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心化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大多数的野兽和魔兽都喜欢昼伏夜出,而现在是白天,而且还是艳阳高照,萧天离开山洞的距离已经不近了,但还是一无所获。肚子却不管那么多,一路上一个劲的叫个不停,弄得萧天郁闷无比。而轻风随影中连一块干饼也已经没有了。

    萧天来到一块高约二十来的岩壁底下,向上望去,在中部靠上的位置有一个窝。凭萧天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一窝野鸡。通过仔细观察,萧天发现其中有干草枝在摇晃,于是立马判定这不是一个空窝,至少不会空欢喜一场。

    萧天脚踏七星步,九十度的岩壁如履平地,几个起落就来到了那个窝的旁边。找到支撑点站定之后,萧天探头往里面看去。还没等萧天看清楚里面的况,一只毛sè不怎么鲜艳的野鸡就猛地朝他扑来,这应该是一只母的。以野鸡的战斗力甚至连半兽都算不上,哦不,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记。虽说萧天没什么准备,不过依然游刃有余,就那样伸手一抓就捏住了它的脖子,然后手一用力,这只野鸡就一命呜呼了。

    萧天熟练的将其收入轻风随影中,正准备往回赶的时候,无意中瞥见窝里面还有十多颗小巧玲珑的蛋,萧天毫不犹豫的笑纳了。

    回到洞中,萧天首先看了一下韩玉蕾的况,发现一切正常,只是还没有醒。不过根据萧天的推断,韩玉蕾离醒来的时间应该不远了。

    走出洞外,萧天观察了一下四周,同样没有发现异常。萧天又一次来到山涧旁,找了一个浅水的位置,将自己的好几个水壶均灌满了清冽甘甜的山泉水。在旁边将鸡毛拔尽,然后伸手召唤出本命真火将鸡上的绒毛烧尽。接着取出匕首破开内脏,将其全部丢掉,只留下表面的鸡。在溪水中洗尽之后,正准备往回走,好赶快回去做烤鸡的时候,萧天突然瞥见水潭深处稀稀拉拉的竟有不少莲藕,昨天晚上夜sè笼罩,竟然没有发现。心思一转,今天何不换一下品味。总是吃烤的东西也是会吃腻的呀。

    想到就做,萧天快速脱掉衣服,跳进了水中,小心翼翼的朝莲藕处走去,害怕自己也遇到什么神秘未知的危险生物。

    萧天没有取泥土下的藕,而是取了几大张荷叶和相当多的莲子。

    回到洞口,萧天在四周找了些柴火,就在外面的空地上生起了火。而且还在火堆旁边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弄了些的灰烬进去。然后将摘来的莲子弄碎,和上自己带来的佐料,全都塞进了鸡的肚子中。接着整只鸡用几张荷叶包得严严实实。一切就绪后,萧天将它放进了事先挖好铺满灰的坑内,表面同样盖上灰。不仅如此,萧天还一直在土坑上生着火,保证一定的温度,确保鸡最后能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萧天的肚子也叫得越发的厉害。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萧天迫不及待的拨开土坑上的灰烬和泥土。顿时一股令萧天唾液以极快速度分泌的香味毫不吝啬的往鼻孔里面钻。萧天毫无形象的撕下一个鸡腿,开始大口朵颐起来。萧天头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厨艺还可以jīng湛到如此地步。

    撕了一块又一块,当萧天消灭了大半只鸡后,萧天终于满意的摸了摸肚子。朝洞中的方向看了看,萧天将剩下的小半只鸡用干净的荷叶包好,放在旁边。萧天径直走向给韩玉蕾晾晒衣服的地方,这个天气下,衣物早已经干了。收下衣物,带上鸡,萧天大步进入了洞中。

    再次检查了一下韩玉蕾的状况,萧天推断韩玉蕾应该在一会儿之后就会醒来,这也是自己该要离开的时候了。将衣物折叠整洁放在了韩玉蕾的旁边,那小半只鸡和一壶水也留下了。最后临走时,萧天还为她留下了一瓶之前为她敷的那种外伤药以及一些干净的绷带。

    萧天带走了墙角神秘的大蛋,却依然将赤火列猪的魔晶留在了洞口,他不希望自己走后出什么乱子。

    萧天离开了,带着一种莫名的心。望着似火骄阳,心里觉得空落落的,似乎少了什么东西。来不及再多想什么,自己这几天的状况已经比大家落下了太多,一定想抓紧一切机会弥补起来。萧天一扫刚才的惆怅,眼中多了一抹摄人的金光。

    大约一个时辰后,韩玉蕾的突然手指动了动,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山洞中,但是自己周为什么会那样柔软呢。仔细感受后,韩玉蕾才发现正躺在一柔软的被子里,上还裹着一件男人的衣物,顿时吓得花容失sè。好好检查了一下体过后,发现结果是虚惊一场。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她喃喃自语道。

    甩了甩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头,韩玉蕾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记得自己趁着月sè在一个水潭中沐浴,后来突然出现一名男子,调笑了自己几句。突然自己的大腿一疼,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想起大腿应该受伤了,韩玉蕾连忙掀开被子,撩开自己大腿处的衣物,发现右腿腿根处的绷带,脸sè马上红得跟熟透了的苹果似的。正在这时,她突然瞥见旁边的药瓶,绷带和半只野鸡,心中若有所思。拿起药瓶,发现上面清楚的写着药的用量和换药时间,她知道,那个人是不会回来了。向外面看了看天sè,应该到了该换药的时候,韩玉蕾轻轻撕开了绷带,两个腥红的小点出现在雪白如玉的肌肤上。韩玉蕾猛然一惊,她的见识自然不比萧天少,连萧天都能凭借这种伤口辨别出是青鳞碧涎蛇所为,韩玉蕾又怎能不知道呢。

    同样她也对青鳞碧涎蛇的毒xìng十分清楚,而这只是外伤药呀,由此她感到十分的困惑。因为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青鳞碧涎蛇蛇毒的特效药,就算是现在最有效的药也要修养数十天,再配上些珍贵的药材才能够痊愈。可是自己明明感觉现在自己的体没有半点问题了呀。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昨天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六个时辰,自己却差不多痊愈了。怎么可能呢,太不可思议了。

    似乎一瞬间想到了什么,韩玉蕾的面颊羞得更红,同时心中涌出了强烈的感激与不安。出现这种况只有一种可以,那就是那个人帮自己把蛇毒吸了出来。一想到受伤的是如此**的部位,韩玉蕾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当她想到那个人帮她吸出蛇毒要面临多大的生命危险时,又忍不住为他担心。他的影渐渐地和黑暗下,潭水中那个影重合了起来。不管昨天晚上的语言多么轻佻,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深深的打动了韩玉蕾,那颗常年冰封的心似乎有一角已经开始融化了。

    没有过多的迟疑,韩玉蕾换上了萧天留下的外伤药,然后用绷带缠好。顺手取过旁自己的衣服,为自己穿上。穿衣服的过程持续了很久,看着那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韩玉蕾竟然有种不舍得打开的想法,连她自己也为此感到十分吃惊。磨蹭了半天,总算还是将衣服穿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