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从华山吃到金华,果然一个吃货

    却不说数月后,各方势力如何反应。当rì,周不疑假借张三丰的名号杀了汉王的那个小舅子,本想着从容离去。哪知道邱唯一所说的街市上的百姓都听到了,这颗不得了,要知道,当今永乐皇帝发民夫二十余万大修武当山,册封真武祖师。这些行为,将本就声名显赫的张三丰捧的越发高了。现在大明两京一十三省,数百郡府,数千州县,六千多万的百姓。没有一个不知道张三丰这人的。这金华百姓以为自己福泽深厚遇上了仙人,各个跪着向周不疑请求赐福。好不容易周不疑才摆脱了他们,寻了个僻静处,恢复容貌,换了衣衫。便往悦来客栈赶去。

    说起这悦来客栈,大江南北凡是大些的城池,都有这客栈的。常人以为这是哪家富商开的,可任谁也不知道,这遍布大江南北的悦来客栈。幕后的东家,却是整个白道武林,或者说是正教中的那几个大派。

    进了客栈,却看见刘正风还有那小姑娘正和掌柜的争执。周不疑以为是那掌柜的刁难刘正风,正准备上前去理论。却听到。。。

    “我说了三间房,刘某不缺那点银两”这是刘正风的声音。

    “两间房,婢子是公子的婢女,自然该照顾着公子。”这是那个小姑娘的声音。

    “那我去和周师兄住一个房间。”这依旧是刘正风的声音,不过声音里面有点气急败坏了。

    “这刘先生莫不是有分桃断袖之癖?不然怎会不愿意跟这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住在一起,反要跟他的那个什么师兄住在一个房间??”这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在揣测。

    这些话听的周不疑满头黑线,连忙走上前去,截住刘正风的话头:“刘师弟,你和这位。。。”周不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这女子姓名,便看向那女子,示意她自报家门。那女子倒也乖巧,行了个万福:“家父姓甄,小女后面一个嬛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顿时加深了了周不疑一头的黑线,“甄嬛。。。你怎么不叫年玉兰?”不过这话自是不会说出口的。周不疑只是说:“刘师弟,你既然看不上这位甄嬛姑娘,当初又何必带她来悦来客栈?若让人知道甄嬛姑娘与你同入客栈,你又不要人家。你让甄嬛姑娘下半生如何是好?”

    在场的围观群众杂然道:“是啊!你让人姑娘怎么办?还要不要嫁人了?”有几个莽汉当场就要打抱不平。

    刘正风见势不妙,对着众人说道:“诸位稍等,稍等。”紧接着就把周不疑拉到一旁:“周师兄,我们五岳剑派弟子行侠仗义,那是理所当然,要是收了这姑娘做奴婢,江湖上的朋友岂不是会说我们五岳剑派沽名钓誉,携恩望报了么?况且。。。”刘正风说到这里,看了下周围:“况且临来时家父已经对小弟极其不满,若是知道小弟这次出来行商,回去的时候却带了个姑娘。我怕家父到时候。。。”

    “只是个丫鬟罢了,令尊不会在意的。就这么定了。”周不疑嘴角翘了一下,突然转过来对着掌柜的说:“老板,两间房,我一间,我这位师弟和这位姑娘一间。”

    刘正风本还想说什么,看见甄嬛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只好叹了一口气。不过他打定主意,今晚上自己睡地上,明天一早把甄嬛送走。

    周不疑看着刘正风无奈的样子,心中大乐,对着刘正风说:“刘师弟别这幅样子,等下我去叫一桌醉仙楼的酒菜,我们师兄弟好好聊聊。”说罢也不管刘正风作何反应,便走出门往醉仙楼去定酒菜了。

    刘正风见周不疑走远,也不好发作,只得让人将周不疑和自己的房间收拾了。把行李放好,趁着闲暇又对着甄嬛一阵说教,哪知道甄嬛是一颗蒸不熟吹不烂的铜豌豆,无论他说什么都是一句,“婢子知道了。”“是,少爷。”“婢子记下了。”刘正风觉得无趣,便在上打坐练功了。

    约莫过了一两个时辰,周不疑带着两个醉仙楼的小厮回来了,两个小厮手上各提着一个食盒。许是密封的好,一点气味都没有散发出来。

    等着周不疑快要敲门的时候,刘正风觉着有人来了,便收功开门。

    那两个小厮将食盒中的菜肴一碟一碟的取出,搁在桌上放好,便退下一旁伺候,这是醉仙楼掌柜的想出来的法子,这两位小厮一旁伺候,既是体现了醉仙楼优质的服务,也可以避免食客赖账。至于说小厮敢不敢携款潜逃,这醉仙楼可是金华门的产业,

    这周不疑也是舍得,点的尽是醉仙楼拿手的招牌菜,其中光是用大名鼎鼎的金华火腿烹饪的菜肴便有四种:火踵神仙鸭、拔丝金腿、蜜汁火方还有金腿炖鳖。至于其他的金华名菜也是不少,如火扣园鱼、浓香鸡块、茉莉鱼丁、沙锅牛腩方干、婺江chūn、福建羹等。

    这些菜可是花了醉仙楼的厨子们不少的功夫,当然也花了周不疑不老少的银子。

    自然,这些菜品也是物有所值。如那火踵神仙鸭,是将肥嫩鸭与正宗金华火腿脚踵放在土砂锅内,加调料用微火焖炖而成。火踵红艳浓香,鸭鲜嫩油润、汤汁浮白似nǎi。食之开胃生津、滋yīn补虚;还有那火扣园鱼,用一条约莫一斤的园鱼,三两熟火腿,配以香菇、菜胆、盐、糖、味jīng、料酒、生姜、葱段等材料。将熟火腿切薄片,整齐围入大碗底中,园鱼斩成块氽水漂净,放入碗中,将香菇、生姜、葱段少许改刀后放入园鱼上,调成鲜咸味,上笼蒸半个时辰,取出汤离原汁,将园鱼覆入盘中,菜胆氽水围边,把原汁勾黄淋上。这一道菜菜sè泽鲜艳明亮,口味鲜咸酥烂。

    在娱乐手段极少的年月,纨绔们娱乐也就如狎jì、赌博、看戏、蹴鞠等等,至于平民,没钱你娱乐个毛线?乖乖抱着老婆睡觉进行人类繁衍的科研活动才是正经。至于对严于自律的五岳剑派弟子来说,这些自是不能的了,于是乎能吃点儿好吃的,绝对是五岳弟子最大的乐趣了,要是这个乐趣都没了,那真是痛苦了,反过来,要是谁能满足一下五岳弟子的味蕾,就算是你作恶多端,搞不好也能放过你。(如令狐冲之于田伯光,黄河二祖等)

    刘正风吃了这桌好酒好菜,之前周不疑强行安排房间的气也就消下去了。

    两人又谈天论地一番,甄嬛站在旁边听在耳里,心中不由的失笑:“这华山派大弟子当真是个妙人,从陕西到福建再到金华,沿途这么多州县集市他倒是一个都没放过,全吃过了一遍,这等好口腹之yù的武林中人,还能练到天下驰名的地步,真是少见,从华山吃到金华,用他自己的话将,果然一个吃货。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