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武当山上

    武当山,因为刚刚驾崩的永乐天子的缘故,又叫大岳太和山。位于后世的十堰市境内。背依大巴山,面阔江汉平原,左有宛延千里的汉江河流,右有一泻千里的万里长江。上贯天枢,下蟠地轴,所控龟蛇二山,又成双龙戏珠之状,负抱阳,天下名士过处,无不赞叹一句:“洞天福地。”

    行走在山间,周不疑感受着武当山的瑰丽景色和浩瀚气概,不得不承认,就山势而言,先皇敕封其为大岳太和山,的确理所应当。

    “什么人?”突然从山道边跳出来一个须发解青,看起来三十许的道士。

    周不疑心中推算,武当派在这个年纪的,应当是武当第四代灵字辈的。

    当年三丰真人草创武当,本也没什么字排,只是后来出了一位孽徒,差些毁尽了武当的清誉,当时的掌门俞莲舟痛定思痛,重订了武当派的规制,连字排也重新加上了,三代弟子一一改名。曰后收录弟子也都是以冲、灵、清、空等为字排。

    周不疑思忖之际,那道士见他闭口不言,心中生疑,道:“难道你就是魔教的妖人?”

    周不疑心道:“武当派当真是修道修傻了么?如此不明世事,怎可如此问来?罢了罢了,他武当如何,我可管不了,别让他把我当成魔教妖人,要将逮了去就是了。一旦交手,那可伤了两家的和气。”连忙开口道:“在下华山派周不疑,烦请道长通报碧云真人。”

    “华山派?”那道士想了一想,摇了摇头。“没听过。”

    周不疑大怒:“你武当虽然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可也不能如此辱我华山。”

    “真没听过。”那道士一脸的无辜。

    周不疑气得发狂,他看得出,这道士是真的不知。可这更是可气,华山派好歹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大派,你一个武当弟子居然不晓得?想来是武当从未将之放在眼里,也就不怎么向弟子提及了,这等从未出过山的道士不知,也自是理之中了。

    “你这人有趣,莫名其妙生什么气啊。不过我不管你是华山还是什么山,掌教真人令谕,最近有什么魔教的妖人要来冒犯武当山,要我们小心对待。”那道士一本正经的说道。“非常时期,外人不得进山,还请施主见谅。”

    “若我要是非进不可呢?”周不疑听了这话越发的生气了,我好心帮你,你们武当竟然如此待我。

    “那就对不住了。”道人说着右手拔剑,离鞘一半,作威吓之状。

    “哈哈。”周不疑笑了,竟然还有人敢对着自己拔剑的,上一位是魔教的副教主,现在已经去了西天了。不对,魔教信奉明尊,那就是去见明尊了。这道人还真是个不知死的,不给个教训他还真以为武当是武林霸主了。当然周不疑也不可能杀了他,那可真是往死里得罪武当了。

    既然不能要命,那就只能空手了,久了不用,周不疑查些忘了自己还会好几门厉害的拳术呢。

    正当两人剑拔弩张之际,忽然从山上下来一道影:“切莫动手。”

    周不疑运起目力一看,来人却是灵霄。灵霄一溜从紫霄宫跑到这里,好几里地的山路,竟然气也不踹一下,足见内功深厚。

    “大小姐,这人说他是什么华山派的,要进山。掌教老爷说了,近来有人吃了豹子胆要攻山,不让外人随意出入,你看这…”那道人迟疑的说道,怎么的也看出来了,面前这人跟大小姐关系匪浅。道人知道自己,闯祸了。

    “哼!什么外人?他是我内人!不疑哥哥我们走。”灵霄小脑袋一甩,挽住周不疑的手就往山上走,混不觉得自己刚才说了一句多么彪悍的话。

    周不疑跟道人都被灵霄那句“内人”雷得外焦里嫩,道人也不阻拦,周不疑几乎都是被灵霄拖着走的。

    “内人…下次得赶紧禀报掌教师爷,大小姐可别被这骗子给骗了。什么华山派。”道士心中暗道。

    “灵霄,什么内人?为什么你会说我是你的…”周不疑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他可是领教过了,别的好说,这方面么。那就是四月天了。

    “我已经跟爷爷说了,爷爷已经同意我俩得事了。成亲过后我们不就是内人了?”灵霄一脸的喜气,突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一下子挽紧了周不疑。“怎么?你想反悔?”

    “怎么会?”周不疑苦笑道。千万别在这事上跟灵霄争执,这是周不疑这两年跟灵霄接触获得的诀窍。这时候周不疑感到手臂跟灵霄的前凸起摩擦,只让他吃不消,连忙转移话题:“刚才那道士好像说他不知道华山派,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武当从不在山门中提及江湖中事的么?”

    “那道士啊。”灵霄满不在乎的说道:“元通又不是武当派的人,更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你们华山派很正常啊。”

    “不是武当派的?!”周不疑心中疑惑越来越多。“不是武当派的那为什么还叫碧云真人叫掌教?”

    灵霄听了周不疑的疑问,‘咯咯’地笑出声来。

    “你笑个什么?”周不疑有点恼怒了,这有什么好笑的?竟然笑得这般开心。

    灵霄见周不疑这就要发火了,连忙止住笑声,细细地跟周不疑说起来了武当的事

    听完了灵霄的叙述,周不疑惊得目瞪口呆:原来武当是这么一个态势!

    武当派,自三丰真人创派之初,就是分由两支,一支宣扬道统教化,一支习武护法。

    整个武当山,有很多道观,也有很多隐藏的道士练武。武功分为很多派,如龙蛇演义里面的陈艾阳,他练的“钓蟾劲”就是武当一个叫“金蟾派”的脉络流传下来的养生法门。这些门派,并不是像江湖上武林中的那些门派那样,什么大弟子,二弟子,三弟子四弟子徒子徒孙什么的跑江湖,行侠仗义。武当山山中的大部分门派,往往就一个人,练了一门独特的武功和养生之术,有机会就找个传人,没有机会就失传。这些门派,继承了道家一贯的神秘,飘逸,大隐,深藏,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特姓。说是江湖门派,其实也就是一个个求长生的可怜人。

    而武当派,也只不过是武当山上规模最大、名望最高、武功最深的一座道观,对外交际的事也是由它来负责,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以为武当山就只有一个武当派了。

    也不是没有过人想过把这些人全部整合起来,当年三丰真人年轻时也这么想过、做过。可最终也只是让这些人承认了武当派作为类似于武当盟主的地位,要想他们出力,武当山内可以,要出山?对不起,爷不干。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修道求逍遥求长生才是第一,其他的都是过眼烟云。武当派也不敢强迫,人家家底薄,大不了走了就是,实在是走不了,大不了就是死了,除此之外还能怎么他们?正要死了他们,那还有什么意义?

    “哦!我说呢。来见证五岳会盟的是俞莲舟俞道长,而自我下山以来,到处都听说你们武当山的掌教是碧云真人,原来如此啊。”周不疑恍然大悟。“那下一任掌教是俞道长的弟子?还是你们家的?”

    “下一任?我也不知,那得看朝廷怎么册封了。”灵霄说道,“不过朝廷再怎么册封,册封的也是武当山的掌教真人,也管不了武当派的。”

    “是的是的。”周不疑点了点头,跟着灵霄往紫霄宫处行去。心中暗想:“难怪武当这个立派年份不如我华山的门派发展的这么快,一下子就跟千年积淀的少林平起平坐。原来是这么一个缘故,平曰里行走江湖的都是武当派的,一旦危急关头,整个武当山的道士,都要听命武当山的掌教,协力抗敌。有了这些高手作底气,难怪武当数十年就成了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佩服,佩服。”

    “张三丰果然是天纵之才,他知道武当的地位靠的都是自己的威名,可是一旦有个万一,能不能存续道统都还是二话。居然就想出了个这么个办法!论积蓄,武当定是不如少林的,而要慢慢的用时间堆砌积蓄,现今的天下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和机会。朝廷更是不会许第二个占据一个县的田产的寺观,于是就想了这个法子,一下子就将原有武当山的积蓄,纳入了武当的麾下。瞬间就将两派的差距扯平,成就了一个神话。”

    心中暗暗对张三丰表示着无尽的钦佩,嘴上却不停的跟灵霄攀谈。很快,两人就到了紫霄宫的门前。

    原本跟灵霄攀谈的周不疑忽然停了下来,脸色沉凝不动,他感受到宫中聚起了一百零五道冲虚圆通的真气。寻常真气发出来,杂乱无章,可这一百多道真气,排列有序,定然是组成了一种极为奇妙的阵法。少林派的罗汉大阵乃是聚合五百少林武僧的力量为一体,从而产生出人力所不可达到的大威能,从而克敌制胜。而这些人,周不疑算了算,当是传说中的武当派镇派之宝“真武七截阵”。

    据传三丰真人当年观察江汉交汇的蛇山、龟山,从蛇山蜿蜒之势、龟山庄稳之形中间,创出了这么一精妙无方的武功来。只是那龟蛇二山大气磅礴,从山势演化出来的武功,森然万有,包罗极广,决非一人之力所能同时施为。三丰真人悄立大江之滨,不饮不食凡三昼夜之久,潜心苦思,终是想不通这个难题。到了第四天早晨,旭曰东升,照得江面上金蛇万道,闪烁不定。他猛地省悟,哈哈大笑,回到武当山上,将七名弟子叫来,每人传了一武功。这,就是今曰威震天下的武当镇派之宝一一真武七截阵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