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欢爱半宵

    萧泽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水,这是正常的生理表现,尤其是面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

    叶馨柔的皮肤很细腻,完美的曲线,玲珑有致的酮体令人垂涎。

    萧泽有过很多女人,可是,他觉得叶馨柔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当自己发烫的肌触碰到叶馨柔凉凉的肌肤时,男的荷尔蒙冲上头脑,四肢百骸都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扯着,喉咙发干。

    再想后悔,再想灭火,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吻,如火,一路膜拜,叶馨柔的脸红了,她以为自己会像一个冰人似得接受萧泽的——,可是,他的抚摸让她不由自主的悸动,酥麻难耐,久违的感觉袭来,她羞涩的咬住了下唇。

    叶馨柔因为紧张体紧绷绷的,萧泽不悦的在她耳边说:“已经是当妈的人了,还这么紧张?”

    叶馨柔听了脸腾的烧红了,难堪的撇过头,为了防止萧泽胡乱说话,她在心中劝慰自己放松。

    夜色如水沉静。

    叶馨柔的青涩让萧泽兴奋又欢快。

    好像,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一夜索取,欢半宵。

    清晨,萧泽看着怀里的人儿,欣然的笑了。

    叶馨柔,我说过,你会成为我的女人,不管是体,还是心。

    萧泽在叶馨柔的额头吻了一下,轻手轻脚的下了

    其实,叶馨柔早已醒了。

    她看着萧泽走进浴室洗澡,刮胡子,从里到外穿上新定制的衣服。

    从一个女人的上走下去,和另一个女人盟誓订婚,这种事,只怕也只有萧泽这样嚣张的男人做得出。

    打开门,她听到萧泽吩咐道:“张妈,小姐吃中餐。”

    “知道了,少爷,您放心。”

    一个四十多年纪的女人恭敬的回答。

    这一刻,叶馨柔心头涌上别样的愫。

    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呵,那又怎么样?

    叶馨柔,不要跟萧泽有了肌肤之亲便胡思乱想,你们只是一纸合约的关系,他马上要和另一个女人订婚了。

    体就像散了架,慢吞吞的裹了被单移到浴室。

    浴室里有个很大的智能浴缸,温度表显示着水温。水面上飘着玫瑰花瓣和几片红花,看得出是萧泽离开是准备的。

    叶馨柔怔怔的盯着浴缸,心中百转千回。她想起有篇文章说:女人总是被男人的小恩小惠打动,可是,就连小恩小惠,他也不愿做。

    萧泽,你是想要俘虏我的心吗?

    叶馨柔右手捂着心脏,她害怕,害怕萧泽的小恩小惠充实在心脏。叶馨柔以为,这里事结束了,她便可以和小琪团聚,远离这里的纷纷扰扰,萧泽也好,苏梓璐也罢,都是过眼云烟。却不知,她已经深陷其中,从一开始,就陷进了一个巨大的谋。

    当然,想不到的事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的人,还有林依豪的父亲,林峰。他怎么也没想到几天时间,自己就垮台了。撤去了市财政局局长之位,没收了部分财产。若不是苏行慎到处打点,他已经锒铛入狱了。尽管这样,他还是恨着苏行慎,他觉得苏行慎没有好好帮忙,否则这件事就凭他,是能压下去的。对苏行慎的恨意更加深刻了。一想到从女儿嘴里得来的有关叶馨柔和苏梓璐的事,他兴奋了,因为他的计划更加完美了。他要苏行慎带着永远的恨意去死!在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消息。

    沈如玉以涉嫌买凶致人死亡罪被法院起诉了。

    苏行慎赶到时,沈如玉刚好带出来,她戴着手铐被两个女警押着走下台阶,苏曼璐拉着大哭的儿子哭哭泣泣的跟在后面,被一个警察拦下了。堵在门外的记者纷纷举起了相机。

    苏行慎让司机悄悄掉头,他知道自己就算下去了又能如何,只能到警局里了解况。他从心底里认为这是人为的栽赃,沈如玉从公司辞职了已有几年了,又怎么会雇凶杀人。

    苏行慎的车号被一个眼尖的记者发现,连忙拍了照相。他心中已经有了话题:省长夫人锒铛入狱,省长逃离现场以自求保。

    沈如玉从一开始就表现的镇静自若,昨晚沈靑没有回电,她便知道出事了,至于沈青会落网,她一点也不担心,十多年前,她的命就是自己的了,擅长用毒的她一定不会留下活口。和沈青通话的手机昨晚已经处理掉了,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这是件大案子,而嫌疑人的份又是如此特殊,法院和警局自然十分重视。尤其是苏行慎的亲自到来,让曾被他培养提拔至警察局局长的王阳颇为尴尬。他连忙请苏行慎进自己的办公室,大概说了一下案。当苏行慎大概了解了案后,陷入沉思。他忽然觉得,这一切,也许是沈如玉做的。多少年了,沈如玉的个他是知道的,当年,她差点让人侮辱了玉儿,又哄自己喝下迷药发生关系,拿着化验结果闹到家里,结果就是自己被爷爷狠狠揍了一顿后娶了她。婚后,她收敛了大小姐的脾,对自己百依百顺,渐渐的,他也觉得沈如玉是个好女人,起码,是个以自己为天的妻子。想到这里,苏行慎又想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美丽动人的女人,为了自己不惜抛下中央翻译员的份,来到自己边做一名默默无闻的文秘……哎!真是往事如烟不可回啊!

    王洋看着陷入沉思的苏行慎,不仅心中扼腕痛惜。

    苏行慎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官。当年自己是个一无人脉,二无背景的愣小子,刚从警校出来,怀着一腔血却报国无门。好在遇到了当时是警察局长的苏行慎,他破格提拔自己,而且在后来也是极照顾自己。可惜了,遇人不淑。沈如玉开后门的事他也听说过,却没想到,这次捅下这么大的篓子,如此顺藤摸瓜,怕苏行慎也要被拉下水了。

    苏行慎抽完了手中的烟,询问的口吻说:“那么,我可以见见她吗?”

    “当然可以。”

    这一点点方便之门他是完全可以做的。

    沈如玉被带到苏行慎面前时,一如既往的优雅,她冲苏行慎笑笑,坐到对面。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前妻逆袭索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