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暧昧的惩罚

    叶馨柔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她一直以为,所有掌控权都在手中,直到今夜,才发现,原来,从见到萧泽的第一天起,从他们签署协议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已经被萧泽牢牢圈。她以为自己当时是只狐狸,猎人再聪明,也有疏漏的时候。她错的一塌糊涂,萧泽不是猎人,而是一只嚣张的雄狮,统治着她的一方世界。

    “你想要离开?”

    萧泽对于叶馨柔会到公司来,似乎一点也不例外。

    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依然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叶馨柔讪笑回答没有。

    “我想通了。做人没必要赶尽杀绝,我想为小琪积点德。”

    “是么”

    萧泽挑挑眉,起往叶馨柔边走来。

    大手挑起她的下颌,笑的有些冷。

    “是因为苏梓璐而不忍?你以为,就算这样,你就能跟他在一起?”

    他墨黑的眸子视着叶馨柔,一只手猛然搂紧叶馨柔,两具体紧密的贴合,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推开这个男人的锢。

    “这里是办公室,请你放开。”

    叶馨柔怕的不是被萧泽欺负,而是怕遇到沈冰。

    那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她希望跟这样的女人结仇。

    “那又如何?”

    萧泽凑近了叶馨柔,伸出舌头了一下她的耳郭,暧昧的气息喷薄而出,叶馨柔难以自制的红了脸,只得低声求他放开自己。

    “叶馨柔,如果你敢悄悄地离开,我不但有把握将沈如玉送上刑场,还能让苏行慎脑溢血发作不治亡。如果这样,你说,苏梓璐会不会自责,会不会一蹶不振?”

    “不!”

    叶馨柔想都未想夺口而出。

    她像掉进了万年冰窟,冷颤的望向萧泽。

    英俊的面上绽放着妖冶的笑容,墨黑的眼睛闪着邪肆的光芒。陌生的让叶馨柔想要避开。

    原来,这才是萧泽真正的面目。

    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俯瞰众生;又似一头雄健的雄狮,傲视万物。她自以为是的想要利用他,却不知,早已陷入他的牢笼。

    “你果然很紧张他!”

    萧泽眯着眼,危险的盯着叶馨柔。

    “他,是无辜的。苏行慎也是无辜的。求你,放过他们!”

    叶馨柔不敢跟萧泽争论了,小心翼翼的说,生怕他一恼怒做出那些事来。

    “诚意。”

    额?

    叶馨柔不懂,茫然的对视着萧泽。

    啊!

    叶馨柔低呼一声,萧泽将她搂得更紧了,紧的她的骨头似乎要碎了。她明白了,明白他口中的诚意了。

    踮起脚,双手绕着他的脖颈,轻轻吻上他的唇。

    唔——好美妙的感觉。

    萧泽觉得,跟叶馨柔接吻,是一种享受。他反客为主,霸道的攻城略地,似乎要将她沉溺在自己的吻中。

    砰!

    有人推开门走进来。

    叶馨柔哆嗦一下。

    敢直接走进萧泽的办公室,只有一个人。

    沈冰。

    她试图推开萧泽,却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萧泽抱紧她的子不让她转,而自己冷漠的说了一个‘滚’字,继续与叶馨柔的香舌纠缠不清。

    沈冰的所有骄傲被萧泽的一个‘滚’字彻底的踏在脚下。

    她仰着头,高傲的走出去,带上门,直直的走进自己办公室。

    她没有哭。

    只是双手搭在自己的手臂上,生生的划出几道鲜血淋淋的伤口,触目惊心。

    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对自己说过滚。

    而这个她深着的从小对自己宠有加的男人,在跟自己订婚后闹出那么多花边新闻,又当着她的面跟那个女人接吻。

    萧泽!

    叶馨柔!

    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我沈冰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萧泽当着所有员工的面,和叶馨柔一起走出去了。

    今晚,他没有带叶馨柔回家,而是去了酒店的总统房。

    晚餐也端到房间。

    叶馨柔忐忑不安的坐在萧泽对面。

    她总觉得有一种危险在靠近,却又辨不出到底来自哪里。

    “放心。我会如你所愿,让沈如玉监外执行。”

    听到这话,叶馨柔总算舒了口气。

    淡然的接过萧泽亲自调制的香槟喝了下去。

    好辣的味道。

    她皱皱眉,赶紧喝了一口水。

    “那天,其实,我想在各大媒体的镜头下,向你求婚。这枚戒指,是我亲手设计的。”

    萧泽语气低沉的说着,拿出一枚灯光下熠熠生辉的钻戒。

    看似很普通的样子,镶嵌着七种小钻石,相互渲染的光芒让这枚戒指看起来似童话中发出彩虹的颜色。

    戴在她的手上,是如此的别出心裁,典雅唯美。

    “不许摘下来,否则,我无法保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他一般真诚,一般威胁的低语。

    “为什么?”

    叶馨柔抬起头问他。

    既然跟自己求婚,为什么要跟沈冰订婚?

    “沈冰,触到了我的底线。这是我给她的惩罚。”

    惩罚?

    叶馨柔再次一颤,都不敢对上萧泽的眼睛。

    他的惩罚,是让人尊严扫地,骄傲殆尽,百般羞辱吗?

    好

    叶馨柔觉得口渴,咕咚咕咚喝干了面前的水。

    我这是怎么了?浑着了火似地,恨不得脱光衣服。猛然,对上萧泽似笑非笑的眼睛,恍然明白了。

    尽管没有亲生经历过,但这种感觉,燃烧着最原始的**,只想放纵自己,只想得到男人的充实。

    她支着桌子站起起来,手指指着萧泽,悲愤的责问:“你给我吃了那种药?”

    萧泽并不打算回答。

    他起走到沙发前,开始脱衣服。

    不,不行。

    叶馨柔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浑沌的大脑依然有着一丝清新。萧泽想要她,并不需要给自己下药,他这么做,一定还有什么目的。

    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想要夺门而出,可是门被反锁了,她根本出不去。

    洗浴间。

    门也是锁着的。

    上的燥感席卷而来,她不由得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自己的手放在火烫的肌肤上,引起一阵颤栗。

    强烈的药劲淹没为唯一的理智。当她看到一具阳刚之躯时,再也控制不住的扑上去。

    唔——

    “好舒服!”

    一句**的话从叶馨柔嘴里滑出来,吓了自己一跳。可是,她已管不了那么多,只想要他的抚,只想要将体填的满满的。

    这一夜,注定是个疯狂的夜晚。

    也是旖旎暧昧**的一夜。

    闪烁着的灯光将这一幕悉数记录下来。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前妻逆袭索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