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恐怖的大祭司(3)

    要说这骨玉,之所以奇特,便是天生一块骨头的形状,有的是手骨,有的是腿骨,就连头骨盆腔也是有的。不但外形相似,就是内中纹理玉晕也跟人骨相差不远,光芒照shè之下好似真有骨髓一般。在上古之时,天子寻来无数块骨玉也是用来组chéng rén型,以之祭祀天地,贯通三元,以沟通昊天,明了天地道理,不敢妄动。后来,父子反目,王室内轧,犬戎入京,诸侯作乱。也就失去了前代天子费尽心力找来的一整骨玉,便以生人活祭上苍。王朝末年,王室衰微,诸侯不朝。王室天子也自然就再也没有了这等天材地宝供奉天地,

    如此之多的骨玉,如此之大的骨玉。就是放在上古,哪怕是天子的手上也极为少见,随便一块都是无数诸侯争抢的对象。现在,在周不疑的面前,在这南蛮荒岛之上的一个土著祭司手里居然出现了如此之多。光是如此这也就罢了,这该死的老不死、老杂毛竟然还奢侈将之的用来充做武器、制成铠甲,这让周不疑既是惊叹又是惋惜。

    不过局势也容不得他惋惜了。老祭司势大力沉、招法怪异的拐杖已经让他感觉难以应对了。虽然他已经尽力回避拐杖,可还是难免让长剑跟拐杖接触。手掌被剑传过来的力量震得发麻,若不是内力最近有了增长,恐怕早就把紫郢剑丢到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可就如此下去,迟早会被这老怪物的拐杖击败,甚至杀死。周不疑可不想死在这蛮荒异域。

    老祭司见自己已然占尽上风,手中骨玉权杖一横,摆出了一招既是守势,也是待机而动的进取招式。却是当年西域欧阳锋倚之争雄天下的‘灵蛇杖法’,口中缓缓道:“五岳剑派,好大的名头。若是在中原耍威风也就罢了,可你们竟然感到吕宋来跟老夫抢食吃!若你父周清玄领头前来,凭借他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一直入先天的内力,老夫还能让他三分。你这区区晚辈,尚未领悟意境之威力,剑法未入‘法’境,内功不入先天,竟然狂妄如斯,到我这里来捣乱。今rì,我就替你父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江湖规矩!”

    周不疑冷哼一声,心里却疑云丛生:“怎么一个南洋岛上的土包子,也知道父亲的威名?还有,五岳剑派会盟不过六十多年,按他说法他家自宋元交替之时便已经南下,如何知晓这五岳剑派?”不过周不疑心中虽然满肚子疑问,可看着老祭司手上的骨玉拐杖心中忐忑了,不敢再有杂念。之前被老祭司到山壁之前,已无退路,这时候老祭司不是怎地突然停了下来,正好是个机会,使出一招“苍松迎客。华山之上有数株古松,枝叶向下伸展,有如张臂欢迎上山的游客一般,称为“迎客松”。这招华山剑法“苍松迎客”,便是从这几株古松的形状上变化而出。天下名山虽众,却无一山有这般形态的松树,因之“苍松迎客”这一招,乃是华山派所独有的jīng妙剑招。

    老祭司忽然将拐杖收回站好。周不疑见状,便不由自主跟着收剑,没料到老祭司却开口:“你一个后生晚辈,老夫理应让你几招,免得你落了先机,到时候埋怨老夫以大欺小。”

    周不疑大怒,一个箭步靠近了老祭司,又施展了华山法里‘幻眼云烟’的功夫一下子绕到了老祭司后方,突地一剑挥出,斜刺老祭司背后大。老祭司也不转,骨玉拐杖向后一撇,自右下向后挥击。二人兵器长短相差悬殊,老祭司手中的权杖砸中周不疑时,周不疑的长剑也难以刺激到老祭司的后心。周不疑无奈之下,只好收剑退回,施展‘风送紫霞’,好似一道紫霞环绕老祭司,时不时抽空子就是一剑,却都被经验老道的大祭司轻描淡写地破解了攻势。除非周不疑甘心冒着生命危险去承受老祭司的雷霆一击,否则他休想伤到老祭司半根毫毛。

    正在战事胶着之际,周不疑突然想起自己那门没多大用、只能唬人的功夫,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用途,可只要能让老祭司走神片刻,那也是极好的。打定主意,周不疑使尽全力气,苦修多年的内力不要钱似的挥洒,这才将拐杖开。得了片刻闲暇,周不疑运起金雁功几下就到了山洞中间,看见了一个好似鼎炉的东西,周不疑这时候也顾不得细看了,运起残留下来的功力使劲一抖,周不疑体上的每一处骨骼,肌,皮肤,五脏六腑,一同有规律的轻微颤动,所有的颤动声音汇聚起来,响成轻微的一片,好像天空中闷雷的滚过。可这还不够!周不疑又走起了禹步,踏罡步斗!这时候周不疑浑的真气气血迅速运行,全的衣服,好像吹气一般鼓了起来,一条条刚劲粗大的青筋,好像青蛇似的缠绕在脖子上,全条条肌,好像钢丝绳,拧搅在一起。体表笼罩上了一层紫sè的气劲道。这时候要是哪个熟人看见周不疑定是认不出来,这个浑筋络爆气的怪物竟然是那个玉树临风的华山派周不疑!

    周不疑每走一步,那一脚踏去,黄土飞扬,可就是一朵土黄sè的莲花。而随着他脚步的移动,朵朵莲花的盛开,周不疑背后的华山景象也就清晰一分。不过就连周不疑也没有想到,更没有看到的是,从山洞中间那个几分似鼎几分像炉的东西里面漂浮出来了几缕雾气,漂浮出来的雾气竟然全被他背后的华山虚影吸纳进去!当周不疑真的走到了大祭司的面前,已经在地上走出来了数十朵莲花,背后的虚影也真真的有了仈jiǔ分华山的形状,而且比上次还多了几分神韵,好似真的是一座山崙崑岳一般,而且还在不断吸纳鼎中漂浮出来的雾气,山岳之形越来越实。

    山岳之形凝聚,周不疑立刻成为了整个战场的中心,方才还在恶斗的部落武士、祭司学徒、还有卓不凡跟胡不悲,都不约而同停下手来,失神的望着周不疑深厚的华山虚影。

    大祭司倒是没有跟王清水还有场上诸人一样被这华山虚影给吓住。虽然说在他面前的这华山虚影有那么几分华山的神韵,可作为一位先天化境的大高手,又如何会在这个华而不实的虚影面前退步?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也不过就是几分神韵罢了,也没有达到意境的地步。更莫说为部落的大祭司,他的职责就是整rì跟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打交道。又怎么会被这个东西吓住?

    老祭司原本以为周不疑有什么新鲜的招数,哪知道竟然是这个。老祭司冷哼一声,运足了功力,一根骨玉拐杖全无花巧的劈向了周不疑的六阳魁首,若是打实了,周不疑的头颅将会像西瓜一样爆裂开来。周不疑不躲不闪,狠狠一剑,对准大祭司的脖颈刺了过去,现在就是比谁更快,谁的兵锋更先到达对方的体,谁就赢了,谁就活了下来。

    可惜周不疑的剑还是短了些,这两人之间的距离也长了些,周不疑的功力,说实话也弱了些。眼看着大祭司的骨玉拐杖就要打破他的头颅,可他的剑却还离大祭司的脖颈半尺多的距离…

    周不疑闭上了眼睛:“果然还是不行么?也罢,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我也待得差不多了,是该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