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一夜索取

    萧泽微微挑眉,一丝戾气现于眉目间。

    “过来!”

    他伸出手低喝。

    叶馨柔眉头一颦,又抬起头,目光幽幽的盯着萧泽,一字一句说:“萧泽,你已经订婚了!”

    “那又如何?”

    萧泽注视着叶馨柔,心头竟有些开心。

    她还是在意自己。

    叶馨柔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你知道,我最不耻的是苏曼璐那种人,难道,我也要成为为人不齿的女人吗?”

    “我只是履行合约。”

    萧泽说着,欺而进,不顾叶馨柔的推搡,径自抱起她走进浴室。

    “萧泽,别让我恨你!”

    落入水的那一刻,叶馨柔恨恨地盯上萧泽。

    萧泽鬼魅的笑了。

    他的笑,总是带着邪邪的魅惑。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替你脱。”

    “不用,你出去!”

    叶馨柔撇过头。

    她发现,萧泽根本不是正常人,你无法和他正常沟通。

    萧泽耸耸肩,走出浴室。

    湿了的衣服的体跟没穿衣服有什么两样,叶馨柔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这时,浴室的门又开了,她连忙合上衣服。

    萧泽冲她暧昧的笑笑,将一睡衣放在水晶台上。

    复又出去,轻轻带上门。

    叶馨柔舒了口气,刚脱下衣服,忽然想到门没有反锁,复有上上衣,双手裹紧了走出浴缸,一只手刚碰到门把,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一惊慌,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

    砰!

    发出很大的声响。

    在她喊‘不要进来’的同时,萧泽推开了浴室的门。

    狼狈而又魅惑。

    这是萧泽当时的想法。

    “怎么,这么快就想投怀送抱。”

    他一边奚落,一边重新抱起叶馨柔,将她轻轻放进浴缸,检查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你出去吧。”

    叶馨柔尴尬的撇过头。

    她怎么可以在浴室出糗?

    萧泽却不像之前由着她了,三两下除去衣服,自己也跳进来。

    “你要做什么?”

    叶馨柔惊得双手抱住自己,警惕的盯着萧泽。

    今天,她真的不想,非常非常不想。

    “给你洗澡,免得你又弄伤自己。”

    “我不会了,你还是先出去。”

    萧泽就这么光着上,让她的眼睛无处可躲。

    “如果你想做点别的,完全可以拒绝我的好意。”

    萧泽凑过来,温的气息扑在她的面上,体不由得一阵颤栗。

    他话里的意思,她懂。

    她羞得底下头还没说‘我不习惯’四个字,萧泽手里已经倒了沐浴液,双掌覆上她的体。

    “别!”

    叶馨柔轻呼一声,双颊绯红,心跳加快。

    “洗完澡出去,否则,我会在这儿要了你。”

    叶馨柔的心咯噔一下,咬咬下唇,转过了子。

    萧泽的双掌似乎有魔力,在她的脊背滑过,引得她一阵颤栗,那是从心底发出的颤,带着酥酥麻麻麻的感觉。

    感觉到叶馨柔体的变化,萧泽勾起一抹笑,双手从她白皙的脖颈划过去,准确的握住了丰盈,挑拨着她的敏感。

    叶馨柔的体染了一层粉色,她羞愤的发现,她的体居然经不起这带着魔力的撩拨,嘴里不由得轻轻哼了一声。

    极轻的一声,却向是萧泽的邀请,他再也无法控制。

    水花溅了一地,他的脚步却稳如泰山,抱着怀里的人走出去。

    “求你,不要!”

    叶馨柔的泪湿了一脸。

    萧泽讨厌这样的泪水,她刚才为苏梓璐留了泪,这算是对她的惩罚。

    有时候,心和体并不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

    那一夜,他纵容自己。

    那一夜,她凉透了心。

    清晨时分,雨停了。

    萧泽望着怀里的人,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不能放了,真的不能放了。

    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再也寻她不见。

    其实,他是怕她的恨。

    因为她的恨,那么决绝。

    “萧泽,终止协议吧,就当我求你了。”

    倏的,叶馨柔睁开了眼睛,目光幽幽的盯着他。

    “协议已经开始。叶馨柔,不管你是不是愿意奉陪,但从苏梓璐带你离开的那一刻,这,已经不是你个人的恩怨了。”

    “你想要做什么?”

    叶馨柔从萧泽的眸光中看到腾升的戾气。

    萧泽轻笑,一只手勾起叶馨柔的下巴,在她的唇快速的啄了一下,慢声道:“我要毁掉苏梓璐!”

    “不可以!”

    叶馨柔慌忙说。

    果然是很在意啊!

    萧泽冷冷的眯起眼,“为什么不可以?因为你他。”

    “不是。”

    叶馨柔冷静下来了,从容不迫的回答。只是眉眼低着,探不出她的内心世界。

    萧泽突然感觉内心很烦闷,放开了叶馨柔,下走进浴室。

    他需要用冷水浇灭内心的狂躁,只怕失了分寸伤害到她。

    他原本不想伤害她,可是,她居然对苏梓璐动了。一想到这几天他们在一起生活,不管有没有做过什么,但他还是难捱内心的愤怒。就像一个小孩子,他最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这天早晨,气氛奇异的冷清。

    萧泽沉着脸,简单的吃了几口。

    叶馨柔毫无胃口,只喝了一点点牛

    “吃这么少?怎么,想用绝食来抗议?”

    “我没那么傻。”

    叶馨柔气恼的低头将两块面包叠起来大口大口的吃。

    面对她的孩子气,萧泽微微一笑。

    “我去上班了,你要是想出去,让墨送你。”

    叶馨柔眸光一亮,她以为,萧泽会将自己锢在这儿。

    “萧董。”

    她突然叫住了临出门的萧泽。

    萧泽面色一沉,她真的将自己当做她的金主,只是协议吗?

    “我想辞职。”

    “好。”

    萧泽高大的影走出叶馨柔的视线,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张妈将她唤醒。

    有些事,是该彻底了解了。

    叶馨柔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她还有小琪。

    上了楼,打开电脑,将商城的资金都转到小琪的名下。

    然后吩咐墨发车,她要出去一趟。

    这时,张妈拿着分机跑上来,说是少爷的电话。

    “怎么了?”

    叶馨柔不耐烦的问。

    “你女儿刚刚给我打电话让我接机。”

    什么?

    “萧泽,你卑鄙!”

    叶馨柔以为是萧泽的主意,他要拿小琪威胁自己。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前妻逆袭索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