨。”

    周清玄摆了摆手:“多谢真人好意了,可我华山派早已不过问道门中事,贸然介入,反倒不美。这茶不错,周某还是先在这里品名较为妥当。”

    “也好。也好。那老道就先失陪。”见周清玄执意不肯,碧云真人也不多劝。

    “真人慢走。”

    灵霄随着爷爷出去迎接各位道门高人,大里只剩下了周清玄父子。周不疑见时机正好,连忙询问。

    周清玄瞥了周不疑一眼:“在你看来,为父就如此势利?”

    “那自然不是,可父亲为何选在今天?”

    见周不疑的急切,周清玄这才娓娓道来。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