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中原了

    又是一年的炎炎夏rì,处关中的华山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意,满山的林木将灼人的阳光隔绝在了山外。而在玉女峰,薛清凌的家里,柳清言和薛清凌这两位剑宗大佬好似忘记了前年八月的不欢而散,又聚到了一起下棋,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薛师兄,周不疑又送银子回来了。这次送回来的足足有六万两。”柳清言趁着薛清凌不注意,一颗白字就下到了气眼,提子过后,对着薛清凌说道。

    “送了,就送了吧。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这对不悲也有好处。”薛清凌浑不在意,只顾着琢磨棋子如何摆放。虽说柳清言打劫成功,可他的一条大龙这就要被薛清凌堵死了。

    “我的薛师兄…你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就当我输了算了。”柳清言急了,一把棋子抓起来就洒在棋盘上面。对着薛清凌说道“现在吕师妹和风师弟在派中游走,不少原先支持不悲的师弟都站到了周不疑那一边,长此以往,恐怕不悲就真的是夺位无望了。”

    “好好下盘棋,你非得把这给搅和了。”薛清凌将手上的棋子扔回了棋娄,拿起桌子边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平时你可没这么快认输。”

    柳清言见薛清凌是这幅态度,叹息了一声:“薛师兄你真的忘了师父临走时所说的话了么?还真的要去朝阳峰向周清玄低头?”

    “我又能怎么办?不悲不及周不疑,我们剑宗年青一代的弟子除了当年谢不动那个小畜牲,还有谁能比得过周不疑的?当初…”薛清凌说到这里,脸sèyīn沉了下来。

    “当初,薛师兄你就不该废了不动的武功。”柳清言好像没有看见薛清凌的脸sè一样,“年少无知,只要好好调教未必不能扳回来,师兄你将他武功给废了,赶出山门不说,还偷偷的潜下山去,结果了他。这有必要么?”

    “够了!”薛清凌一下子将手中的茶盏捏成粉碎,也亏得他多少有点儿真气护,不然这杯子碎片锋利的棱角就会让他的手掌鲜血淋漓。“留着那小畜生做什么?等着他rì后将我华山派的绝学传给外人?过个几年又领着他在江湖上结交的哪些邪魔外道将这座洞天福地弄得乌烟瘴气么?!”

    柳清言见薛清凌发作,也不敢硬顶,只能是好生解释:“可不动走了之后,师兄你苦心培养了不悲十年,到现在也没能顶得住周不疑的那口长剑。若不用些手段,那我剑宗可就得被气宗又压上一代人了啊。”

    “现在华山派看似一派繁荣,可外患不除,内忧如何能够又起?且不说河北黑木崖一直贼心不死,就是嵩山和武当山的那两个武林泰斗也不愿看到我华山重回六大派,还有嵩山派,这两年跟朝廷上不少的重臣打得火,势力扩充之下已不输我华山。要真的剑气两宗火拼,我华山派莫要说重回六大派,就算是五岳盟主的位置恐怕都保不住了。”看着柳清言还想说什么,薛清凌默默地说了一句:“天下有变,柳师弟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若是当今武林没什么变故,那就什么都别做了。”

    薛清凌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来了,柳清言还能讲些什么呢?能得薛清凌把这话说出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总比两年前死活不松口来得强。想到这里柳清言也是怨恨胡不悲的无能,两年多了,竟然没有找到一个机会将周不疑干掉,还让周不疑在南洋干出来了这么大一番事业,每年都有好几万两的黄金白银以及其他的散碎珠宝运回华山,现在不但是气宗的人说周不疑的好话,好几个剑宗的长老现在也开始说起来周不疑的好话来了。要是想不出来法子,再这么继续下去,周不疑的位置就真的再也撼动不了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从杭州到开封的官道本是极繁华的,放在前宋甚至能从这里坐船一直到开封城,一路上舒舒服服,等到了开封然后再赶车回华yīn县。但,这也都是前宋时候的事了。繁华的都市、发达的交通,这一切都抵制不了时间的侵袭,这段路途的繁荣景象,早就毁在了长达几百年的战火之中。宋金拉锯,自然没有空闲浚通漕运。至于蒙古人?他们懂什么叫做水利么?况且元宗室用度无算,钱不够了,自然就要向下盘剥取用,却又苦于蒙古人太少,其中识文断字的更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而懂得如何收取财税,充实府库,那更是一窍不通。问蒙古老爷们如何来钱,他们的答案只有一个:屠城。没得办法,只能是用畏兀儿等sè目商人打理财政,sè目人好财货,贪婪残忍,sè目商人更是如此。在sè目人的协助下元朝廷倒是搜刮了不少的民财,加上两淮退耕还牧,两淮这个自唐以来的粮仓,变作了一个庞大的牧场。加上蒙古定都北平,更是没有必要浚通通往开封的运河了。而我们的猪脚周不疑,还有他带回来的这一行人,也就只能在福建下船过后,找了几辆马车慢慢得回去了。什么?骑马?开什么玩笑?那装满了两大车的金银珠宝,南洋特产怎么办?不要了么?更何况有美人相伴,周不疑又怎么舍得快马加鞭赶回去呢?“灵霄,等到了武当山我就去跟你爷爷提亲,咱俩的婚事过了年就办。”意气风发的周不疑回到了这篇熟悉的大陆,竟然也得意忘形了起来,全然不知两道哀怨的眼神望着他。“死样!那两位妹妹怎么办?你要处理得不好,亏待了二位妹妹我可不答应。”经过这两年的磨练,灵霄是越发的细致了,一听周不疑的话,看都不用看韩月儿和楚琪琪两女,就知道该说什么了。果然,这话一出口,两女的脸sè顿时好看了许多“为兄失态,两位师妹见谅啊。”周不疑知道自己失言了,赶快转移了话题“当年那人厉害,还多亏了两位师妹还有灵霄妹子,不然咱们的望月城哪能成长到现在这个规模?恐怕为兄也早就是枯骨一堆了。”

    自从两年前,周不疑将那个叫朱三的锦衣卫千户干掉之后,望月城就再也没有过来自中原的干扰,永乐天子一次又一次的北伐,更是弄得流民四起,要不是太祖皇帝朱元璋打下的底子够好,今上也算强力,一众臣工也算得上治国有方,恐怕天下早就烽烟四起了。为了替朝廷分忧,为了给国家出力,为了不让这些流民饿死。周不疑毅然决然地自己掏腰包不要朝廷一分钱,招徕了一批又一批的流民迁徙到他的望月城。经过了两年的苦心经营,周不疑等人呕心沥血的规划设计,望月城现今已经成长为一个容纳人口二十余万,工坊市集兼备,分布如棋盘,城防军五千多人,城墙高耸,壕沟深渊的南洋大城。

    期间倒是有过几次当地土人或者说是老祭司纠集了十八个部落建立的城邦国家一一河阳国的数千军队攻打,不过面对高耸坚固由水泥灌注制造的城墙,纵然老祭司智慧如渊如海,可土人懒惰愚蠢,竟然至今也没有学会制作云梯霹雳车,也就自然无法将之攻破。最后在吕宋总督许柴佬的调停下,两国停战修好。望月城的粮食换取河阳城的宝石黄金,到也让河阳城那些懒惰的土人学会了冶炼金属,在这方面进步了好大一截子。不过虽然两城达成了合约协议,可谁又能放心得了谁?为了不被钻空子,这次回来,周不疑将卓不凡跟胡不悲崔不破给留下了。卓不凡这两年经过周不疑的调教以及那定境灵香的庇佑功力大进,已能勉强胜过胡不悲。至于胡不悲,现在也成了一位难得的规划大师。而崔不破,别说崔不破武功不怎么样不怎么样,处理一些杂务倒是一把好手,如今城中的修葺清理,多是他在负责。三人相互协作相互牵制,不说保望月城万年江山,但是起码周不疑返回山门这段时rì,是不用担心望月城易之事。周不疑这才放心大胆的回了山门。全然忘记了那件事。就在周不疑这一行人欢声笑语的缓缓赶回华山的途中,一件大事,一件足以震撼整个天下整个武林的大事,发生了。

    ————————————————————————————————

    昨天心不好,见谅了。另外我建了个群,大家要是有兴趣可以加下。

    群号159547037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