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玩大发了。。。

    拿到了宝贝,周不疑自然就要离开了,不过他倒是没把那个同行给带上。不然被巡行的官兵发现了,自己也会暴露。

    提着那块海外奇铁和同行,周不疑赶回了客栈,将同行往地上一丢,解开了哑,问道:“老老实实的交代你的份,还有你跑到浙江藩库做什么?或者说你在找什么东西?”周不疑一看这人用的武器和那夜行服的料子就知道,这人去藩库绝不是去偷取财物。刚才点的时候,感到其一的真气宏大,绝对是极高深的玄门正宗心法才练的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此人出绝不简单。

    “死yín贼,臭yín贼,你趁我不备,突然下手不是男人!快把本小姐的道解开!不然我告诉我大哥和我爷爷,让他们来收拾你!”听到这位被俘同行的声音,周不疑瞬间懵住了,揭开面巾一看,果然是个俏的女子。这贼人竟是个女流?!若是个男子,不愿招供,周不疑倒是有的是法子整治他,让他知道怎么样才能成为对大明四化添砖加瓦的四有新青年。但是是个女流之辈。。。。。。其实周不疑还是很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而且因为前世的影响对于女人向来要宽容许多,这也是韩月儿楚琪琪二女误以为他喜欢自己,宁清林琢磨着这个师侄对自己女儿是否有意,并且打算将宁中则许配于他的缘故了。

    “你大哥是?”周不疑小心翼翼的问道。

    “怕了吧!我大哥是武当的闲云!我爷爷是武当的掌教!哼!”见周不疑这副样子,这位大小姐得意洋洋。心里面想“爷爷和大哥的名头还好用的嘛。以后得多用用。”

    周不疑心下思忖:“这下麻烦大了,早就听说武当碧云真人的孙女灵霄古灵jīng怪,尽做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没想到今天让自己碰上了。要是被人知道我把武当掌教的孙女给掳到客栈里面,还是晚上,华山和武当势必一战,我尽管是华山下任掌门的不二人选,不过剑宗那帮子人是不会放过这个削弱气宗的机会的。更莫说孙碧云还是朝廷道录司的右正一。我去,我惹着谁了,怎么一下山尽是惹着朝廷的人?”

    不过总不能就这么放了此女。前面说了,这女子背景深厚,要是轻易就放了,以此女刚才表现出来的刁蛮劲,绝对会找上门来。可要是不放,更难办。点了随便扔个地方更不合适,周不疑可知道这时代的衙役和巡城官兵是什么德行,如果说后世的城管只是节cāo满地,这个时代的衙役和官兵就是节cāo粉碎xìng骨折,前者还能捡起来,后者是怎么都回复不了的了。到时候要是有谁见sè起意,更麻烦。

    最后周不疑决定…….放了她再说。

    解开了灵霄的道,灵霄知道周不疑的点功夫厉害,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板凳上面,气鼓鼓的把手一伸:“大贼!你偷的东西给我看看!”

    周不疑苦笑:“东西是不能给你看的了,倒是你,现在两个选择,第一个自己老老实实的离开,第二,我给你点然后天亮了我走了你道解开后自己走。你选哪样?”

    “我选…”灵霄小眼珠子一转“我选先把你揍一顿再说!”话音未落,便一个炮拳轰了过来。

    周不疑一看这小姑凉眼睛转动就知道绝没什么好事,一下子就退了一尺多,正好躲开灵霄的炮拳,挥手就是一记“神龟浮水”这一式是形意中拳的jīng粹,是擒拿手法脚步提起,脚步擦着地面,好像燕子过水,眨眼功夫。人如离弦之箭,到了对头面前。双拳一左一右,左右搏动,两边开击,如神龟在长江大河上浮水一般本来这招只要双手一扭住对方的双手胳膊,下招就是用全的劲走过所有的根节,一进一抖一绞一撕一扯一撞。只一下,对手就四分五裂,体被撕成两半。抗rì神剧里面生撕鬼子看过没有?就那个场景。当然了,对于一个小姑娘,还是武当掌教、朝廷册封的右正一的孙女的小姑娘,而且还长得如此的美丽动人乖巧可,周不疑怎会下那样的狠手?只是将她制住,然后再和她谈谈。

    不过,。。。这招对别的门派的人好用,当然对这个小姑娘也好用,只不过前提是灵霄是男的,问题是灵霄是一个女娃子,然后太极拳又是武当的看家本事,而借力打力更是拿手好戏,只不过这力能借到什么程度,那就得看双方的力如何。而灵霄和周不疑的力量对比。。。最后的结果就是…力没借到,周不疑的手被向前带歪了几寸,于是。。。

    周不疑傻眼了,灵霄也傻眼了。两人都退到了边,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两人一下子坐在上,将周不疑的双手震开。灵霄才反应过来,挖的一哭了:“你这个yín贼!”一掌就给周不疑打了过来,掌中隐隐有一股yīn阳济济的劲道,却是纯阳无极功练到了一定地步领悟了yīn阳化生的高深道理才能把真气练得如此的。

    周不疑听见那声yín贼的时候就醒过来了,看见灵霄那一掌,本来周不疑想挡开,不过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了。

    这十足十的一掌尽管势大力沉,但若是周不疑想,是决然伤不得他的,只要一个化劲就能崩开。不过周不疑任由这一掌打在自己上。。。那就。。。

    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冲开了面巾之后弄的灵霄满脸都是血红。这让灵霄清醒了过来,看着这个让她受辱的男人,灵霄心里知道,若是周不疑真想躲开,自己这一掌是决然打不中他的,只是周不疑为了让自己消气,故意受了这一掌。既然如此,周不疑也绝非有意冒犯。灵霄心里乱了,她不知道应该下一步该怎么做,她从小无忧无虑,生活在爷爷和大哥的庇佑之下,孙碧云武当掌教外加右正一的份更是让她横行无忌,这是她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走掉?太便宜这个‘yín贼’了。留下?那不是更便宜他?怎么办?”忽然灵霄看见了周不疑顺手放在一边的那块海外奇铁,眼睛一亮:“‘臭yín贼’也是找这块被紫气东来浸染了无数年的太白元jīng的??”

    “‘死yín贼’你既然受了本小姐一掌,那就算是扯平了看你的样子,是要铸剑?”灵霄装成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却不想她那副乖巧可的萌态,只会让人想去呵护,却全无严肃之感。

    “姑娘是想要这块石头?”周不疑一听这话,以为灵霄是想要这块奇铁“若是姑娘想要,拿去便是了,就当是周某补偿你。。。”

    “你记住!今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灵霄恶狠狠的说道:“还有,你这块破石头本小姐才不想要,本小姐想要见识见识铸剑是怎么回事”

    周不疑苦笑:“姑娘想跟着那就跟着吧。”说罢就在地上随意找了个地方,坐着运功疗伤

    “爷爷说的真的应验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才不要嫁给这个yín贼。”见周不疑入定打坐,灵霄在一旁嘀咕起来。

    原来在二十六年前,碧云真人看到天外一颗流星在海外蛮荒之地坠落,另一颗坠落在凤翔,之后星象大变,华山的灭门之局变成了紫气东来之像。碧云真人在凤翔游玩的儿子儿媳得了一块奇石,中有一股煞气。孙碧云为求避难扶乩请鸾,得出的乩文显示,那块在蛮荒坠落的陨石,是一点北方葵水化作的,与婆罗州的那块千年顽铁合作一块,rì后谁得了那块石头,谁就与孙家有了姻缘。原本孙碧云以为是和自己的孙儿闲云有关,哪知道灵霄出生时,那块奇怪震动不停,这才知道是要应在灵霄的上。

    后来郑和将那块奇铁运回中原,孙碧云一听,便知道那块奇铁定是那块葵水顽铁所化的,原以为自己的孙女要嫁给皇室,深知皇室困境的孙碧云好一番苦恼,后来公卿进谏铁石不祥,孙碧云也出了好大一份力气。

    后来不知怎么的被灵霄知道的了,自小刁钻的灵霄妹纸怎么会愿意自己的婚事如此儿戏??便偷了那块奇石跑到浙江藩库寻找,谁知到真要寻得之时,却被周不疑截了胡,还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周不疑相貌出众,武功奇高,又有担当。这让窦初开的灵霄也是颇为心动,寻这块奇铁的,自是为了铸剑了,凌霄便打算跟着周不疑,看看这人如何。要是真是个可以依靠的,嫁了也无妨。

    “哼!坏蛋,要是你真的是个豪杰,那就嫁给你吧。”灵霄心里暗道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