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第二更)

    王清水本来也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强者,虽说这些年来始终无法突破到少阳真气第十层的境界,可这一雄厚的内家真气也不是白说的。若真的是真刀真枪一招一式的比划,周不疑尽管说近来功力突飞猛进,然而胜负也在五五之间。可惜王清水因为背叛气宗本就心中愧疚,竟然被周不疑那华而不实的华山虚相唬住了,犯了在战斗中走神的大忌!这才有了几下就被功力还远不如自己的师侄打成重伤。

    王清水受伤倒地,也没甚么怨恨,只是长叹一声:“哎…咳咳…都是…噗…都是报应啊!咳咳咳咳…周师侄…我对不起气宗…你还是杀了我吧…”

    看着这个老人,周不疑心极为复杂。少年时,就是这个矮小的十七师叔背着自己在华山上蹿下跳,陪着自己玩闹,陪着自己捣蛋,陪着自己受罚。父亲是掌门,事务繁忙,加上当时师祖刚刚去世,华山派元气大伤,父亲每rì都要忙到深夜,忙完了倒头就睡,也没有什么时间来陪伴自己,连教导自己练功习武的时间都没有。当时要不是十七师叔,自己恐怕连武功的大门在哪里恐怕都摸不到。不止是自己,气宗其他的弟子也跟他这个气宗清字辈里面年龄最小的十七叔关系极好。

    可为什么?为什么十七师叔要背叛气宗呢?周不疑很想抓住王清水狠狠的责问。可是他做不到,他做不到对从小疼自己的十七师叔做出这样的举动,尽管他背叛了气宗。

    而且周不疑心里面清楚,本来最后致命的哪一拳十七师叔是能躲开的。回想起来,第一招把十七师叔手中长剑打落的时候,十七师叔的神就已经过过来了。若十七师叔当真那般绝,一个懒驴打滚,自己是全力出击,就算有紫霞神功,打空后的内力反噬,也要花费三五息的时间,这段调息的时间足够王师叔去把扔到地上的剑拿回来,再杀自己十几回了。可十七师叔没有那么做,非但任由自己的拳头轰在他的躯体上,还散去了护的内力!是了!十七师叔一定是被无奈,柳清言那个老杂毛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让十七师叔背叛了宗门!我说呢,怎么每次在林中练功,看到王师叔从柳清言那里回来时。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想到这里,周不疑马上俯下,将王清水扶起坐好,渡了一道真气过去。有了这道真气,王清水好受了许多,也没有方才那样辛苦了,王清水苦笑着说:“不疑,你何必浪费真气救我,师叔眼看是不行了。何况我背叛师门,罪该万死,死在你的手上。也算是我赎罪了。”

    “十七师叔,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呢!”周不疑见王清水缓了过来,急切质问王清水。

    “别问了,丑啊!真丑!我自己坐下那等丑事,活该被柳师兄…不是!他不是我的师兄!是柳清言那个恶贼!对!恶贼!”说着说着王清水就激动了起来,周不疑入神的听着王清水所说的话,心念不由得微微散乱,后来听到自己的十七叔真是有把柄落在了柳清言手里,不由得心头一震,便觉王清水体内安抚下去的真气,再度作乱,几乎又要将他手掌撑开。连忙急运功力,以一股浑厚之极的真气从王清水的灵台中推了进去。

    又一道紫霞真气渡了过去。王清水不由得平静了下来“五年前,我下山去铲除杀手组织青花会。在路过清河镇的时候,碰上了一位卖葬父的少女。当时,我看见有一帮无赖在欺负她,就上前制止。赶走了那群无赖之后,我给了她三两银子去安葬她的父亲。”周不疑心中‘咯噔’一下,这桥段怎么那么熟悉?

    “可哪知道她竟然非要跟着我,说要为奴为婢。当时我见她确实极为美艳,确实有几分心动,就应了下来。当时我才知道,她叫桑三娘。我让她先在清河镇等着我。我就去剿灭青花会了,哪知道青花会的大当家南宫残二当家西门子三当家司空追星不顾江湖规矩,围攻我不说,竟然还在兵器上喂上了毒药。最后还是靠了金雁功,才逃到了清河镇,那几个月,全靠她衣不解带的照顾我,我才活了过来。”王清水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当中,脸上浮现了一种莫名的表“后来我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准备过两天就带她回华山,想着也不能真让她做我的奴婢。到时候让她在山上学点功夫,虽说年龄大了,练不到高深境界,不过做个外门弟子也是好的。哪知道有一天夜里,我起小解。突然听见一阵‘哗啦’的响声,我以为有贼人潜入,就跑了过去,哪知道竟然是三娘在洗澡。我一时间没有把持得住,我竟然…”王清水脸上一阵的悔恨,可是没有注意到的是,此时周不疑的脸sè扭曲到了一个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这时候周不疑心里已经猜了个七八了,心底暗中责怪王清水,“这种老掉牙的陷阱你也会中,十七叔,你还真是…”

    “我和她发生了关系过后,心生愧疚,便把她安顿在一个庄子里面,那段时间我每rì下山,也是为了和她相会。那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问我江湖上的事,我也没防备,便把华山派的事,一一告诉了她。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魔教的jiān细!当年你苟师叔,屈师叔中了魔教的圈,惨死在魔教的黑水箭队之下,当时我就纳闷,你苟师叔和你屈师叔潜伏在魔教快二十年,都没有被发现,怎么就被一网打尽了?”

    周不疑的脸sè越发的古怪了,他没想到,这么狗血的剧,竟然还在他边出现了。当时他还奇怪,为何十七叔怎的天天晚上都找不见人。没想到竟然是…

    王清水继续讲了下去:“我查来查去,最终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三娘,我问她,她也承认了,还极力邀我加入魔教。可我深受华山大恩,当年掌门师尊也是死在魔教之人的手上,和魔教有着血海深仇,怎么可能去加入魔教?也是我看不破儿女长,看着那张陪伴了我一年多的俏丽脸庞,几次下定决心,可依旧舍不得下了手。只是约定好此事成为永久的秘密,就放她离去了。后来我越来越悔,竟然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几次冲击少阳真气第十层,都不能成功。我知道,这是苟师弟和屈师弟的报应…”

    “后来这事不知怎么被柳清言那个老杂毛知道了,他找上了我,开始是说让我多增加些给剑宗的配量,再让魏清辉来协助我管理账目,这事就过去了。我也没在意,就按他的吩咐那么做了,可过了几年,我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账目竟然出了问题,亏空越来越大。而我却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庄子的田产。我这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柳清言那个老杂毛早早的设计好了的。目的就是将华山派掌管钱粮的权柄,抢了过去。我也不敢和他争执,只能是步步退让。哪知道月前,不凡他们准备好了要下山的时候,那杂毛又找上了我,要我帮他们制服你,我开始也强烈拒绝,他拿出三娘的事来威胁,我也没有答应,我想着与其让他永无止境的胁迫下去到时候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来,还不如掌门师兄认罪了。哪知道他说。。。三娘有了我的孩子…若是我不从,就要…我也是没了法子…”

    周不疑听完了这些,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总不能让人家为了自己罔顾亲生儿子的xìng命吧。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刘正风的那份心狠无,为了一个魔教长老不顾全家xìng命的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时候也差不多打完了,胡不悲哪里是灵霄的对手?面对武当的柔云剑术,胡不悲完全没有办法,一手希夷剑法竟然对灵霄全然没有办法,打了一百多个回合,自己上伤口无数,对方上竟然一个小口子都没有。

    打成这副样子,胡不悲也不想继续打下去了。这哪是交手,简直就是找虐,又过了十来招,胡不悲内力不足,手中长剑被打落地上,就这么被擒下了。而卓不凡这边,虽然跟着他少了些,可卓不凡的功夫却是远超过崔不破,更可况那些跟着崔不破的外门弟子见胡不悲和王清水这两位高手都被擒下了,士气大跌,剑招也没什么劲道了,有的甚至直接弃剑投降。他们心里想着:“内门的老爷们起了争执,关我们这些外门的什么事?到时候都推到胡少爷他们上也就是了”此消彼长,卓不凡这边的人见敌人两位支柱都被拿下来了,士气大振,奋勇杀敌。又过了些许时候,场上已经没有拿着剑的叛乱之徒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国庆佳节,普天同庆。就在更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