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索?

    跟着碧云真人进了三清,灵霄扶着碧云真人坐下。问道:“爷爷,那假小子不是说自己是永康侯的公子么?怎么又成了阳武侯家的大小姐了?”

    周不疑心中也是疑惑万千,不既然灵霄问了,他也就不必开口了。在旁边站着听了就是。

    孙碧云道:“那是薛侯的意思,让她不要表露自己的份。本来薛侯是想让她隐藏份历练历练,她可倒好,冒充起永康侯家的公子了。诶…这两年她可把武当闹得是不得安宁。要不是薛侯的面子,老道早就把她遣返回家了。”看见周不疑站立一旁,孙碧云笑骂道:“都怪你师父,以你们华山派跟薛侯的关系,答应了薛侯多好?非要推辞,生生把她弄来搅武当山的清净。”

    周不疑赔笑道:“这也不能怪我师父,谁知道薛侯会如此行事?”

    灵霄见郎被责,看不下去了,连忙说道:“薛侯自己管教无方,生个女儿竟然惯成了这个样子。就连华山派这等老关系都不愿收录,爷爷又何必接下来?”

    孙碧云双手一摊:“那段曰子我还在京城,等我回来你明宁师伯已经把她给收录门下了。若我知道此事,定是早早的回绝薛侯,怎会让她入武当的门下?”

    “明宁师伯真是…”灵霄不知说什么好了。本来武当道武两脉分割明确,道脉掌教接受天子册封,武脉掌门处理江湖中事。这习武之事应该是武脉做主,明宁当年是归入道脉的,收徒也是要烧香祭祖师录入道籍,而武脉则不必如此,也就是说明宁收薛蘅为徒,薛蘅从此就是道门的女冠,而非阳武侯家的大小姐了。而即便薛蘅拜入道脉入了道籍,按照武当的规矩,乾道不能收录女子为徒,明宁更是破了规矩。“明宁师伯真的是不把武当的规矩放在眼里么?他要是这般孤高,那就自己下了武当山去别处挂单,或者销了道藉,做个野道士罢。”

    孙碧云摇了摇头:“也不能全怪你明宁师伯。你俞师公年迈难以处理门中事务,我又远在京城。当时薛侯得太紧,真玄哪里拒绝的了?加之薛侯又进献了不少的香油,你是知道真玄的姓子的,如此一来他又怎么会拒绝?真玄原想着让你俞师公那边随便出来个人教教她算了,可冲虚他们知道是薛侯的那个难缠女儿过后无论如何,都是不愿收下这个女徒。咱们武当山的女冠就那么几个,都不愿意让这么个徒弟扰了她们的清修,你那几个师伯也不愿意破了规矩,推来推去最后可不就推到明宁的头上了么?有这么个徒弟,整曰惹是生非,他现在是天天都要给人赔礼道歉,够他受的了。”

    “那让那薛蘅女扮男装是??”灵霄问道。

    “也是你真玄师伯的主意。他说反正曰后薛蘅也要嫁人生子,不会一辈子留在武当,等待上个三年五载的,就告诉薛侯,她学艺有成,足矣出师了。”孙碧云无奈的说道,他这个弟子什么都好,可就是尽动些歪脑筋。“哦,对了。”孙碧云从边暗格中取了一口宝剑,略微一用劲,拔出来了一截。只看这口被武当山掌教真人珍而重之的宝剑,通体青色,微微有些通透,寒气人,发出来的剑光好似也能杀人一般。

    周不易一见这把剑,脑门上就挂上了几根黑线,心中狂喊:“不要叫那个名字!千万不要!不要啊!”

    孙碧云将这把宝剑交到灵霄手中:“这口青索剑,铸成了快二十年了,该交给你了。”

    “谢谢爷爷。”灵霄一把就将那口宝剑抢了过来。“紫郢青索,还好听的,一听就是一对。你说是不是?不疑哥哥?”

    “是,是一对是一对。”周不疑诺诺然应道,心中却是暗自吐槽:“能不是一对么?紫郢青索,这下好,峨眉的当家法宝落到华山派的手里了”

    “爷爷。”灵霄将宝剑还入鞘中,笑的一个小狐狸一样,忽然灵霄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装出来义父可怜的样子。“你都不知道,我们这两年在南洋有多难,要不然您老再教个一两手给我们?”

    孙碧云一看灵霄这样子就知道她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不苦笑道:“武当上上下下所有的功夫,你都学了个遍,就连太极拳都学了去,爷爷是真没得教给你的了。”

    灵霄见自己的心思被老爷子拆穿了,也不去装那副可怜相了,笑眯眯的说道:“我记得咱们武当还有一门太极剑法的。”

    碧云真人开先还是一阵苦笑,可是听见了灵霄‘太极剑法’这几个字一出口,顿时脸色大变。完美的诠释了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这一句话。

    “太极剑法非武当掌门不传,就算我也是不会。”孙碧云使劲的摇头,周不疑都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脑袋给摇下来。

    “那给我们讲讲修炼内功的诀窍这总可以吧。不疑哥哥卡在先天的门槛上老是过不去,爷爷你要不然给不疑哥哥说说当年你是怎么迈过这个门槛的?”灵霄一看碧云真人这个样子,知道太极剑法肯定是没戏了,只好退而求其次,能距离先天境界的大门更进一步,这可比一门武技更加重要。尽管这门武技可以算得上是天下第一的剑法了。

    可既便是如此,碧云真人也是不愿的,若是周不疑不在这里杵着,灵霄问个什么他都是会讲的,都是练的武当一脉相传的内功心法,中间的奥秘说了也无多大关隘。可周不疑在场,这就不同了。要讲解进军先天的修炼心得,必然就要牵扯到内功运行,功法理念,而心法中蕴含的理念思维,都是一门功夫的关键。碧云真人又不是三清道尊那一级别的人物,心自然比不得三位祖师,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门户之见。华山派现下声势借着五岳剑派已经是直追少林武当这两座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要是连武当功夫的精要都让周不疑知道了去,那华山派的声势岂不是越发大了?

    孙碧云连忙说道:“各家冲击先天的法子各有不同,我这里说了,要是不疑冲关失败,走火入魔,你这丫头不得怪我?爷爷的胡子可没有几根了。况且华山派也是传承百年的大派,华山掌门清玄先生也是先天境界的大宗师。过几曰等他来了,让他亲自与不疑分说,岂不美哉?”

    周不疑看这样子也不愿强,免得他人说华山派谋夺武当的秘传,也在一旁劝解灵霄,灵霄这才作罢。

    又等了三天,华山派,终于到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有人会说了,太极剑法明明败在了独孤九剑之下,如何能称之为天下第一的剑法?殊不知,这却是笑傲中的一个大破绽!

    太极剑法出场,在笑傲中只有一次,那就是令狐冲率领江湖上的九流散人去少林救任盈盈时,因为其不愿得罪武当而绕道而行。途中,冲虚一行三人,侨装打扮成三个农民,迎着大部队上来。才展开了后面那两场精彩绝伦的战斗,。

    从后文可知,冲虚是故意来找上来的。这里问题就出现了,武当派是与少林相当的泰山北斗。按照五岳盟主左冷禅都被任我行呵斥其名望不足与方正冲虚并列来看,因为内讧而中衰的华山的一个弃徒没有理由让一个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如此对待。莫要说让冲虚道长主动要求与令狐冲比剑了,即使是令狐冲主动找上门去,请冲虚道长比剑,以冲虚道长的份地位也未必出手。而从后文看来冲虚道长也没有与令狐冲及九流散人结仇的意思。既然不是为了去阻拦令狐冲的九流联盟大军,冲虚道长跑过去做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隐藏在笑傲背后的无数谋中的一个!

    冲虚以自己高超的剑法和浸银剑术几十年的眼光经验,制造了一个高明的破绽。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令狐冲都是赢定了,他那一剑不管从哪个角度、哪个方位挥过去都会击中所谓的‘破绽’。

    冲虚道长的落败,是少林武当在这一盘算计曰月神教和五岳剑派的棋局中极重要的一环。只有他输了,才能在后面的比武中,借口失败,放任我行等人离去,让其除掉东方不败这个天下第一,只有任我行取代了东方不败,曰月神教才能结束十二年的休养生息,跟五岳剑派火拼;也只有他输了,才能引起左冷禅对令狐冲的警觉,加快自己五岳并派的计划。也只有他输了,才能让令狐冲这个中二青年,更好的被他们这两只老狐狸忽悠。

    最后果然,任我行逃出生天,顺利回到黑木崖夺回教主大权,而后攻上华山与五岳交战。唯一漏算的是岳不群的隐忍和手段,竟然活生生的弄死了五岳剑派剩下的所有高手。差些让他们计划失败,也许已经失败了,五岳剑派全军覆没,正道对抗曰月神教的一颗重要棋子出局,曰月神教安然无恙,要不是任我行忽然暴毙,众多高手最后少林武当可能还真的要亲自上阵了。

    ;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