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空一声巨响 猪脚马上出场

    下一场仍然由剑宗出手,这次上场的是剑宗的杨不弃,他的剑招如cháo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天门却心中一片宁静,只见长剑一颤,突然向右滑出三步,一招“朗月无云”,转过来,子微矮,长剑斜刺,离杨不弃右肩尚有五尺之际便已圈转,跟着一招“峻岭横空”,去势奇疾而收剑极快。如此剑法,已经窥得剑意,意与融于一体的初步妙境。

    “泰山十八盘!”封不平狠狠的说道“牛鼻子无耻,又想以深厚的内功压制杨师兄地剑法路。”

    “哼!无耻的是玉濯子这个老牛鼻子,天门本就是泰山新一代弟子中,虽心xìng急躁,难以修炼泰山派镇派心法岱宗夫如何。却误打误撞练成了东灵三门诀,今已练到第二关第六重。这手十八盘更是把泰山的三个十八盘演绎的淋漓尽致。不平你刚才与他交手感受如何?”说话的是剑宗长老,封不平的师父,华山七剑之一的柳清言。

    “启禀师尊,天门的每一剑都有一道黏劲,将我的剑招引偏。我不得不加强力道,所以才内力消耗过度,败在他手上。”

    “这就是泰山十八盘里的‘不快不慢又十八’,世人只知泰山十八盘是由泰山昔年一位名宿见泰山三门下十八盘处羊肠曲折,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因而将地势融入剑法之中,所创的剑法,“十八盘”越盘越高,越行越险,这路剑招也是越转越加狠辣。却不知这只是泰山十八盘的第一境紧十八。若不能练成东灵三门,纵使你天赋奇高也只能练得此境。”

    柳清言见得封不平眼神一阵恍惚,便知道他心中已对剑宗练功宗旨有了动摇。“本门武功,要点在『剑』,剑术一成,纵然内功平平,也能克敌致胜。你先前心智不坚,临战慌乱,已是犯了大错。好在你剑法娴熟,几招下来便压住了阵脚,但你不该让他使出泰山十八盘,便是他使出来了。你就随着他的剑招路走?我平rì里是怎么教你的?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之,yù上则上,yù下则下。你使完那招『白虹贯rì』,剑尖向上,难道不会顺势拖下来吗?剑招中没有这等姿式,难道你不会别出心裁,随手配合么?亏你还跟我练了这么久的华山剑法,竟也如气宗那般僵化。”

    封不平登时醒悟:“徒儿知错,多谢师父教诲。”

    “看着你杨师兄是怎么用希夷剑法击败这泰山派的掌门弟子吧。”

    “是”

    只见天门手中长剑突然一变。原本越演越加狠辣地“泰山八十盘”突然变得古朴森严。隐然有一股不可侵犯地味道。先前无论如何抵挡不住的剑招竟然轻易的接了下来。天门中气概渐生,剑意勃发,泰山之上不老松的威势渐渐挥洒出来,观战的人不“咦”地一声,只见之前还苦苦防守的天门现在十招之中竟然能够还上两三招,偶尔也能够对杨不弃造成一点威胁。杨不弃手上剑势不停,突然笑了起来:“天门师弟,小心了。”天门心中一凛,只见杨不弃手中长剑变幻,向自己攻来,剑光鳞鳞,却仿佛看不清他到底是处何方。

    天门心中一惊,什么都看不清楚,这要怎么攻守。天门子一顿,向后退了一步,同时急舞长剑,护住周。杨不弃此时剑势完全展开,只听“乒乒乒乒”一阵脆响,也不知道两支长剑究竟碰了多少次。天门几乎是瞪大了眼睛去看,却只能看到一片霍霍的剑光中,剑穗在上下飞舞,莫说是看清他的招式,连杨不弃的人在哪里也看不到。更奇的是,长剑上下飞舞,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希夷剑法!”天门心中暗道,五大夫剑已经完全转回十八盘,在前支起一片剑幕,苦苦支撑。听而不闻名曰“希”,视而不见名曰“夷”。希夷剑是华山五剑之一,的确非同小可。

    五岳弟子们现在连叫好也忘了,呆呆地看着场上的两人,心里只是想:我练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学会这等神剑。

    天门经不再去想进攻或者攻其破绽或是什么出奇制胜之类,他只是竭力静心,以意引气,以气御剑,将十八盘剑法一招一式的施展开来。yù要用老办法把杨不弃的内力消耗,之后再一剑制胜忽见人影一闪,杨不弃退了去,剑势顿消。

    天门见他突然停手,开口道:“杨师弟可是……”一字未完,只听“哧”的一声轻响,天门心里一惊,向上看去,只见肩角,腋下,腹,领口处的衣服竟然已经裂开,这几处衣帛同时开裂,竟然只发出了一声轻响。天门呆呆地站了半晌,这才抬起头,心悦诚服的说道:“杨师弟好剑法,我输了。”

    台下众人也无人上来欢呼,只觉得这一场实在是太过jīng彩,两人的剑术都比自己高上太多,让人反而没有心为胜者喝彩。

    接下来便是衡山派的莫大,莫大材瘦长脸sè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不过在场的武林豪杰们可没有一个敢小觑这位看似落拓的莫大。

    莫大虽只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但是因幼年家贫,为奉养老母,早早的在江湖上行走。承接衙门的赏金任务。湖广一地,以湘西匪患最重,然湘地地形复杂,大军难以铺开。而那些山匪深通周遭地形,与山下地主联系千丝万缕,大军还未到当地,山匪就已经知晓消息了。几番劳而无功,官府的心思也就淡了,加上当今天子数次北伐,当地卫所战兵已然抽调一空,只留了几个屯垦兵,又怎么能对付如狼似虎的山匪呢?

    湖广提刑按察使司也就只能发出明告,若有人能挑了湘西三十六寨,赏银万两。这可不是白银贬值的明中后期。这时候西方地理大发现还未开始,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白银涌入中土,这时节的白银,可还是值钱得很呢。

    湘西三十六寨的垒垒人头,让莫大一手琴剑胆,剑法琴音的衡山剑法名动江湖。此时的莫大,虽然武功还没有达到rì后那般地步,却也是极为了得的了。这次经历让衡山掌门刘青山对之青眼有加,传了他镇岳诀,示之为衡山下任掌门的不二人选。

    衡山剑法向来以以诡异著称,莫大剑术奇诡,往往招式莫名其妙。面对对手若希若夷的希夷剑法。丝毫不为其剑势所动,只是将自己那虚实相生的剑术展开,让对手自去体会那百变千幻的无穷剑意。莫大剑法使出,却有一种出尘脱俗之意,仿佛一位出尘的隐士,无心享受世间的荣华富贵;只是一心一意,行走名山大川,体会市井百态。

    华山剑宗以剑法高绝驰名江湖,不过遇上更为奇险诡异的衡山剑法也只能是挨打的份了,或是正应了五行刑克之说?面对莫大的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杨不弃的希夷剑法尽管一度占了上风,最终却也是惨淡收场。

    然后上场的是恒山派的定闲,恒山派历代高手都是女流,自不及男子所练的武功那样威猛凶悍。不过恒山派剑法绵密严谨,长于守御,而往往在最令人出其不意之处突出杀着,剑法绵密有余,凌厉不足,正是适于女子所使的武功。

    于是乎,莫大败绩。

    再然后便是嵩山的费斌上阵,乐厚,陆柏,丁勉等人与华山派交手,期间也有衡山泰山恒山的优秀弟子,有胜有败打了个不亦乐乎。

    最后,便是嵩山派的掌门大弟子左冷禅与周不疑的比拼了。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