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深夜密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只见明特莱恩侯爵大约五十多岁,裹着华丽的金丝睡袍,不过形容疲倦,显出奢靡中的颓废。唯一还算正常的恐怕就只有那双眼睛了吧,还带有一丝活气。

    在玖风打量明特莱恩侯爵的同时,他也在打量他。只见此时的玖风浑包裹在黑衣之中,材比平常魁梧许多,甚至肥都比较明显,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脸上横四溢,长满了胡茬,与他原本清秀的样子相去十万八千里。声音中气十足又带半分沙哑,相当符合他目前的形象。

    “你想和我做什么买卖,说出来听听。”明特莱恩侯爵见玖风没有半分畏惧,心中便盘算了起来,语气也软了下来。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稳住对方,毕竟现在的自己没有半分抵抗力,而对方能在无声无息中进入到自己的房间便能说明很多问题,可见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现在自己的小命在别人手里,再不老实点就叫不识实务,自己很可能受到无谓的伤害。自己可是贵为侯爵,而对方一看便只是个跑腿的,要是自己在他手里出什么事,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毕竟自己是瓷器,而对方不过是瓦罐而已。

    玖风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倚靠在角的那名年轻女子,然后直视明特莱恩侯爵,意思再明显不过。明特莱恩也是堪称老狐狸的人物,怎么能看不出玖风的想法。于是他心思一动,便开口了。

    “小月,你先出去吧。”明特莱恩对上女子道。

    “慢着,侯爵大人,你这样做不厚道啊,看来你对这次的买卖没有一点诚意咯?!”玖风不慌不忙的对明特莱恩道,又好像在自言自语。明特莱恩的心思他怎能看不出,只在这名叫小月的女子一出去,玖风的人安全便得不到保障。

    心思被识破,明特莱恩干咳了两声,掩饰心中的尴尬。原本面对这种事他是不会如此失态的,但现在自己的xìng命被人家抓在手里,难免有些紧张。

    “兄弟,你的意思是……”

    还没等明特莱恩把话说完,玖风便站起来,朝那张奢华的大走去。角的女子害怕得瑟瑟发抖,不过玖风依然不为所动。来到她面前,一记左手刀斩在了其脖颈处,女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重新回到座位上的玖风直视着明特莱恩,开口道:”这下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我想这个买卖侯爵大人一定会一感兴趣的。“玖风顿了顿,接着道,“请问侯爵大人,贵家族在万宁城最大的敌人是谁?”

    明特莱恩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问这个问题,心中思量对方的意图。他也是为官多年的老油条了,深知不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要尽可能掌握主动权。

    “既然你来找到我,恐怕这些东西你们早已调查清楚了吧,又何必多此一问呢。若是我猜错了,你们并没想调查到这些,那么抱歉,我想我们之间也没有做买卖的必要了,你们的实力不值得我信任。”明特莱恩来了个反戈一击。

    玖风暗道,主人说得果然不错,这个明特莱恩表面上吃喝piáo赌样样都行,但若将这些抛开,他本其实是一个能力十分出众的人,又在官场浸yín数十载,应付这些事还是绰绰有余。刚才只是由于自己的好事被人家撞破,接下来xìng命又受到威胁,心几乎从高峰跌落谷底,难免有些不适应。现在的他则完全恢复过来,说话环环相扣,哪还有半点不堪的样子。

    玖风也不想啰嗦,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自己呆得越久就越不安全。

    “卡加诺尔这些年权利越来越大,而似乎你们两家从来都不交好,这些年他给你使了不少的绊子吧。而且我这里还有一件你绝不知道的事,想必听了之后,你一定会马上跟我们合作。”玖风让明特莱恩消化了一下这句话,这些都是事实,不由得他不信。过了一会,玖风接着道,“也许卡加诺尔的野心你还不太清楚,你还记得当年如rì中天的诺西家族是怎样逐渐没落的吗?”

    “你的意思是诺西家族想篡位?”明特莱恩冷笑道,“他以为诺西家族有那实力吗,现在都没落得只剩他们叔侄俩了,还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我承认最近二十来年卡加诺尔爬升得很快,几乎没有根基的他现在已经成为皇家学院八大董事之一了,不过我依然不认为他在有生之年能够有实力与皇室对抗。”

    “如果加上维克家族,以及云家和费家呢?”玖风同样以冷笑回之。

    明特莱恩心中一惊,暗暗咀嚼着玖风的话。一会儿之后道:“我凭什么相信维克家族,云家和费家会和卡加诺尔站在一条线上?如今的诺西家族还和他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吧,他们凭什么会与之合作,这合理吗。”

    “如果我说如今的维克家族,云家和费家在几百年前都姓诺西呢?”玖风风轻云淡的道,似乎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过听到这个消息的明特莱恩却再也无法淡然,双手和嘴唇都在轻微的颤抖。

    “你有什么证据?!”其实明特莱恩已经相信一半了,这些年来万宁城十大家族分成了几个势力,而维克家族,云家和费家始终是走得比较近的,而卡巴也从来没有和这几个家族的子弟发生什么大的摩擦,而且卡加诺尔也几乎从来没有和这几个家族发生过什么冲突,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刚好吻合。

    玖风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些疑问,于是提前作好了准备。

    “维克家族,云家和费家以及如今的诺西家族是不是各自有一块青铜碎碑?!这块碑的全名叫‘素离四方碑’,为原诺西家族之物,不知什么时候被摔成了四份,之后流落民间,不知去向,直到后来逐渐被这四大家族收归己有。这可不是什么巧合,单纯看这个青铜碑其实没多大价值,它不过是诺西家族第一代家主亲手写文《素离碑帖》叫人刻成一块四方碑,纪念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这几块残碑几大家族大都是从拍卖场中高价购得,相信侯爵大人清楚吧。其实这完全是几大家族自编自导自演的戏,只是为了消除其他人的怀疑,这几场戏演得天衣无缝,这才瞒天过海。”玖风委委道来。其实他也只是将他发现这个惊天秘密的过程讲出来了而已。他没想到当时自己好奇的无心之举现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场,真是事事难料啊。

    玖风的分析丝丝入扣,毕竟这些都是他亲自调查所得,说出来显得底气十足,眼神没有半分的闪烁。致使明特莱恩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异常的想法落空。

    听了玖风的分析,明特莱恩陷入了沉思。对方的眼神没有异常,要么说明他没有说谎,要么说明他专门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但是毕竟二者之间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明特莱恩毕竟是混迹官场数十年的老狐狸,对细节的把握可以说是入微之至,这件事上在他看来对方说谎的几率非常之小,而事实也是如此。不由得明特莱恩已经相信了七八分。

    “侯爵大人累了吧,来喝杯水吧。”说罢,提起桌上的水壶给明特莱恩倒了大半杯水,自己也添了半杯,并仰头喝下。明特莱恩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心大起大落,早就口干舌燥,于是毫不犹豫的端起水杯喝了个干净。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