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灵香妙用

    “假的倒还不至于,只是效果远不如真正的定境灵香。真正的定境灵香,就这么一小撮。”灵霄从那袋子里捏了一撮香粉出来。“罗,就这么一小撮,就够我们五个人进入极深的定境了。若是你在修炼内功时,在旁边点上几钱,无论你修炼何等内功,都绝无走火入魔之虞。”

    “那当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宝物。”楚琪琪思忖片刻,就发现了问题:“可我华山派与你武当派的内功心法皆属玄门正宗,本就不易走火入魔,大师兄练到这个地步,便是想要走火也不容易了。这定境灵香拿来何用?”

    “楚师妹,为兄用不上了不还有你们么?”周不疑为了弥补方才的过失,连忙说道。不过他好像拍马拍到了马蹄子上了。

    “师兄你是不屑小妹的浅薄内力么?”楚琪琪尽管知道周不疑是一片好意,可这话她怎么听怎么是说自己剑宗弟子,为了练剑散了心神,内功浅薄,甚至修练华山内功这等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也会有走火入魔之虞。

    听了这话,周不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这么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还是灵霄见势不妙,连忙过来解围:“楚妹妹误会了,周大哥的意思是,这南洋蛮荒小岛,危机四伏,暗藏凶险。今rì周大哥遇上的那个老祭司,搞不好就是先天境界的大高手。若不是周大哥莫名其妙的练成了了一的华岳护劲,那老怪又误以为周大哥战斗之中领悟了意境,不愿付出太大代价,带人离开了此处。恐怕周大哥已是xìng命不保。要是没了周大哥,我们这一行人又有谁能敌得过那个老怪物?恐怕到时候我们尽皆要沦为砧板上的鱼了。姐姐当年跟着祖父往京师去为天子说法时,曾经碰见过马大叔。”看见两女和卓不凡迷茫的眼神,灵霄连忙解释道:“就是内宫都太监郑和,他原来姓马,名讳上三下宝。朝廷下南洋就是他主持的。马大叔曾经跟我说过这南洋土著懒惰愚蠢、贪婪残忍,若是落到了他们手上,那可就是生不如死了。趁着那老怪物还没有回过味儿来,咱们正好借助这定境灵香的威力,提升功力,免得到时候来了,又只能周大哥一人冒险。”

    听着灵霄的话,楚琪琪心中的那一份委屈和自卑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丢掉了那份yīn霾后,取而代之的是对那位老祭司恐怖实力的担忧。就连武功最高的周不疑也不是其对手,更何况自己?那老不死的一手培养出来的三十六位祭司、七十二个武士,一功夫也是非同小可。若不是老祭司心存轻敌之念,yù要毕其功于一役,分散了兵力,分了二十多位祭司六十四个武士去攻打停靠岸边的船队,而是合兵一处,恐怕周不疑三人早就命丧黄泉了。又哪里能临阵莫名其妙的突破,成就了华岳护劲,反而将老祭司一行人震慑离开?

    等老祭司缓过劲来,准备好了再度来袭,则绝不会再犯这等低级的错误。到时候老祭司甚至只要让三十六位祭司死死地拖住周不疑、七十二位武士困住数量众多的外门弟子。凭借他的本事,灵霄、楚琪琪、韩月儿、卓不凡、胡不悲、崔不破这几位谁是他的对手?到时候这几位核心人物一一被制服拿下,那些外门弟子还能有几分战意?是为中流砥柱的外门弟子都不成了,还能指望那些流民拼命流血么?到时候也就任人宰割了。等这些人全部被拿下了,老祭司再集中力量来对付周不疑,到时候老祭司放倒周不疑所需要的代价也就自然不那么高,以至于老祭司也感到痛而不愿来对付周不疑这个他心目中邦国大计路途上的第一块绊脚石了。

    楚琪琪也是一位聪慧之极的女子,想明白了期间关窍,那点儿小女子的心思刹那间就丢到了九霄云外,反是劝说韩月儿抓紧这两天修炼武功,免得到时候成了周不疑的拖累。

    等周不疑将定境灵香取出来几钱,放在玉鼎之中点燃。楚琪琪、韩月儿将那张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毛皮从椅子上扯了下来,两腿双盘,跌坐其上,闭目运神,静心导气,按着师父教授的法子锁住心猿,栓牢意马,一缕缕华山派玄门正宗内功心法练出来的中正平和之气从丹田中生出,流经周经络之后复还丹田,其间真气经过之处,体随着真气流淌而微微鼓胀、收缩。待到真气运行至风府时,但觉两耳边上如金鼓,玉液流淌满华池,这时两女将玉液和着真气咽下流入十二重楼。如此反复多次,内力增长、益加jīng纯,可却与未曾比两女原先无有定境灵香护佑时候快上多少。

    原来两女也是不敢随意拿内功修炼开玩笑,尽管她们是剑宗弟子,可也知道这内功修炼比起外功剑法招式的练习可是要凶险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外功修炼不当,至多也不过就是脱臼骨折在榻上修养两天。可这内功修炼要是出了岔子,一不小心走火入魔,轻则损伤经脉,功力大退,重则真气冲断经脉,搅乱内府,冲爆丹田命丧黄泉都有可能,可谓是危险异常。

    灵霄说是这劳什子定境灵香练功时在边点燃了,即便是一力勇猛jīng进,不去小心翼翼控制真气,也不会内息走岔,在经脉里胡乱冲撞,以至于走火入魔这样的事。可这定境灵香的所谓功效,无论是韩月儿还是楚琪琪都未曾听师父说起过。谁知道是真是假?全凭灵霄一张嘴,如何能让韩月儿和楚琪琪相信?这可是拿家xìng命去赌,她们三个之间还没有那份可以寄托生死的信任。退一万步讲,即便是灵霄并未撒谎,可万一她看走眼了呢?这等宝物,如何会出现在这南蛮荒岛之上?就算这是真的,药效也如灵霄所说那般,那为何老祭司临走时不将之带走?里面会不会被那老不死的做了手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缠绕在楚琪琪和韩月儿心头的疑问。有了这些疑问,她们又如何能够完全放开,一力勇猛jīng进呢?

    不过很快她们就感受到了这定境灵香的好处,经脉里的真气如臂指使,全无往rì那般费劲费力,几个大周天下来竟然没有耗费半点心神!平rì里韩月儿和楚琪琪,修炼内功,真气运行周天只后,就觉得神思疲惫,连手臂都不愿抬起,只想着回去休息。现在却全没有那般疲惫不堪。相反的是,真气在经脉中运行壮大,两女只觉得浑舒爽通泰。两女见这定境灵香的效果果然是如同灵霄所说那般神奇,也就放开了心神,加快了真气运行速度。渐渐的,经脉中的真气由一根棉线打消粗细,扩大到如指头般粗细,再继续的扩大。

    韩月儿和楚琪琪因为师父吕请铖的关系,练的都是玉女真经。这门武功是一位南宋时的奇女子,因命运多桀,拜入广宁真人座下成了一名女冠。后来长居玉女峰,观云涛明灭,睹霄汉晨昏,掀起了自己昔年起伏的命运。感念之下,创下来了这门华山唯一的一门专供女子修炼的内功心法,因为是在玉女峰上创立,是以冠名**。华山上现在倒是有一半的女弟子练的这门功夫,不只是因为这门**练成过后威力奇大。更因为练了这门**能够驻颜不老,到了耄耋之年看起来也跟二三十许的年轻妇人相差不多。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