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金华遇上老熟人

    乘坐着游舫,周不疑在钱塘江上漫游。弄了一根鱼竿,一副渔夫的打扮,人道他是在垂钓,可在内功通玄的大宗师眼中他却是在练功,

    紫霞神功,是取一rì晨曦,大rì初升之时的那一缕氤氲紫气练功。可这紫气如何去取?取了之后又如何炼化?这都取决于修炼之人的境界。

    周不疑盘坐舟船之上,一排姜太公钓鱼的模样。已是处于极静之中了,可岸上人看来,他却是动着的。可这到底是动呢?还是静呢?若说动,周不疑端坐舟船,浑无一处肌在动。可若说没有动,又怎的从在江上移动?

    动的是人呢?还是船?抑或是别的什么?若以佛家看来,这人也没动,这船也没动,动的是心。然而那不过是佛教的口头禅罢了,与人辩论佛法或许有用,对于修行紫霞神功,却毫无益处。

    自福建来浙时,周不疑在船上无事可做,站在船头看着滔滔江水,两岸风光,引发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然而动静之说岂是那么容易想通的?心xìng躁动之下,气血逆行,淤积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船上众人一阵惊诧,连忙将其扶到椅子上坐下。养伤期间,周不疑顺手从架子上拿了本书来解闷,却正是濂溪先生的《周元公集》。这一看,可就入迷了

    明初理学极盛,号称理学之宗的周元公敦颐的《太极图说》、《通说》等文也多为时人多背诵,不说以其考取功名(实际上也考不了,明代八股文只考五经正义和四书章句集注的内容,当然八股文得成化皇帝也就是当今的永乐皇帝的重孙子的儿子当皇帝的时候才创出来收拾普天下的读书人的。明初多是国子监监生入仕为官,科举只是在永乐之后才兴起的。),便是与友人探讨学问之时引用其中章句,也是极好的。

    福威镖局虽是行商,不过因为林远图与朝廷关联密切。为了替朝廷分忧,两次向南京国子监捐书捐文具。第三次捐献,东西都采买好了,却不知为何林远图下令停止捐献。后来部分给了福建官学,部分就留在了福威镖局,用林远图的话说:“虽说我们林家是商人武将之家,这些书拿来装点一下也是可以的。”

    这《周元公集》便是用来装点门面之用。

    周不疑说是在静坐钓鱼,其实心里面却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周元公集》中的一篇《太极图说》: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yīn,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yīn分阳,两仪立焉。阳变yīn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yīn阳也,yīn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

    五行之生也,各一其xìng。无极之真,二五之jīng,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唯人也得其秀而最灵。形既生矣,神发知矣。五xìng感动而善恶分,万事出矣。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

    故圣人“与天地合其德,rì月合其明,四时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故曰:“立天之道,曰yīn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又曰:“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大哉易也,斯其至矣。”

    渐渐的,周不疑进入了一种极其玄妙的境界,目不视而能见,耳不闻而能听。上浮起一阵若有若无的紫气,若此时有人想要伤他,只会被紫气所伤。

    突然,周不疑双眼一睁,忽的站了起来。

    原来前面有人争执,仔细听来,原来是。。。

    “这姑娘我先看中的。我还给钱了呢。”“你给钱了?三文钱,诸位三个永乐通宝就买了这个姑娘。人家是卖葬父,不是买吃烧饼。”“三文钱买张席子裹裹埋了就是,要你管闲事那么奢华买棺材么?”“你。。。你简直是岂有此理!”“小子,你头回来金华吧。也不打听打听爷是谁!”

    “吵什么吵?扰了我钓鱼的雅兴。哼!”周不疑一下子从船上到了那俩人边,上残留的紫气烘托之下好似仙人一遍。

    那无赖转过头来:“你又是哪头大瓣蒜?嘿!今儿真奇了啊,怎么这么多管闲事的?”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如何?”周不疑冷着一张脸,这等泼皮无赖,决不能有任何好脸sè。

    另一人转过来,惊喜道:“周师兄?!”

    “刘师弟。”周不疑含笑点头。

    “哟或。原来是同伙儿啊!别以为我就怕了你们,兄弟们。”无赖招了招手,“上!”

    对付着等无赖也懒得用苦修多年的上乘武功了,就仗着力大,将其抓住摔在地上,不一会街面上就多了一个人堆。

    “周师兄好功夫。”那人称赞道。转过头对那卖葬父的女子说到:“姑娘,拿好银子,好生安葬你爹吧。找个好人家嫁了,今后也好有个依靠。”说完便对着周不疑说到:“不知周师兄怎的来了金华?”

    那女子也不说话,找了辆马车将父亲的尸运走了。

    “什么功夫,也就是扔垃圾罢了。”周不疑知道这人的xìng子,再说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也就没有怪罪对方与自己说话同时还去嘱咐别人。“我是在山上练功久了,出来散散心,结交一下江湖上的朋友。听说这江南风景如画,文采风流,遍地都是名士佳人,便来看看,哪知今rì竟遇见这等事。倒是刘师弟,你不在衡阳好好打理家业,却又来了金华?”

    原来此人却是衡山派的刘正风。没错!你猜的没错!就是那个和魔教长老搅基被发现,后来被左冷禅三个师弟灭了满门,败名裂那位。也只有他才如此不知小节。

    “莫提了,周师兄你有所不知,小弟家里是衡阳的乡绅,家父对小弟上山学艺虽没什么说辞,却小弟非要考一个功名。若说音律武功小弟还能看得进去,这四书五经。。。这。。。哎。。。家父苦之下,只能随着家里的粮船趁着这次来金华贩运粮食,说是增加一些见闻。也是逃脱魔音灌耳啊。”刘正风一脸无奈。

    “恩公可知方才所打之人是谁?”忽然一个声音,刘正风浑一颤。转过去:“你怎地还没走?”

    “婢子卖葬父,既然恩公替婢子安葬了父亲,婢子自然便是恩公的人了。”那女子还转时周不疑正好看见了,虽说不会怪罪刘正风,不过依他的促狭xìng子也不会提醒对方那女子去而复返了。况且以他前世看小说的经验,那女子多半以后。。。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