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美人怀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两人的形象竟然重合到了一块,韩玉蕾一时竟有些呆了。

    “韩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萧天见她无动于衷,以为她生气了,于是便一本正经的道。

    一句韩老师才将她的思绪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一笑恰如莲花般绽放。

    “老师想好好感谢一下你,毕竟这件事你帮了我大忙。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表达我的谢意。”韩玉蕾巧笑嫣然的道。

    萧天当然是比较吃惊的,毕竟萧天听过的这位冰美人的不少传闻,对于她的冰冷xìng格早就先入为主了。以前学院里的男教员单独邀请她吃饭,她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以她的xìng格做出现在的行为真是令萧天有些意外。

    只是微微愣神,萧天就马上回过神,立马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反正天sè也不早了,正当是吃晚饭的时候。对了,你说今天晚上吃什么?”

    “好吧,你带路,至于吃什么你说了算,我到这里还不久,对这些并不太了解。”

    于是韩玉蕾带着萧天直接出了学院的大门,直奔dì dū万宁城南的莱特烤店。途中遇上的男教员皆对他们俩指指点点,悄悄议论着什么。

    “没想到这冰美人喜欢嫩的呀,真没看出来。难怪像我这种成熟男人入不了她的法眼。”一位大腹便便,和卡巴体形有得一拼的中年猥琐男教员和旁流着口水的瘦竹竿男教员说道。

    而他旁的那位,除了流了满口的口水之外,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进旁边猥琐大叔在说什么。

    天边残阳在余晖中沉寂了下去,夜幕悄悄升了起来。出了学院大门后,他们走得并不快,好像谁也没有想要赶快到烤店似的。二人并肩走着,余晖中,二人的背影拉得老长。莱特烤店好像远,二人越走越僻静。十三岁的萧天高一米七左右,和韩玉蕾相已经相差无几。二人心中同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两人相隔三尺左右,静静的走着,都没有说话。

    韩玉蕾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强烈,一袭黑衣的萧天再次给她带来了熟悉的感觉。还是那轮明月,那个黑sè的背影,是如此的令她痴迷。不过马上,她就又将这个荒谬的想法抛到了脑后,并且强制自己不要去想起。因为她觉得这实在是太荒唐了。纵然萧天有实力在为期一个月的新生试练中猎取到二百六十二颗魔晶,她也不认为他能够解这无比厉害的青鳞碧涎蛇的毒。又结合当时的景,他不认为萧天在认出她的份后还依然会调戏她。从她平常的观察来看,萧天是一个对待事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人;她几乎就没有看见过他玩世不恭的一面。而且在她眼中,当时怀抱她的那个男人是那样的伟岸,而旁的萧天虽说已和自已差不多高,但现在在她的眼中却少了那份伟岸。她甚至在想,萧天是不是有个和他的背影很相似的哥哥。想到这里,她的脸不由得涮的一下红了。

    看到萧天并没有察觉,她不悄悄松了口气。毕竟是二十来岁的大姑娘了,韩玉蕾当然知道自己这是在想什么。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的她会默默想念那个几乎将她全看光和摸光的男人,虽然那只是他不得已而做的,而且也是为了她好。毕竟在那种况下生命是很脆弱的,多一秒就多一分危险。那个伟岸的背影是那样的有安全感,每当月光下她就会怀念那一份暖暖的淡淡的而又义无反顾的温柔。每次想到这里她就会心跳加速,满脸羞红,不自觉的低下头,不论是有人还是无人在旁边。

    这么多年来,她的体从来都没有像那样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她知道,那个有胆吸蛇毒的却没趁机干点什么的男人已经烙印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她想找到他,这么多年来她的心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打开,她想向他倾诉所有的思念。她欣赏他的义无反顾和没有趁人之危,不过也同样讨厌他的不辞而别。茫茫人海,要让她怎样去寻他。也许,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她报答什么,亦或许他留下的水壶被她好好的收了起来,她将吊坠上的一头黑sè地形龙标志看成是他留下的唯一信物。

    也许他在等待我们之间的缘分,她如是想到。不望着夜空,迷茫了起来。月华初上,他们并肩而行,相顾无言的两人各怀心事。想着那个看似遥远却是近在咫尺的梦。萧天当然不知道冰美人会为了自己认为理所应当的行为而感动得稀里哗啦。

    当黑暗如同一张巨大的幕布笼罩了天空,萧天听到远处有吵杂声。寻声望去,灯火通明,一间瓦房前居然闹非常。韩玉蕾飘远的思绪这才收了回来,抱歉的冲萧天笑了笑。

    走近后,萧天错愕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简直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来万宁城满打满算才两个月,而且新生试练那里就占了一个月,确切的说,呆在万宁城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中他几乎没有到城内去闲逛过,都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学院里。纵然是萧天这样一个消息闭塞到极点的人也不止一次听闻过莱特烤店的大名,莱特烤店名气之大可见一斑。

    不过目前出现在萧天眼前的是一间并不算大的瓦房,屋外大大小小摆了数十个小桌,而这些座位上都坐满了人。这些人穿着各异,有穿金戴银富甲一方的商贾;有头戴官帽,脚蹬官靴的官老爷;也有赤着上,喝酒划拳的地痞流氓;还有衣衫普通的平民百姓……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在这里都能看见,与其它吃饭的地方完全不一样。他们的谈吐、表各异,相同的是他们都在津津有味的吃着手中的烤串,享受的表不似作假。

    据萧天推断,这里应该是万宁城的南郊,因为之前不久他们已经出了南城门。这一趟走下来着实花了近一个时辰,难怪这一路走来都已经月华初上了。萧天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家名贯dì dū的烤店要选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生意还偏偏如此火爆。

    瓦房周围被一米高的篱笆围了起来,四周每隔五米左右摆着火盆,将小院内照得灯火通明。旁边有专门的侍者走动,不时朝火盆中添些干柴。

    老板是一位材佝偻的老者,也是莱特烤店唯一的烤师傅。莱特烤店的侍者不少,有专门切的,有专门串串的,有专门端盘上串的,还有专门调制自制黄麦烧酒的,唯独烤串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就是这名xìng古怪的老板。

    来莱特烤店最吸引众人恐怕就是一边吃着美味的烤串,一边喝着浓而不烈的自制烧酒,一边和边的朋友谈天论地。来过一次的人就决不会忘记这种浸入骨髓的享受。那烤串,只要一口就会让人会酥麻,外焦里嫩,给人无限的享受。没有人知道这种烤串的烤制方法,除了那个行事让人琢磨不透的老板。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