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爱若刻骨铭心

    绿树成荫,白色的建筑格外突兀。

    苏梓璐跳下车,要抱叶馨柔下车。

    为什么男人总是在说喜欢你,要守护你的同时,还要想着占有你的体?难道这是男人的通病吗?

    叶馨柔的心冷了。

    她淡漠的说了声谢谢,又撇开目光声若丝丝流水。

    “我们的玩笑到此为止。请你送我回去。”

    “玩笑?”

    苏梓璐低笑一声,浓浓的忧伤似乎在空气中漂浮。

    “馨柔,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苏梓璐总是淡淡的忧伤和惆怅压得叶馨柔喘不过气来,她不是傻瓜,又不是无心,怎能不明白他的意和坚持。在沈如玉面前说的那些话无非是气话,她无法做到继续欺骗他,利用他。想至此,咬咬下唇,猛然转,对视着苏梓璐幽远的凤眸。

    白皙的脸上如罩着寒霜,她用讥讽的语气说:“苏梓璐,那晚我是故意的,因为我要用你来击倒两个女人,林依依,沈如玉!林家和苏家有今天,也是拜我所赐!所以,请你不要自欺欺人,我们,终究是敌人!”

    苏梓璐,是她最不愿伤害的人,可是,如果这么暧昧不清的走下去,伤害只会越深。就是撇掉恩恩怨怨不说,从昨晚,她已经不是苏梓璐心中那个纯的叶馨柔。

    或许,从四年前结果苏曼璐手中的支票时,她便已经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苏梓璐!

    叶馨柔心底喃喃一句,强迫自己对视着他如墨的眼眸内升出层层雾气,似乎遇了水凝结成冰,要戳破眼球。

    “敌人么?”

    苏梓璐似在问叶馨柔,又像是自言自语,终是摇摇头,弯弯唇角,露出一抹悲怆的笑。

    “不,不是敌人。也许前世我们就是一对人,注定今世要相逢。馨柔,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坚定过我的信念:‘我要娶你为妻!’。”

    阳光透过树荫洒在苏梓璐的肩上,叶馨柔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面前这个优柔俊美的男子,是金辉中的天使。

    他是来拯救我脱离苦海的天使吗?

    时间仿佛停止了,就连林中的鸟声都似乎消匿了。只有两颗年轻的心,在慢慢的碰撞。

    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万劫不复。

    苏梓璐的眼睛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澈过,那里没有过多的愫,平静如海。叶馨柔受了蛊惑似得,慢慢伸出手,好像触手间,便是永生的温暖。

    她的指尖冰凉,在触碰到苏梓璐温暖的面颊时,倏的收回了手,那一低眸,是苏梓璐未读懂的自卑。

    不管以前她是不是结过婚,但是现在,她已经脏了,真的脏了。她用自己的体完成了一场交易。

    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因为男人而心痛了。

    可是,她真的痛了。

    泪如绝提的海水喷涌而出。

    自从养母去世,她似乎再也没有流过泪。

    苏梓璐深深的叹息一声,怜的将她拥在怀中,那怀抱好温暖呵!叶馨柔贪恋的抱紧这属于她最后的温暖。

    温暖。

    是的,犹如来自亲的温暖,不用设防,不用怀疑。

    她不愿离开苏梓璐的怀抱,也不愿抬起头面对苏梓璐,只是埋首在他暖暖的膛。

    心跳的感觉也会有催眠的功效吗?

    叶馨柔在眯上眼的时候无声的说:叶馨柔,就让我放肆一会吧!

    苏梓璐静静的凝睇着睡眠中的叶馨柔,目光依然清澈。

    是的,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没有过多复杂的愫。

    ,亲是亲,他不会混为一谈。

    倘若,那些事真的是母亲做的,他也只能努力争取到最轻的刑法。

    馨柔,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或者,我的心,冰冻太久而麻木了?

    回眸,是浓浓的伤感。

    有一种相遇,是刻骨铭心,

    有一种恋,是痛彻心扉。

    苏梓璐,一个从未用过心的人,一旦用心了,便是惊天动地。

    叶馨柔没想到自己一觉睡到了傍晚,起,才发现苏梓璐不再。

    环视着简洁干净的房子,她柔柔的笑了。

    她会记得,曾今在这里,一个男孩留给自己的温暖。

    叶馨柔还是习惯于苏梓璐大男孩的阳光。

    再见!

    她走过客厅,打开了门。

    外面,却是两个穿军装的男生,笔直的立在门外。

    其中一个人,叶馨柔认得,是那个在医院给自己送过饭的小兵,张小飞。

    此刻,叶馨柔庆幸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个小兵的名字。

    “张小飞。”

    她试着叫到。

    “到!”

    标准的军姿。

    叶馨柔不由得笑了,当兵的,真有趣!

    “你不用这样,我又不是你的首长。”

    “首长说了,您以后是军嫂,就该敬军礼!”

    “军嫂?”

    叶馨柔苦涩的笑笑,也不反驳,对他说:“你可以开车送我回去吗?”

    “首长说了,要我们好好保护军嫂,三天之内,不能让军嫂出门。”

    “锢我?”

    叶馨柔表一愣,随即冷言问。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张小飞边一个高个的兵面无表的对叶馨柔说话,并伸出胳膊,拦住了叶馨柔的去路。

    无奈,她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不如索坐下来再想办法。

    没找到自己手机也没找到任何电话的叶馨柔乏乏的窝在沙发。她不想在这里面对苏梓璐,或者是她不想在以后的子面对苏梓璐,可是,她若是想方设法离开这里,萧泽那里怎么办。

    今天,看得出他恼怒了。

    他大概没想到昨里还陈欢在自己下的女人,今天便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他定不会放过自己。想起他会给的惩罚,叶馨柔的子,还是冷颤一下。

    只能,躲一天,算一天。

    反正她的最后一击,必须是在苏行慎倒台之后。

    晚饭,张小飞做了腾腾的面条。

    她很不客气的捧着碗吃了。

    却没想到,这样的生活真的过了三天。

    苏梓璐,也没有露面。

    她没心没肺的生活了三天,却不知,萧泽和苏梓璐正式交锋了三天。

    沈如玉买凶杀人的案子还没有落实,却因此牵出了她屡屡贪污受贿的事件,尤其是在苏曼璐公司面临倒闭时,她居然受贿两百万,塞入那个无底洞。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前妻逆袭索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