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真相!令人震惊的!

    没有人在经受了这等酷刑折磨之后,还能继续充好汉的。若是几百年后的那群为了所谓的信仰,不顾生死的那些人或许能做到,不过他们可是真好汉。至于胡不悲?这等华山上荫蔽在师门羽翼下,从未经过世面的小少爷,自然也是做不到了。或许胡不悲面对刀斧生死能无惧于sè,可这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又威力极大,可伤人于无形的刑罚,对他来说可是颇具杀伤力的。更可况自己说谎竟然还被周不疑几眼就看出来了,这说起来对胡不悲的心理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原本还想拿捏一下,多少找回些面子的胡不悲,在被周不疑拆穿谎言,并且又一次经历了‘贴加官’的酷刑之后,立马就扛不住,将前因后果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周不疑这才知道原来这场死了一个华山清字辈长老的内讧,这一桩史无前例的祸事,起因竟然是自己三年前在那次岁末清点中献出来的那部‘鹰蛇生死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岁末清点过后,剑宗众人将柳清言送到了薛清凌的院子。这次的事,差些引发了剑宗‘智囊’柳清言的陨。rì后如何处置,如何收尾,都是剑宗中人需要好好商量的。更莫说下一年,剑宗内部的财务分配,也是他们需要好好商量的

    可谁曾想,刚一进屋坐下,剑宗的宗主薛清凌,就凑近柳清言的耳朵,悄悄地说了一句什么,也不是知道是什么内容,只见得柳清言听了之后,绪激动,神sè慌张,好似一只食人的猛虎。

    “薛师兄!真的么?!你确信你看清楚了?”柳清言口不择言,惹怒了周清玄,差点没有被周清玄给送去见祖师爷,虽经由薛清凌、风清扬、吕清铖还有宁清林那几个气宗的长老求,最终还是躲过了一劫,柳清言在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之后终于还是硬生生把那只脚收了回来。不过世人皆知,向来越聪明的人,越怕死,柳清言一直都自诩华山智谋第一人,换句话来讲他也几乎就是华山第一怕死鬼了。那么他被死亡yīn影笼罩之后心有余悸,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可就是这么一个还陷在刚才的死亡yīn影中的人,听了薛清凌的一句话后,竟然跳了起来。

    薛清凌是凭借自己一冠绝剑宗的武功,才坐稳了剑宗宗主的位置,平rì里又是个极其重视威严的,见柳清言竟敢质疑自己在武学上的的眼光,言语中不由带了几分不悦:“为兄的眼睛还能看错?”柳清言是个极能察言观sè的,怎么听不出来自己的这位为剑宗宗主的师兄因为自己的质疑已经有几分不满了,连忙说道:“师弟并非是质疑师兄的武学上的造诣,只是这事太过匪夷所思。周不疑那小子,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怎么会?怎么可能?”

    薛清凌也不想追究下去,自己武功一道倒是造诣jīng深,可要是论起跟周清玄那个老狐狸周旋,明争暗斗,还得多多的仰仗这位柳清言柳师弟。再说了,莫说柳清言了,便是自己在翻阅那本薄薄的册子的时候,不也是心中震恐,差些喊叫出来的么?

    薛清凌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当年以为掌门只是捡回来了个娃娃,也就由他去了。谁知到是捡回来了个宝贝!早知道那年我也该出去寻一寻的,这样的天才落在气宗手里,真是可惜了。”

    这时候薛清凌忽然陷入了沉思,脸上似笑非笑,心里却是想着:“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没想到啊,祖师的的鹰蛇生死搏里面的用劲法门竟然跟这抱元劲如此相似。原来当年蔡祖师辛辛苦苦从葵花宝典里面参悟出来的抱元劲,没想到这门我剑宗珍而重之,非亲传弟子不传、倚之为与气宗相斗最大底气的抱元劲。竟然早早的就被我华山派的先人创出来了!”想着这里不由得笑出声来:“哈哈哈!可笑啊!可笑!”

    看着师父满心悲凉,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胡不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就连胡不悲这个薛清凌从小带大的亲传弟子也不知道,薛清凌是在笑什么。是在笑自己这些后辈的无知?将祖先传承的宝物丢下之后竟然又去将一本所谓的宝典上面记载的‘武学至理’奉为金科玉律以至于门派分裂?还是在笑自己这群老头子白活了这么些年,还不如一个娃娃家?抑或…是在笑剑气之争的无谓?

    柳清言听到这话,好像被凉水激了一下,顿时就回复了正常的思维状态,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房中众人。注意到风清扬的存在,也不管风清扬还关切的看着自己,一个眼sè毫不掩饰的就给薛清凌递了过去,薛清凌见状,转念一想,突然明白了什么。

    风清扬看见这个,就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他知道,因为自己跟气宗的赵清阁宁清林来往较为密切。剑宗中人对他是极其不满,吕清铖这位师姐还好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本就不知道是明恋还是暗恋周清玄的缘故),其他的人,包括剑宗一些不字辈的小辈(当然只是胡不悲、杨不弃、封不平这等被师父极度重视,每rì里口传教的亲传弟子,其他的弟子还是很敬仰风清扬的),对他跟气宗的人来往甚密都是极为不满。剑宗真正的核心机密,薛清凌、柳清言,陈清晨也是从来不跟风清扬说的。风清扬原本只是为了担心柳清言万一被周清玄吓出来毛病,以至于剑宗气宗火拼,这才跟了过来。不然,以风清扬的散漫xìng子,早就回自己的院子,去研磨剑法、练功存思了。或者是去朝阳峰宁清林、赵清阁、岳清岩家里切磋武艺,蹭饭吃了。(好吧,我承认其实后一项才是重点…)

    “不过现在回去也不晚。”风清扬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其实他人都不知道,他是多想跟剑宗的师兄弟打好关系,当年他师父临走的时候的话,虽然过了二十年了,可他依然是记忆犹新,‘振兴剑宗’‘振兴剑宗’。可就这么一群年轻时欺负他没有师父,长大了对他冷言冷语,从无一句贴心话的剑宗中人,你让风清扬怎么去亲近?相反,这些所谓的同宗师兄弟还不如气宗的宁清林、赵清阁、岳清岩对风清扬来得关心,来得护。甚至好几次剑宗的所谓师兄弟借口切磋比武欺负风清扬,也是宁清林、赵清阁、岳清岩他们来帮忙解得围。

    尽管剑宗的‘师兄弟’以前也欺负过自己,尽管风清扬跟宁清林、赵清阁、岳清岩这三位气宗位高权重的长老交好,可是他毕竟是剑宗门下的弟子啊…能送柳清言到薛清凌家里,这就是明证!不过现在他纵然是千言万语,心中七个不满、八个不忿,想要拽着柳清言大吼:“我是剑宗弟子!!”可他不能那么做,他能做的,也就只能是对着众人说一句:“列位师兄师姐,清扬突然想起一招剑法,那就先回去了。”

    “师弟慢走。”薛清凌也看见风清扬了,脸上一副淡淡的表,虽然他的话听起来是让风清扬留下来。不过任是谁,都听得出来话里那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柳清言倒是虚伪的说了几句挽留的话,不过华山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他的为人?口蜜腹剑、两面三刀都是轻的!风清扬有岂会当真?寒暄了两句风清扬终究还是回去了。

    风清扬为什么走,吕清铖心里是清清楚楚。跟气宗走得近就有罪?那老娘还喜欢掌门呢!怎么地?有种拔出剑来跟老娘比上一场,不是老娘托大,你们这些土鸡瓦狗,除了薛清凌能胜过我,柳清言能和我打个平手,其他的谁是老娘的对手?不过心中虽然是充满了不满,吕清铖依旧还是忍了下来,撑了个懒腰:“也不知道月儿和琪琪这两个丫头是不是偷懒没练功,我得回去瞧一瞧,列位师兄,韩师姐回见了。”说道韩师姐的时候,吕清铖给韩清秋递了个颜sè过去。之后就走了出去。

    “吕师妹…”韩清秋见这个平rì里跟自己走的最近的闺蜜,也是剑宗除了她唯一的女子也离开了,不由得狠狠的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她知道吕清铖那个眼神的意思,更明白自己的夫君心里是怎么想的,想起薛清凌和柳清言平rì里对风清扬的排挤,韩清秋知道若不是与自己交好,加上吕清铖又是个女子,恐怕风清扬的命运也会重复在吕清铖上。.想到这里,韩清秋心中更是恼怒,趁着那些人都在目送风清扬和吕清铖的机会,偷偷的拧了薛清凌腰间软一下。薛清凌见到韩清秋的眼sè,就知道大事不妙,一见魔爪向着自己腰间伸了过来,心下明白,自己这次又把夫人给惹恼了。可他又不敢反抗,更不能喊叫呼救,躲都不能躲。非但反抗不敢,反而还要讲护体的真气收了,免得伤了韩清秋。薛清凌忍住腰间剧痛,又不敢说些什么,他拿自己这个夫人从来没有一点办法,也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了。韩清秋掐了几下,觉得出了些气,就追出去找吕清铖解释了。

    胡不悲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师父在师娘面前吃瘪了,可每一次看见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次面前这么多师叔,不好落师父面子,只能运用真气强行把笑的冲动压下去,不过他好像也撑不了多久了。薛清凌感到胡不悲要失态了,咳嗽了一声。这让胡不悲想起了,每次失态后的惨痛代价,冷汗出了一背,笑意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薛清凌咳嗽了两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击中了过来:“鹰蛇生死搏,内中练法打法皆是与抱元劲相似,诸位师弟,这应该如何是好啊.”

    房间里少了两个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当然也不全然是因为风清扬和吕清铖的离开,先前在剑气冲宵堂,听说周不疑弄出来一门叫‘鹰蛇生死搏’的掌功,倒也没放在心上,一辈子修炼剑法的他们也没兴趣看什么拳法秘籍,也就是为反对而反对了。只是让剑宗功夫最深的薛清凌翻阅,薛清凌看完过后,把那本册子给了柳清言,柳清言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告诉了他们关节,他们这才明白这门掌法越厉害,对剑宗就越不利。毕竟练拳掌功夫的,必定要先练拳头的重量,骨骼的硬度,关键是内里的深厚。才能克敌制胜,无往不利。但是手上有剑,就省去了大半地功夫,毕竟钢铁磨练成的锋利兵刃,比拳头要厉害太多了。这也是剑宗能前期胜过气宗的缘由,可要是都去练拳掌功夫了,剑宗还能胜过气宗么?

    后来周清玄跟柳清言差些没动手,这让他们心惊胆寒直到现在。这不,还没有缓过来,而当他们现在听见薛清凌所述的其间奥妙,才知道了鹰蛇生死搏的发劲练功与抱元劲相似这个可怕的事实,更是心中大震,抱元劲虽然他们也从小练习,甚至将其当做了剑宗密不外传、能与气宗分庭抗礼的看家法宝。可哪知道,跟抱元劲相似的功夫,居然早就在百多年前的华山就已经被前辈的华山弟子创立出来了…甚至说…可能更早。原本心中至高无上的葵花宝典所记录的武林至高无上的武学至理,竟然早早的被前人想了出来…而自己居然不知!更可怜的是,这一本区区的葵花宝典,竟然造成了华山所谓的剑气之争,门派分裂!

    柳清言看着屋内众人这幅模样,连忙开口道:“薛师兄、各位师弟,这鹰蛇生死搏里面的东西虽说跟抱元劲的相同,可你们万万不能泄露半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为何?”滕清山是这些剑宗清字辈里面心xìng最为坚韧的,或者说是剑宗里面神经最粗的。当然,这智商么…也是剑宗第一,只不过是倒数第一…滕清山听见柳清言这么说,瞬间就恢复了正常“这可我们剑宗压过气宗的大好机会,只要我们把这个消息说出去,谁敢说我们剑宗是邪魔外道?这可是祖师都想出来过的东西!要是可能的话,弄不好下一任的掌门也能换作我剑宗的人来当当。”

    陈清晨也回过味来了:“是啊,即便是压不过,这也是我们消泯两宗纷争的大好机会。师兄你们不知道,我是管我们剑宗账目的,最近几年发展太快,靠着我们剑宗暗地里置办的产业,已经是入不敷出了。要是再继续这么闹下去,弟子们练功可就没有老山参、虎骨、熊胆这些药材辅助了。不过就趁着这个机会跟气宗他们和解,到时候多从账目里划拉些银钱,也好用来购买药材,辅助弟子们练功啊。”

    柳清言听到这话,尽管他智计百出,思维敏捷,也还是被滕清山和陈清晨的逻辑给雷到了:“这、这、这,这都什么人啊?练功练得脑子都没了么?还是算账算得没了脑子?难道就我一个人看出来了?”想到这里柳清言扫了一眼屋里面的人,见支持滕清山和陈清晨的竟然占了剑宗大半,就连胡不悲也在颔首称赞。

    柳清言实在是对剑宗众人的智商不在抱有任何希望了,长叹一声:“诸位师弟,你们要是都这么个想法,那咱们大家就一起去剑气冲宵堂,向周清玄周大掌门献出抱元劲的秘籍吧。从此华山再无剑气两宗…或者说,只有气宗一家了。”

    听着话头不对,都静下来了,看着柳清言,希望能给自己一个解释。只有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

    “好啊好啊!”看着剑宗第一智者都支持自己的想法,滕清山兴奋不已,以后谁还敢说我脑子不够用?柳师兄不都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么?说着就拉上了薛清凌“走,薛师兄领头,咱们一起去朝阳峰。”可拽了半天,也没有拽动,又看见众师兄弟像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自己,那股子兴奋劲突然就消失了,滕清山问道:“难道我又错了??”无意之间放开了薛清凌的衣袖。

    剑宗众人心中大叫:“对!错了!你又错了!错大发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诸位…还是可怜我辛苦,投点推荐票吧…还有…讨论区也活跃点行不…拜托了.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