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晴草山阴听管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想到这里,木雍心头顿时一松,望着萧天的眼神好像在说:“小子,你就在这里得瑟吧,不自量力。”还不屑撇了撇嘴。

    这一切萧天看在眼里,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心底却已经将木雍拉入了他的黑名单。萧天就站在韩玉蕾的边,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木雍见此景,知道继续下去也讨不了什么好处,于是打消了继续羞辱韩玉蕾的念头。甩了下衣袖,冷哼一声转而去。

    “你还好吧?”萧天不知怎么的,现在没有外人在他突然觉得再叫韩老师显得有些别扭。而不叫她韩老师又不知道该叫什么好,于是索xìng就不叫,直接发问,也避免了尴尬。

    “还好,她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韩玉蕾答道。

    “听说这件事卡巴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萧天不确定道,他没处在漩涡中心,对于这件事的了解也不多。至少目前这件事中对韩玉蕾不利的方面还处于可控的状态。

    “嗯,尽管现在局势还不尽明朗,不过已经有人来落井下石了。木雍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虽说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但你应该明白,有些事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也无法独善其,就像这件事中的我。疏远我对我来说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韩玉蕾苦涩的笑着。她突然发现这些年来自己居然没交到一个真心的朋友,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别人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女生觉得自己会在不知不觉中轮为配角,异xìng的目光只会韩玉蕾上停留,自己便成了那衬托红花的绿叶,当然会心有不甘。至于男人,大多数的只敢在远处望望,没权势没背景的知道即使女神和愿意和他们在一起,自己也一定无福消受。说不定哪一天就被高富帅当作眼中钉给除掉了。所以他们只敢占点眼神上的便宜。而有权势有背景的男人接近韩玉蕾的不少,可是韩玉蕾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上一个,甚至做朋友的都没有,因为那些男人目的中压根就没有这条。

    这么多年来生活的重担一直压在韩玉蕾一个人上,她小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全靠母亲一个人将她拉扯大。后来她进了行师学校,家中的负担就更重了,母亲再也无法支付她那高昂的学费,都是她自己边修炼边赚钱。母亲积劳成疾,在前年也去世了,家里便只剩下韩玉蕾一个人。回家办了母亲的后事,之后她便来到皇家学院应聘教员。凭借她刻苦修炼而来的扎实功底以及独到的教学理念与方法深受学院领导的赏识,特别招入了皇家学院。本来以她的真实修为是无法达到标准的,不过由于她其他方面足够优秀,于是学院下达了这个特别通知。

    “心放松顺其自然吧,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完便冲韩玉蕾挥挥手,从她边走过。萧天的语气平淡,看起来也是表面上的安慰之言。不过最后萧天那一个神秘的微笑却令她有些奇怪,她明白,萧天不会和其他人一样对她落井下石的。但这一笑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韩玉蕾百思不得其解。

    望着萧天远去的背影,韩玉蕾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她进行打击报复的时候,萧天这不一样的行为在韩玉蕾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高大,却很温馨;不壮阔,却很细腻。一时间她居然呆在了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卡加诺尔的府邸外。

    这里长年有一个乞丐在这里乞讨,他是一个残疾人,缺了一条右臂,而且是齐根断掉。即使浑邋遢,脸上也蒙了一层灰,不过从形和脸旁轮廓可以看出他的年纪并不大,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卡加诺尔的府邸说实话不怎么繁华,至于为什么有乞丐选择在这里乞讨没有谁知道。因为从始至终也没见过谁和他说过话,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和他说话,即使有好心人愿意施舍东西给他也只是放在那里就走了。有人问他什么问题他也从来不回答,以至于人们都叫他“哑巴小子”。

    “哑巴小子”每天做的事就是早上不知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然后就在卡加诺尔府邸正门对面的一个小巷口席地而坐,开始乞讨。因为小巷口有个简陋的小棚子,下雨天也可以呆在那里。自从前几年他来到这里,就一天也没断过。

    卡加诺尔也曾经以施舍的名义探过“哑巴小子”的虚实,几次试探无果后便就不再管他了。此后“哑巴小子”也没做出过什么引起卡加诺尔注意的事,于是他也就听之任之。他还暗自责怪过自己疑心太重,这是逐渐爬上高位这几年养成的毛病呐。

    自从萧天正准备开始着手调查费家和卡加诺尔的关系,他一开始的注意力就被这个所谓的“哑巴小子”吸引了。虽然他是那样的普通,就连老狐狸卡加诺尔也这样觉得,可是萧天在潜意识中却认为这个所谓的“哑巴小子”有古怪,也暗自观察了他好久,不过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萧天决定亲自去探探究竟。

    他来到“哑巴小子”的面前,站定了几秒钟。他不是老的掏钱拉近乎,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弯下腰将他面前碗中的所有钱拿走,揣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扬长而去。

    就在这时,“哑巴小子”的眼中竟然露出jīng光,不再是一脸呆呆傻傻的样子。

    萧天虽然在大步往前走,不过jīng神力却一直在后扫个不停。“哑巴小子”这个明显的动作萧天当然捕捉到了,心中顿时一惊,心中生起十二分的jǐng惕。

    之前萧天在观察“哑巴小子”,“哑巴小子”又怎么可能不好好观察他呢,尽管之前萧天的动作相当隐秘,不过也没有逃过他的观察。可见“哑巴小子”并不是他表面上那样呆呆傻傻。不过“哑巴小子”的动作也仅此而已了,眼中的jīng光也随即收敛,眼神暗淡了下去。

    萧天感受到“哑巴小子”的反常行为心中也不生起怪异的感觉。心想就连这样也不上当吗,不过不要紧,对方已经露出了一丝破绽。至少萧天目前能够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哑巴小子”绝对有问题。而且在刚才萧天已经给“哑巴小子”留下了一条线索能够找到自己,到时候再好好问吧。想必自己一定能从他上得到些有用的线索吧。

    “哑巴小子”缓缓从碗里拿起了一张纸条。上面整齐的写着奇怪的两句话:

    “晴草山yīn听管弦,丑寅卯时藏首音。”

    看完这两句话的“哑巴小子”的眼神先是迷茫,然后是沉思,最后终于露出了笑容。看了看夕阳,他收起自己那个破碗,然后伸了个懒腰便起走了。

    萧天从怀中摸出从“哑巴小子”那里“掠夺”来的几个铜币,看了看,然后微微一笑。心中暗道那个“哑巴小子”是否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呢,本来不想搞这么复杂的,但为了制造足够的神秘感,萧天也就心思一转,写下了那两句看似如同诗句的话。要是他看不懂的话那不是白费自己一片苦心。萧天也不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有些事是无法做到完美的,想要强调一方面就必须放弃另一方面。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