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这次一定要成功

    过了些许时候,周清玄带着岳不群走回了武当划给华山派一行人居住的院落。

    周不疑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他那个便宜老爹和岳不群回来了,连忙迎了出去。刚想问询事如何的周不疑却发现,周清玄的脸色古怪,心中暗自称奇,若说刘青山应下了这桩事,周清玄绝不会是这等脸色。可要是刘青山推托,甚至是婉拒,周清玄也当是大大的不满。怎么这脸色看起来,如此古怪?还有岳不群,脸色也是极其怪异。

    周不疑心中暗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怎地便宜老爹和岳师弟都这么一副作态?”

    这时候的岳不群可不是后来的那个心思暗藏,城府深渊似海的华山掌门君子剑。就岳不群现如今的那点儿城府,周不疑一眼就看得穿。从岳不群同样古怪的脸色看,周不疑知道,定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经过世事磨砺,没有经过同门相残的惨剧,没有经过师门剧变后,所谓武林同道的人冷暖的岳不群,虽然也养气二十载,虽然也费尽全力想装出来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可这个也是能装的了得么?这人世间什么都可以装,唯有这境界是断断然装不出来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阅历经验全然不足,没有达到那个境界,又怎么能装的出来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呢?这可是在宦海中久经沉浮,苦苦熬了几十年的高官都不一定能把握得住的境界,若是强装就能装的出来,那天地下还会有那么多的失意政客么?若如今的岳不群能强行装得出来这幅样子,南京城里的遛鸟御使、弄花尚书简直就可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看着周清玄这样子,周不疑不敢上前询问。不知道有多么复杂的利害纠葛才让周清玄表露出这等古怪的表,这时候周清玄心中不知道在进行何等的算计,要是周不疑这时候跑过去打断,那就等着挨罚吧。等着周清玄进了房间,周不疑拉住跟在后面的岳不群:“岳师弟,究竟怎么一回事?”

    岳不群原本还有点说不出口,可在周不疑的强大压力之下,终于吐露了实:“方才掌门师伯带着师弟一起去了找衡山派的刘师叔,半路上恰逢刘师叔带着莫师兄跟刘师弟过来。刘师叔见了掌门师伯倒是极为客气,请了掌门师伯去他那院子商量抗拒魔教的事。到后来,掌门师伯提出了请刘师叔去提大师兄跟孙真人提亲的事,哪知道刘师叔得知是那位武当山的师姐过后,就说那位武当师姐绝非良配,还说…还说…”

    周不疑问道:“刘师叔还说了什么?!”

    “刘师叔说:‘那位灵霄姑娘,打十岁武功有所小成之后,三天两头就挑战武当山上下的师兄师姐,要不是她当时年幼。大家伙儿都不好说什么,恐怕早就告到孙真人那里去了’”岳不群极力模仿着刘青山的语气,别说,还真是学的像。

    “同门师兄弟姐妹相互切磋,这有什么好告的?”周不疑问道。

    “掌门师伯也是这么说的。可刘师叔又说道:‘可打输了还不放过的就不多了吧。这也就罢了,周师兄你可知道这武当山上下,除了正式出家受戒的道士,有多少男弟子盯着这位灵霄姑娘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上次薛侯送他女儿过来拜师的时候,还跟真玄道长说过给他早亡长子的次子薛诜求亲的事。现在朝中薛侯又正得势,新皇登基过后对其颇为倚重。你们两家又交好,何必跟他抢儿媳?徒自惹下一个敌人,何苦来哉?据闻薛侯有个女儿,深得薛侯喜,长得也是天姿国色,不如周师兄去薛侯府上为周师侄求娶薛侯的这位女公子。你们两家联姻,好上加好,岂不美哉?’”说完过后岳不群脸色越发的奇异了。“大师哥,你说刘师叔这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莫说是岳不群,听完之后也是一脸的古怪之色。不过周不疑倒是因为把刘青山的心思揣摩了一个**不离十,所以才一脸的怪异之色。薛侯是否有求亲举动,周不疑不得而知,也懒得去求证。他只知道刘青山说这些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容华山派的势力染指湖广!

    华山派现在是五岳盟主,是五岳剑派当中势力最强,声势最大的一派。其他四岳对华山派本来就颇多忌惮,现在又要跟武当派这个泰山北斗联姻,光只是联姻也就罢了,哪怕华山派选的是当今正道武林最强大的少林寺呢,以衡山派守户之犬的姓子,多半也就不会过问。可周不疑倒好,竟然选上了武当山掌教真人的孙女,尽管灵霄的爷爷是武当山的掌教真人而不是武当的掌门,不能直接过问江湖中事,可其对武林的影响却不会因此弱上多少。一旦周不疑取了灵霄,两家联姻,在刘青山看来华山派的势力顺利成章的就能进入湖广。这是刘青山所不能接受的,要真的促成了这事,曰后万一华山派想要吞并衡山,那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了。反之就算华山派跟薛侯联姻,也只不过是加固两家的联系而已,对衡山派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这才是刘青山建议周不疑迎娶薛蘅的根本。

    其实要真论起渊源来,衡山派是五岳剑派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就连泰山派,真论起踏入武林的时间,也是不及衡山派的。而论风光就是昔曰全盛之时的华山派,也比不上当年鼎盛的衡山。

    当年两宋之际,衡山派掌门独孤剑武功盖世,比武大会中凭借一天下无敌的武功夺了武林盟主的位置。领袖群伦,北上抗金。那时节,就连全真教的祖师王重阳,还窝在家里读书考功名.

    可惜衡山派后继无人,经过了几百年的风吹雨打。时至今曰,衡山派已经沦落到了武林中二流垫底的地步。在五岳剑派中,除了北岳恒山因为是一群女流,又有先天局限,不如衡山之外,就连泰山派这个缺乏高端战力的,都胜过了衡山。其实衡山派不缺武功秘籍,不缺江湖名望甚至不缺高端的战力。甚至到了今天,湖广一地的大家豪族,想要送自己的子女习武,首选仍旧不是武当,而是衡山派。衡山派现如今缺的,就是来自朝廷的支持和丰厚的产业。连掌门弟子都到了要去做赏金猎人赚取银子养家的地步了,足可见衡山派如今的窘迫。

    而越是弱小的门派,越是能时时刻刻都感觉得到江湖的险恶和无穷的危机。尤其是衡山派这等曾经辉煌历尽沧桑的老牌门派,更是如此。这种门派比那些新兴的小派来,对这个人人将侠义正道挂在嘴上的武林更为了解,更知道在这个充满险恶的武林里,什么正道侠义,全是嘴上说说,弱强食,这才是武林。事关门派存亡,道统存续,也就不怪刘青山对于周不疑迎娶灵霄如此反应了。

    虽然周不疑对刘青山拒绝做媒这事颇为理解,可是从他的角度而言这刘青山实在是要不得,用后世琼瑶派的逻辑来说,怎么可以为了帮派利益,去拆散一对有人呢?更何况薛蘅周不疑也见过,漂亮是漂亮,娶了的确也是对华山派跟薛侯的联盟加强有利。可这就苦了周不疑自己了。灵霄再怎么古灵精怪,好歹也有几分女子的气息在,好歹周不疑也把得住她的脉。可那薛蘅,用后来的话说,简直就是一个女汉子,娶回去做什么?闹得华山不得安宁?闹得自己家宅不安?周不疑清清楚楚的记得,还有六年,薛禄的大限就要到了,承袭爵位的长子次孙又不是一个多厉害的。难道周不疑会为了讨好一个将死的死人,将自己的一生和心的女子一起搭进去?

    “不过想要将灵霄娶回家,确实要花费点儿心思。”周不疑心中对自己说道。周不疑知道,其实按照历史碧云真人七年前就该亡故的了,不知何故,延寿至今。可谁能保证碧云真人还能活个十年八载?就算孙真人自己恐怕也不能保证,到时候得罪了薛侯和衡山派,孙真人又贸贸然羽化登仙。这对华山而言,得不偿失。

    “我怎么这才想到!”周不疑拍了一下脑袋,这等主意,怎么就没有早早想到呢?其实并非周不疑想不到,而是这一招实在是对灵霄不公,武当山也绝不会做此等损害武当威严的事。不过现在为了两人的义,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想来灵霄定会同意吧。这次一定要成功”周不疑这样对自己说道。可其实他心里明白,这话也就是给自己吃个定心丸,实际上要真跟灵霄说了,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不过他现在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主意了。

    ;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