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航

    胡不悲说完之后,怯怯的看着周不疑,眼中的对周不疑的恐惧丝毫没有因为周不疑石化而减少半分。没错!你没看错!周不疑石化了,听完了胡不悲的供述之后,周不疑彻底地石化了!周不疑万万没想到,针对自己的这次yīn谋,居然是因为自己将鹰蛇生死搏修补完全,献给宗门所导致的。

    周不疑原本以为只不过是修补好了华山派失传已久的一门拳法而已。虽说这手上的功夫想要练好,成为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必然就得着重练气,可这华山上的拳掌功夫又不只是‘鹰蛇生死搏’这一,‘劈石断玉拳’‘混元掌’也是一直传了下来的,也没见着剑宗的人喊打喊杀,倒是好几个剑宗的高手也是把混元一气功练得出神入化。周不疑本想着,就算剑宗不满,那又能如何?顶多是几个极端的如柳清言之流暗地里说几句罢了,全然没有想到会闹到这个地步。

    周不疑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时兴起,想着试试让华山弟子也尝尝国术甜头,增强华山派弟子功力,rì后也免得玉女峰一战后华山大猫小猫两三只,面临灭派危险,rì后更是被嵩山派给惦记上。这才把国术一些练法打法参杂在‘鹰蛇生死搏’之中。哪知道这居然无意间犯了剑宗的大忌!弄到了剑宗非杀自己不可的地步。

    天可怜见,自己写的时候,鬼知道当年祖师爷传下来的的‘鹰蛇生死搏’里面有没有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自己一时兴起罢了,谁知到剑宗众人竟然就因此以为祖上就有了这些东西,为了保守秘密,还对自己心生杀意!

    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撞破了剑宗为什么能跟气宗抗衡的真相!周不疑不由得心生得sè。不过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这国术的用劲练法竟然早早的就被华山派的先人找出来了?!而且按着这抱元劲是蔡子峰蔡祖师从‘葵花宝典’里面参悟出来的,想来除了华山派的前辈,定然还有其他的前辈高人想到了!

    周不疑回忆着辟邪剑谱上的内容,想起来‘辟邪剑谱’上面有两段句子深究起来确实和国术上的极为相似,不过当时自己因为思维已经成了定式,加上‘辟邪剑谱’本就是林远图强记岳肃、蔡子峰二位祖师的叙述,以自家往rì修炼少林武学的经验智识,转述出来的,纯是用内家真气运行之法解释,也就忽略掉了。若不是周不疑有过目不忘之能,恐怕现在也想不到了。想到这里,周不疑恍惚间不由得好像想到了什么,却模模糊糊,又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像些什么东西,就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自己想要抓住,好像马上就要抓住了,可又怎么也抓不住。

    周不疑觉得心中一阵无力,轻轻地按了按印堂:“算了,想不起来就今后慢慢想。总有一rì能想到的。还是先处置了这犯上作乱的胡不悲。”

    “胡师弟,本来按理说,你犯上作乱,是大罪。率领外门弟子跟内门师兄弟动刀动枪,挑起本门内斗,更是罪不容赦,按照江湖上的规矩,应该对你施三刀六眼之刑。”

    听到这里胡不悲苦笑一声,心中暗想:“终于来了么?也好,三刀六眼虽说酷烈,总比那憋屈死人的刑罚要快活得多。”想着方才‘贴加官’对自己的折磨,胡不悲冷汗湿透了背心,好不容易鼓起来的那点jīng气神就这么泄掉了。原也不至于如此,可之前胡不悲熬不过酷刑,吐露了剑宗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心中的那根jīng神支柱也就崩溃了大半,也就难怪会如此表现了。

    看着这个往rì里不可一世的胡不悲,现在竟然这般模样。周不疑心中不忍,也就不再继续逗他了:“念你知错就改,就不对你用刑了…”胡不悲听见周不疑这话,就知道自己这一场劫难算是渡过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想起自己已经背叛了剑宗,rì后恐怕没什么好下场,胡不悲心中有是一叹。

    “…不过你毕竟犯下了大错,绝非你一两句话就能抵消掉的,以后还得为咱们华山派立功赎罪。知道么?”周不疑问道

    “师弟知道了,今后一定为我华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来赎我今天犯下的罪过。”胡不悲也不管自己还被绳子绑着,奋力跪了下去,低头说道。可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崔不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往rì里不可一世的胡师兄,他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胡师兄!!”可无论他怎么喊,胡不悲都不理会他了。也对,谁也不会对一个迫自己背叛师门的帮凶好脸sè,更不要说现在胡不悲还在火头上,就不要妄想他对崔不破有什么什么理会了。

    看着唯唯诺诺的胡不悲,周不疑不知道心里面是什么滋味。从今往后,往rì的那个心高气傲,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的华山胡二哥恐怕从此就消失了。往rì里让自己颇有几分忌惮的胡不悲,从今天开始,也就没有了。从今往后,华山上的不字辈弟子,恐怕再也没有敢跟自己叫板的了。

    “卓师弟!”rì子要过,事要做,人总不能老是在那里感慨。周不疑对着方才心头不忍跑到船头去看海浪的卓不凡过来。

    卓不凡走了过来,想着刚才大师兄神乎其技的读心术,和可怕的刑罚。恭恭敬敬的问道:“大师兄有何吩咐?”

    “你去给船上的水手说一声,咱们回航!”周不疑坚定的说道“就咱们这么点儿人手去南洋打天下那就是找死,咱们得从福威镖局调点人回来。你去给那些水手说一声,准备回航。地点么,就停在侯官!”

    “遵命!”卓不凡嘴上答应的这么利落,不过周不疑听得出来,话中带了几分迟疑,应声之后卓不凡也没有去通知水手回航的动作,依旧是在边呆立着。周不疑回首问道:“卓师弟你还有事?”

    卓不凡指了指跪在地上的胡不悲,和那些捆绑好了在一旁求饶的崔不破还有那些外门叛乱弟子:“他们怎么处置?大师兄可想好了么?还有…侯官可有不少官府的耳目。”

    周不疑长叹一声:“哎….这次出来闹出来这么大的风波,虽说我知道不会风平浪静,可还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子。卓师弟,你且去。放心吧!我已经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了。至于官府的耳目,林家在福建这么多年,早就把上上下下打点到了,今天半夜出门也只是为了引出他们来。就这么回去吧没事的。”

    “既然如此…大师兄心里有数就好,我先去叫他们回航了。”见周不疑有了决断,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可卓不凡心中的那一块大石还是放了下来,卓不凡心中暗道:“只要有决断就好…有决断就好”

    怎么处置这些人,特别是胡不悲崔不破这两个同为内门的剑宗弟子,卓不凡心里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轻了?他们可是发起了内讧!率领外门弟子对同门师兄弟动刀动枪的,还想要谋害掌门弟子,这罪过几乎能与谋害掌门相提并论了,论道理应该是废了武功,囚在后山永不出世的,现在在外面事急从权,甚至可以送他们去见祖师爷。可是要是真的这么做了…这可是同门师兄弟!虽说他们分属两宗,而且两宗这些年也一直磕磕绊绊的,但毕竟份属同门,要是真的要送他们去见祖师爷,卓不凡还真的下不了那个决心,更下不了那个狠手。

    最为关键的,是胡不悲的份太过特殊。胡不悲是剑宗首徒,剑宗大佬薛清凌的弟子,还是剑宗不字辈弟子里面功夫最高,唯一一个敢跟周不疑叫板,也是唯一一个能给周不疑叫板的。柳清言、陈清晨这些剑宗的长老对他寄予厚望,向来是想着让胡不悲以剑宗首徒的份,代替周不疑成为华山派下一任的掌门人。要是真的从重处置胡不悲…气宗此时,也没有做好跟剑宗彻底翻脸的准备啊…不过卓不凡不知道的是,要真是被柳清言知道胡不悲刚才说了什么…恐怕…别说让柳清言下死力气去保胡不悲了,恐怕柳清言连亲自动手杀了胡不悲的心都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看着卓不凡忙碌的影,胡不悲满脸复杂的看着周不疑:“大师兄想怎么处置小弟?”

    周不疑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也不知道在这海上航行的船只上面,周不疑从哪儿沾染上的尘土):“胡师弟不用多虑,到了福州你就知道了,放心,绝不会再折磨你的。那谁,佟伯达,你过来把他们带下去。”说完就把记满了抱元劲修炼方式和用劲方法的桑皮纸和毛笔收好,回去参看审核了。

    胡不悲虽然心中忐忑,可人为刀俎我为鱼,如之奈何?就算周不疑要杀了自己,恐怕眼下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何况要真的想杀自己,这海上杀了不必送回华山来的干净利落?无声无息,丢在海里,谁也找不到尸骨。还需要回去以后再杀了自己?

    胡不悲想:“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可不知道大师兄会用什么办法处置我。”想到这里胡不悲摇了摇头,把那些念头都给甩出了脑子去。不管什么手段,哪怕是一剑杀了自己,只要不是‘贴加官’那么憋屈的死法就可以了。更何况…自己现在还能回头么?想着刚才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再想想自己师父往rì里的手段,再想想柳清言的手腕,胡不悲的心中突然生出来了几分后悔。可木已成舟,无可奈何了。胡不悲现在能做的,就是任由那个外门弟子把自己带入船舱,听候周不疑的处置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福州福威镖局林家

    林远图把周不疑等人送走后,又重复起了自己自从七十岁寿宴,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之后,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事:读佛经。作为莆田南少林的弟子,林远图念得自然是禅宗六祖慧能传下来的‘六祖坛经’。

    “善知识!我此法门,从上以来,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无住者:人之本xìng,于世间善恶好丑,乃至冤之与亲,言语触刺欺争之时,并将为空,不思酬害,念念之中,不思前境。若前念、今念、后念,念念相续不断,名为系缚。于诸法上,念念不住,即无缚也。此是以无住为本。”

    “无住为本,无住为本。”林远图不停地念叨着这两句话,心中却出现了几分莫名的苦涩:“要是老夫真的做得到无住为本,也用不着这把年纪还提心吊胆的了。若我真能做到无住为本,也老早就回少林寺去了。”

    “老太爷。”这时候一个管家走到门外,轻轻地喊了一声。

    “何事?不知道我在念经么?”林远图心中虽然不悦,但也知道,若没有大事,这些下人是不敢来打扰自己的,上次那个小厮为了一点府中的小事来打扰他,结果当场就被赶出了林府去。从此以后,若不是他事先曾有过什么吩咐,或是出了大事,而家中又没有其他主事的人在,是没有人敢来打扰他的。

    “华山派的周少侠在客厅等候,老太爷您往先不是说了么?要是周少侠来了,不管何时,都要立即前来通传禀报。小的不敢怠慢,这才过来搅扰老太爷”管家冷汗留了一背,林家待遇极好,吃穿用度从不缺他的,要不是老太爷死前吩咐了,他就是打死也不愿意来冒着这被赶走的危险来打扰老太爷。

    “那小狐狸回来了?”林远图听到这个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看来已经被他解决了啊。老夫就知道,这只小狐狸…”看见那小厮还在门外等着,林远图才想起周不疑还在客厅等着,放下了手中的六祖坛经,对那小厮说道:“走吧。”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上有一个当掌门的老狐狸,下面有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小狐狸。蔡师兄啊!你那些徒子徒孙可真的够背的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下周一天两更,不知可否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