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下马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莱布恩特鲁奇看着天观,一脸嚣张的走上台,五行释放,一道黑sè光芒闪过,二星五冕骤然出现,一根通体黑sè的长棍出现在他手中,摆好进攻的姿势。这便是莱布恩特鲁奇的五行使——蟒纹棍,他是木系行师,此时他手中的黑sè长棍居然散发出隐隐的生命气息。

    萧天几人都是满脸轻松,等着看刚刚说大话的家伙怎么收场,表充满了戏谑,不过他们的位置并不在中间,注意他们的自然不多。

    天观在台上站定,淡黄sè衣袍随风而动,一股厚重的气息铺天盖地的从天观上释放而出,迅速覆盖了整个巨大的比赛台。

    铿锵声中,天观凛然而立,左手握盾挡在前,右手反手举着长枪背在后,站得笔直,仿佛脚底生根不动如山。土系行师的厚重感在天观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此时的天观仿佛是一棵岿然不动的巨树,一块不可动摇的磐石。

    台下众人惊呼!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一系双使,学院中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天才?”一位高年级的学生与旁边之人正窃窃私语。

    “没听裁判说吗,这是一年级的新生,我们没听说过也不奇怪,毕竟平常也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连教学楼也没在一起。”

    “就是,这一年学院也没有什么活动,学院各个年级之间的交流确实是少了些,而且这样看来他很低调啊。”

    …………

    各种惊叹声此起彼伏。

    不过这还只是个开始,伴随着一阵灵力波动,天观上闪耀起了淡黄sè光芒,一阵炫目之后,二星九冕骤然出现,两颗淡黄sè的六芒星围绕天观轻轻律动,头上令人炫目的九颗小小的冕星,此时宛若王冠浮现在天观的头顶上,给人介于真实与不真实之间的感觉。

    临近比赛这一段时间中,几人的高阶灵根天赋体现了出来,在疯狂的修炼下灵力再次得到提升,此时的天观灵力等级已经达到二星九冕的程度,即将步入三级行者。

    台下又是一阵阵嘈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一年级新生会有这样的等级,说出去只怕没有会相信。要知道他对面的二年级脱颖而出的莱布恩特鲁奇也才二星五冕,虽说等级不能全权代表实力,可是没有等级哪来的实力,灵力是实力的根基,没有灵力的支持,什么实力都是免谈。

    莱布恩特鲁奇更是被惊得外焦里嫩,他怎么也没想到对面这个刚刚才被自己几人鄙视过的一年级新生竟然是个高手,等级比自己还高。这不是扮猪吃老虎吗,不过此时的莱布恩特鲁奇还保持着希望,虽说对手的等级比自己高,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对方的年纪应该不大,而灵力等级却如此之高,不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就是用了些什么秘法,总之在莱布恩特鲁奇的心中,对面这个小子的根基一定不够稳。

    特殊看台上的几位学院大佬也似乎来了兴致,他们都将目光对准了台上二人。

    “老李呀,你以前见过圣晶神这小家伙没?”一位胖胖的圆脸老者笑呵呵的冲着旁一位干瘦老者道。

    “那边打过招呼,只要不闹太大的事就不要管他们,那个东西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几个小家伙怎么可能找到,这不,都快一年了也没传出什么消息,我看呀,他们估计也准备撤了,也注定这次的排名赛不会平静,好好看戏。“

    “不知道那件东西究竟是福是祸,如果薛老预测得没错的话……大陆恐怕要变天了。”

    “也不用太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件东西没找到,一切瞎猜都是没有意义的,等那件东西找到了就真相大白了。”

    “嗯,说得对,至少目前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好好看比赛!”

    二人交谈之时裁判已经宣布了比赛开始。

    莱布恩特鲁奇率先发起了攻击,蟒纹宛如真实的巨大蟒蛇仿佛活过来般,在棍头吐出了猩红的蛇信,直奔天观的眼睛。

    天观见状只是冷笑一声,体往下一矮,右脚猛力蹬地,体借助从地上传来的力量如炮弹般前冲,在快要接触到蛇信的时候天观左手中的盾牌顿时脱手,朝蟒头砸去。后的长枪枪尖渗出锋锐的寒芒,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挑向莱布恩特鲁奇手中蟒纹棍中靠近中部最不好用力的地方。

    以厚重著称的土系五行在此时却被天观演绎出了飘逸之感,着实令人惊叹,铿锵声中曙光审判之天极盾率先与蟒蛇头部接触,震得整条蟒纹棍微微向上偏移了此许,天观嘴角一翘,这个角度正好在自己的计算之中,枪尖不高不矮刚刚刺在天观计算好的位置上。

    就在这一瞬间,只见天观握着追魂枪的手向外一旋转,同时伴随着一股惊人的土系灵力随着死亡舞步之追魂枪灌注进入蟒纹棍上被枪尖戳中那一点。霎时间,一道刺眼的金光众那一点爆发开来,蟒纹棍上那条狰狞的巨蟒此时的表无比痛苦。

    而握着它的莱布恩特鲁奇手中感觉一阵巨震,再也握不住手中之物,只见威风凛凛的蟒纹棍此时被挑上了天空。

    此时的莱布恩特鲁奇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切的一切都出乎了他的预料,对方的等级,对方的五行使,对方的战斗技巧,对方凌厉的气势无一不深深震撼着莱布恩特鲁奇那颗脆弱的心灵。

    莱布恩特鲁奇被反震力弹开,正待要向后踉跄而去,这时天观一跃而起到了半空中,手中长枪向下划出一道闪着淡黄sè光芒的弧线,垂直砸在先前击中的那一点上,而右脚则直直的踹在莱布恩特鲁奇的口。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蟒纹棍在“咔嚓”一声中应声断裂,从空中掉落。而此时莱布恩特鲁奇的口却似乎在一瞬间凹了下去,又在下一瞬间恢复平整,甚是吓人。

    这场比赛在蟒纹棍在两声“铛铛”声中落地后宣布结束,此时的莱布恩特鲁奇已经从高台上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草地上,人事不知,口中突突往久冒着鲜血,看这样子是不能继续参加以后比赛了。

    莱布恩特鲁奇被工作人员抬下去治疗了,自己下的手自己清楚,不会致人于死,但也能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反正自己几人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何必受这鸟气。再说了,不管在哪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这是条万古不变的真理。

    那蹩犊子也在气人了,嚣张得那叫一个无边无际,不给他点教训就不是天观了。

    诚如天观所想,莱布恩特鲁奇确实再也无缘接下来的比赛了。最后莱布恩特鲁奇被诊断出骨碎裂,肋骨断了一半。好在他自己是木系行师,自我恢复力是极强的,不过这么重的伤势纵然能够痊愈不花个几个月调养也是不可能的,这还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后遗症。

    这场比赛也让整个学院认识到了新生一年级的实力,他们需要用全新的视角来看待这群面庞还透露出稚嫩的少年。

    这场比赛只是个开始,一个下马威让新生一年级真正进入学院所有人的视线,天观这一战向高年级学员亮出了新生一年级逆袭征途的獠牙。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