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木崖

    因为二十年前的那场与五岳剑派的火拼,rì月神教元气大伤,几乎动了根本,留在华山上的十大长老,那都是从明教光明顶时代走过来的的老人,都是当年明教时代最后的那一批顶尖高手从小培养,花了数十年苦工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留在了华山上面,纵使rì月神教家大业大,一时间也承受不起这么大的损失。

    没了这批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rì月神教也不怎么威风的起来了。若不是现任教主端木通,练成了乾坤大挪移第五层,又突破了先天,左右使者又因故在山下办事,没有投入华山一役,侥幸留了下来,加上rì月神教往rì里的积威。恐怕现在的黑木崖早就不是明教一系把持了。为了维护明教道统,为了黑木崖始终是明教一系,这二十多年端木通一直在jīng心培养教众从山下收集来的孤儿。这也正是这二十多年里rì月神教一直蛰伏,未曾与武林正教开战的缘故。

    二十多年的休养生息,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时至今rì,rì月神教的元气历尽艰难,终于还是恢复过来了。几年前暗地令人发动的那场暴乱,虽然失败,损失了好大一支军队,可军中骨干尚存,至于底下的小兵么,每逢灾年好招徕得很。rì月神教通过这场战争检验了自己麾下军队的成sè,更不用说有不少高手从其中脱颖而出,大大的充实了黑木崖的力量了。

    永乐二十二年八月丁未

    黑木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高高在上的教主,中流砥柱的左右使者、十长老、旗主、香主,一直到守卫黑木崖的底层守卫,都重复着过去二十年来一直重复的事,可是一匹从青州奔驰而来的快马,却打破了黑木崖的平静。

    “什么人!”骑士策马到了猩猩滩的时候,却惊动了守卫。一个个放在江湖上能雄霸一方的武士,从黑暗的角落跑了出来。骑士第一次来时倒是极为震惊,这些好手竟然甘愿为人守护,默默无闻的老死山中,这rì月神教好大的手臂。可震惊之后,也觉得正常。rì月神教在江湖中人看来是魔教妖邪,可在朝廷看来,却是乱臣贼子,要不是明教前代教主与太祖高皇帝有约,而rì月神教这些年来貌似只问江湖中事,不再煽动民众叛乱,恐怕以永乐天子的xìng格早就大军攻山围剿了。又怎么会防守松懈?

    当然,其实在许多有识之士看来,永乐天子之所以容忍这个反贼窝子在眼皮子呆了这么多年,最重要的因素是黑木崖这一片地区地势险要,rì月神教教众虽有小分歧,却也算的上是上下一心。他的大军是要去漠北平定蒙古的,怎么能浪费在这个地方?而且永乐天子奉天靖难,打的就是维护太祖旧制的旗号,找借口平了这块地方,天下那些心怀建文的文人,恐怕又会说些什么,这对永乐天子无有丝毫好处,他又怎会去做?

    尽管来了这么多回了,骑士基本也都习惯了,可是每次前来,心中不由都要感慨一番。心里想了这么多,可实际上也就过了瞬间,骑士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黑木令在此!快!禀报你家教主,我家主人有紧急密函!”

    看见面前这人掏出了黑木令,虽然不明就里,但这些守卫依旧还是照着流程,先派人通知教主,再开关放行了。

    为过一会儿,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人骑着马过来了:“王兄弟,你这次来又有何事啊!?”

    “任兄!好事大好事啊,待我见过端木教主,再和你把酒言欢。”骑士高声说道。

    “什么事我都不能说?”任姓男子哈哈大笑,“也罢,不说就不说吧。不过老规矩,你懂的。”

    骑士下了马,任由守卫给他戴上眼罩,抬上马车。在任姓男子的带领下,经过了三处山道,又来到了一处水滩之前。任姓男子放出响箭,对岸摇过来三艘小船,将一行人接了过去。船到对岸,众人又是一路上山。山路陡峭,任姓男子一行在过渡之时便已弃,一行人在松柴火把照耀下徒步上坡。骑士被人背在背上,走在山道上,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知道一边是坚固山壁,另一边就是万丈深渊。呼啸狂风不住灌入双耳,地势极险。

    “任兄,快些快些,这可是紧急大事,这桩事若能做成,贵教就再也不用呆在这冷僻山崖之上了。”骑士催促道。来过这么多次,他几乎都知道,这离文成武德还早得很呢。

    “王兄,莫急,这山崖陡峭,若是一不小心摔下去了,任某还能抓住山石爬上来,你可就危险了”任姓男子笑道。

    骑士一时无话。

    上到半山。这里却有一大片开阔平地。放眼望过去,只见屋宇连绵,是条规模不小的村落。村子尽头处有条长长石阶,通往山巅之上。众人也不敢多耽搁,只稍作休息,便又沿着石级上崖。路上接连经过了三道关隘,每处关隘之前,均有人喝问当晚口令,检查腰牌。到得最后一道关隘,只见两旁刻着两行大字,左首是「文成武德」,右首是「仁义英明」,横额上刻着「中兴圣教」四个大红字。到了后面,却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可地上却放了几个大木箱子,吊着绳索,足可装得仈jiǔ石米。

    到了这里,骑士的眼罩还未曾被拿下,只听见铃声响动后,觉得一阵震动,骑士心想:“不就是那个什么,哦,人力电梯,方侍读早就造出来了。还珍而重之,像个宝贝一样。也不知道方侍读为何要我帮那个人跟黑木崖这群反贼通传消息。诶,也不知道那个人要造反的消息,方侍读收到了没有,太子太孙,啊不,是皇爷跟太子准备的怎么样了,太子从开平起兵到青州,来得及么?京城里面的那群勋贵,皇爷镇得住么?”就这么一路胡思乱想,不过好像骑士除了胡思乱想,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事,能够去做了。

    黑木崖着实高得厉害。这古代人力般的电梯不住缓缓上升,不多久,已然进入了半山云雾之间。直过了好半晌,绞索绞盘才终于卷到了尽头。众人走出人力电梯,向左走了数丈,又抬进了另一只竹篓,原来崖顶太高,中间有三处绞盘,要分四次才能绞到崖顶。

    到了崖顶,好容易到得崖顶,太阳已高高升起。只见rì光从东方shè来,照在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牌楼之上,牌楼上四个金sè大字写:「泽被苍生」,太阳光一照,发出闪闪金光,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从那牌楼到大门之前,是一条笔直的石板大路。进得大门后,摘下了骑士的眼罩,众人紧赶慢赶一路直奔文成武德。一路进去,走廊上排满了执戟武士,一共进了三道大铁门,只见一道长廊,数百名武士排列两旁,手中各一把明晃晃的长刀。

    走过长廊,来到七座门前,那门前悬着厚厚的帷幕。任姓男子说道:“教主在里面等着王兄,王兄自去,任某就不相陪了。这里面是本教重地,教主不召,不得入见。”

    骑士点了点头:“明白,等那封密函给了教主,我就来找任兄喝酒。到时候任兄可不要推辞啊。”

    “一定,一定。”

    骑士进得大这座堂阔不过三十来尺,纵深部有三百来尺,只见长彼端高设一座,座位中坐着一个长须老者,那自是端木通了。中无窗,口点着明晃晃的蜡烛,端木通边却燃着两朵忽明忽暗的火焰,相距既远,火光又暗,此人相貌如何便瞧不清楚。

    骑士躬行礼,道:“王虎宁见过端木教主。祝教主体康健,功盖天下”

    端木通道:“汉王何事,竟然要你星夜兼程从青州赶来我黑木崖报信。”

    骑士道:“出大事了,天子在榆木川驾崩。汉王想请教主……”

    端木通惊讶道:“朱棣死了?啊不,是皇帝驾崩了?怎么可能!就算他练得天都血炼斩,不善养生,也不会死的这么快!”说到这时,端木通狐疑地看着骑士:“别是你们家汉王下的毒手吧。”又摇了摇头:“你家汉王没有那个胆略,那是谁?太子?不对,那怂货更没这个胆子,那是谁?”

    骑士心中一惊:“差些就要被他猜到了,不行不能容他在想下去了。”连忙开口:“汉王绝无弑君杀父之心,更无其行,许是北元残余所为,不过现下追究凶手已无意义,太子已然登基,汉王想清教主…”

    也不知道骑士和端木通在中说了些什么。过了许久,任姓男子在外面等得都不耐烦了,正打算着是回去补觉,还是先去用饭的时候,却看见骑士从里面走了出来,大门上的rì月齐亮,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令,诏双使,十长老,十堂主,各旗旗主来文成武德!另,命汤香主,速速赶回黑木崖!”。

    “出大事了!”任姓男子心中默默想到

    ;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