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周不疑?咋不叫直不疑?

    “清玄,你怎地就用上了六地元茸汤?”葛长新眉头一翘:“这孩子这般年级哪里承受得起这等药力,简直是胡来。晴儿你把孩子抱出来。”

    药浴是武林中大门派在弟子筑基时给他们用的。一般来讲,宗门核心子弟在很小的时候,门派便会采集天地各种灵药,制成各种药剂,汤剂,洗伐全,使药力渗透体内筋骨经脉,去除杂质,提升潜力,为将来的修炼奠定基础,这样一来,他们将来修行起来,便会事半功倍,无论是外功还是内功,都进步迅速,比起普通人来讲,要省却很多的力气。

    但是这药浴也是有讲究的,这世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药方,针对着不同的人,不同的年龄,这药的功效也是不同的,与武学功法一般,这药剂的配方,也是掌握在各大门派世家手中,从不外泄,平常人也不可能接触到,就算是接触到了,也没有那个本事去搜集那么多的名贵药材。华山派可谓财大气粗,那些珍贵的药材,寻常人口服都难得,但现在却大把的泡在水里给周易洗澡,这也可见周易在周清玄心中的位置了。

    不过药浴所带来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舒适享受,药力的吸收若无内功心法支撑或是特殊按摩手法的按摩,轻则苦痛连连,重则一命呜呼。而一看就还不足月的周易,很明显就不会什么内功心法。也就难怪葛长新斥责周清玄的鲁莽了。

    当然这只是基于正常况下的推断,真实况是周易虽不会什么内功也不会什么真气,但上一世的修行已经到了化劲巅峰,洗浴药浴的次数也是寻常武师难以想象。何况,尽管说他抱丹失败,以致死,然而境界已到,心力已经抱丹得成。虽然穿越时没有带走心力,但是心力却强化了周易的神魂。以强大的神魂引动心力,以心力刺激周,加快药力吸收,虽说因为还小没曾将体练至化劲,吸收不了太多,单也绝不会有害的。

    “师父,弟子带他上山之前已经摸过这孩子的根骨了。根骨清奇,是一等一的习武之才,这药虽然药力强劲,只要我用真气为他按摩周道,便不会有害反而有益。”周清玄笑道,脸上浮现父的光泽。说着就要上前给周易疏通经脉按摩体,促进体对药力的吸收。

    葛长新沉吟片刻,上前去捏了捏周易的骨骼。一挥手:“你那点功力,等给这孩子伐毛洗髓之后,还能剩下么?也罢,就让老夫替我气宗,造一个天才吧。”

    “师兄你!难道是想?”高长云大惊,尽管他养气三十多年,听到葛长新这句话也不免心惊。

    “可是师父,你的功力会。。。”周清玄也想到了什么,极力阻止葛长新。“痴儿,天佑我气宗正道。这孩子经脉坚韧,若是以那指法点动。从襁褓里开始练气,我看剑宗那群人还怎么跟我们气宗斗!为了我气宗,这点功力又算得了什么呢?迟早都要跟着老头子进坟墓的。”说罢葛长新当即闭目垂眉,入定运功,忽地左掌抚,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向周易头顶百会上点去。周易不由主的微微一跳,只觉一股气从顶门直透下来。一指点过,立即缩回,只见他子未动,第二指已点向周易百会后一寸五分处的后顶,接着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柱、神道、灵台一路点将来,半柱香后,已将督脉的三十大顺次点到。只见他出指舒缓自如,收臂潇洒飘逸,点这三十处大,竟使了三十般不同手法,每一招却又都是堂庑开廓,各具气象,不知道是何等神功绝学,葛长新又跃起点在他任脉的二十五大,这次使的却全是快手,但见他手臂颤动,犹如蜻蜓点水,一口气尚未换过,已点完任脉各,这二十五招虽然快似闪电,但着指之处,竟无分毫偏差。待点到yīn维脉的一十四,手法又自不同。yīn维脉点完,葛长新径不休息,直点阳维脉三十二,这一次是遥点,他子远离浴桶一丈开外,倏忽之间,欺近去点了周易颈中的风池,一中即离,快捷无伦。

    最后带脉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经七脉都是上下交流,带脉却是环一周,络腰而过,状如束带,是以称为带脉。葛长新反手出指,缓缓点他章门。这带脉共有八,葛长新出手极慢,似乎点得甚是艰难,口中呼呼喘气,子摇摇晃晃,大有支撑不住之态。周清玄吃了一惊,见葛长新额上大汗淋漓,长眉梢头汗水如雨而下,连忙用紫霞神功隔空将自功力传递过去,高长云长叹一声,也是如此。只见葛长鑫一指点完倒退坐在椅子上,脸sè惨白,一道袍尽湿透,“还好有高师弟在,不然就算耗尽老头子的内力也完成不了这指法,青玄,老头子弄完了都这服德行。你这小子也不琢磨琢磨你那点功力够么?去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了”

    周清玄一下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什么也不说,双眼泛红,起后,两根手指搭在孩子手上:“晴儿,你让赵三叔再熬一锅醍醐酥,方师弟,你再去弄一锅XXXX汤过来”

    “恩师,这孩子经您老人家一阳指洗髓之后,经脉之中已有真气运转,虽然薄弱,却也是有了。只是我怕他心智不足,难以cāo控”

    “失控了么?”

    “没有”“那你担心什么,清微,扶老头子回去,我得好好歇歇,”

    “弟子来吧”

    “不用,等下你好好看着这孩子,他可是我华山的希望。”

    “那恩师稍后”周清玄跑回卧房,从边暗格中去了一盒丹药“这是弟子和方正打赌赢来的大还丹,对内功有奇效,还望师父笑纳。”

    “你到有心,嗯!宏、长、清、不,这孩子是我华山派不字辈弟子,既然如此,就给他取个名字,叫做周不疑吧,清玄,你看怎么样?”

    周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紧接着,周易就清醒了过来,这是给他取名字?

    而另一边,周清玄本想亲自给孩子取个名字,不过,还没等他想出个好名字,就听到了他师傅来了这么一出,周清玄整张脸都囧了起来,这分明是有预谋的,肯定是背地里不知想了多久的,而且肯定拟定了N个供参考的名字,否则不会这么轻易就取个名字,不过,正所谓:一rì为师,终为父,既然他老人家已经拿了主意,他又怎么能够反对?再说,师父对着孩子付出了这么多。。。在思量了半响之后,周清玄也只得无奈的应了下来。

    见周清玄应了下来,葛长新脸上也是露出了笑脸,他这是发自肺腑的高兴啊,经过上次魔教入侵和剑气之分,使得华山派总体实力一落千丈,从原本的天下六大派之一,降低到只有凭着五岳剑派这个同盟才能跟少林武当两派相提并论,可见实力下降的厉害,好在,下一辈弟子还算争气,着实是出了几个好苗子,华山七剑、双雄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这都是他们那一辈弟子闯下的名头,也算是让他颇为欣慰,而这个小徒孙也是不错,刚才随便摸了摸他的筋骨,到是发现这也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若是善加培养,也定然能为华山在加几十年的气运,正是因为这,葛长新才有了这么好的兴致,耗费功力亲自给这位小徒孙伐毛洗髓,也正因此才亲自为这位徒孙取名,对这位生来与众不同的徒孙,他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抱着这个徒孙,一张嘴都咧到耳根子。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就已过去了六年,此时,我们的主角周不疑,已经从那襁褓之中的婴儿,长成了一个聪明可的小童,一副粉雕玉琢的样子,再加上不同于普通小孩子的乖巧,在这华山上可是受欢迎的很。

    经过几年的观察,周不疑经已经基本确定,他现在所处的时空,绝非原来那个位面的明代,是距笑傲江湖剧开始的二十年前,他所在的地方正是五岳剑派之首的华山派,他老子是掌门弟子,清字辈中的佼佼者,而他则是跟未来的华山掌门岳不群同辈,不字辈弟子,名字却让周易吐槽不知多少次:“周不疑?咋不叫直不疑捏?”。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