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恐怖大祭司(1)

    周不疑的队伍修筑房屋码头,且带过不提。这附近原本有十来个部落,秂厹部是其中最强大的五个部落之一,人口多、地盘大。在这块吕宋国和冯嘉施兰都难以控制得到的土地上也算得上是一霸了。最近五大部落正在商议联合建国的事,可这次秂厹部一下就损失了将近三成的‘勇士’,一下子排名就从第一成了第三。秂厹匒心里越想越气,原以为是碰上了一头大肥羊,赶上一票一跃而成五大部落之首。谁知他想到了开头,却没有想到结果,他手下的部落勇士却是让对方一群难民一样的人给打败了。遇上了一群披着羊皮的老虎,反倒是损兵折将,让部落元气大伤。

    他坐在自己的兽皮作椅上,看着山洞中那个不知道多少代人以前天神赐下来的宝物。心中盘算,大祭司再过两个太阳升起的时间就要从峚匸部开完会回来了。要是知道了自己葬送了部落三成的‘勇士’的这个况…自己可怎么跟大祭司交代啊。弄不好首领的位置都会被罢免掉。

    这时候一个‘勇士’跑了进来:“首领,大祭司他们从峚匸部回来了,据说还带回来好消息。”怕什么就来什么,刚刚还担心大祭司回来怎么办的秂厹匒这下慌了:“大祭司上次不是派人回来说十五个太阳升起才回来么?这才过去十三个太阳升起的时间。怎么就…”正在这时候,一个老人走了进来,他的头上插着一大把的羽毛、脖子上戴了一串人头骨制作的项链,手上拿着一把不知道是什么动物骨头制造的拐杖,看起来极其高兴,一边走一边说道:“首领,好消息好消息,峚匸部、髡笪部、乞苫部还有旺达部,都答应了尊奉我部为王,共同抗衡吕宋王和冯嘉施兰。许总督来人也答应了,只要我们建国,他就竭力助我们,会派人来教我们修建房屋,耕作土地。怎么少了这么多人?昝巴呢?他又带人去卡渥部找那个妖jīng去了?”看见部落少了这么多人。大祭司也心中泛起了疑问。

    “昝巴…恐怕永远也回不来了。大祭司,我对不住秂厹部的历代首领啊。”

    秂厹匒一下子泪流满面。

    “怎么回事?”大祭司知道这肯定是部落出了大事。要不然重视威严的秂厹匒绝不会在人前表露出如此怯懦的一面。

    听完秂厹匒讲述完那群明国人的残暴,大祭司一句话也不说,好像全不把部落‘勇士’大量死亡,部落元气大损放在心上。非但如此,还让秂厹匒去将周不疑请来,摆酒赔罪。

    秂厹匒虽然心有不甘,可也不敢违背。只能是让人拿出仅有的储备,去林中打猎、采集果子筹备宴会。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什么?他们首领说要请我去赴宴?”周不疑跟几个师弟相互直愣愣的望着,废了半天劲,明白了土人信使鎉倓的意思。

    陷井,一定是个陷井!自己这一行人才打退了秂厹部的进攻,杀了五百多的部落‘勇士’。怎么可能就马上来请自己赴宴?

    虽然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yīn谋,但是想到是一群南洋的土著,周不疑又哪里会怕他们,带上胡不悲和卓不凡,轻装简行跟着鎉倓往秂厹部赶去。若是其他的什么对手,比如对手是吕宋总督、吕宋国王这个档次的人物,周不疑是绝对不会去的,万一这是个调虎离山之计可怎么办?只是这不过是一群还未曾开化的土著,就是从山里调走了自己这三头老虎,山里面还有三头母老虎,有她们在。足矣对付那帮野人猴子了。而走前周不疑又细细的嘱咐了,让他们切莫大意,这才动的

    也不知走了多久,随着不住的深入,土著的村落渐渐出现了起来。

    这是一个极其古怪的村子,周不疑一看这村子的格局就感到,这一次恐怕自己是来错了。

    一个寨子呈半圆形环绕着一个山洞,而寨子的房屋位置,周不疑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位极高明的风水大师指点了,一道接一路,形成一个‘青蛇绕’的格局。这种格局极其难摆,修筑房屋不能差了半分,还需要有一件传承rì久的宝物镇压,不然摆的越准,死得越快。

    打寨子里出来一个人,却是个衣服多一点的土人出来,样子上似是个高级武士,道:“是远来的客人到了么?”话却是冲着鎉倓问的。

    鎉倓指了指周不疑:“这三位就是。”

    周不疑这一路上和鎉倓摆谈,多多少少懂了些秂厹部的语言,见说到了自己,上前问道:“你们的首领呢?”

    那土人怪怪地一笑,说道:“我们的首领大人在为您准备要用的菜,请跟我来……”

    他带着周不疑一行人,经过一段由人头骨垒成的台垒,到了山洞前一块空地,空气一下子了起来,周不疑却感受到了怪异,山洞中好像泄露出来什么,扰乱了山洞外这块空地的气机,而山洞中却是平静的很。。

    刚才那个率人攻打的黑汉子出现了,他**着上,下用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皮毛裹着,头上插着一大把的羽毛,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人牙的项链,这人正是秂厹匒,他大步过来道:“我就是秂厹部落的首领,秂厹匒,之前的一切都只是误会,我以为你们是戈特部派来抢夺我们领地的恶棍。现在误会解除了,我特地请你们来赴宴,表达我无上的迁移”

    周不疑眼见他语态谦卑,眼睛却是盯着地下,不敢与他对视,后更是一众的侍卫随侍,分明是心中有鬼,他自恃艺高胆大,也不以为意,正好和他玩玩,便道:“我们只是大明的生意人,只是走偏了航线才到了这里,没有跟强大的秂厹部抢夺领地的意思。我黄金,胜过领地。”

    胡不悲和卓不凡古怪的看着周不疑,要不是两人竭力忍住,恐怕这就要笑了出来:“也不知是谁说的。要以牙还牙,将来犯之敌连根拔起,用他们的土地,成就华山的荣光的。”

    “请进,我已备下了上好的酒菜,还请品尝。”秂厹匒将手一摆,带着周不疑进了山洞。

    刚一走进山洞周不疑就感受到了与山洞外不同的感觉,原本以为这腌臜土人,不晓卫生为何物,洞内又是藏风闭气,定是sāo臭难忍,哪知道竟然是满洞的异香,周不疑吸了一口香气,顿觉得四肢百骸都飘飘起来,整个人无比的清醒,那清香之气透入内腑,带入了体之中,顿时真元滚滚,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下来。一口气之间,体内调铅固汞,降伏龙虎,采集yīn阳五行,淬炼而出地内力真元都增加了不少,这些增加的真元,起码都要十年的功夫,才能聚集起来。非但如此,自己养了许久还未曾好转的两条经脉竟然一个呼吸之下就好了大半。转过头去看了下卓不凡跟胡不悲,脸上大惊失sè,好似也有相同的感受

    “这个土著不简单,是我大意了。”此时周不疑突然心里生出了几分后悔,自己这次真的是大意了,以为这蛮荒之地,茹毛饮血的土著又哪来的什么威胁呢?可谁曾想,这里竟然也生出来一个英才豪杰。这次自己危险了。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