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想不到的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由于魔兽的临死反扑甚是凶猛,再加上此次战斗动静有些太大了,引来许多魔兽加入战团,他们最终不敌,撕开玉帛传送了回来。而剩下的几名兄弟在众多的魔兽的围攻中侥幸逃脱,继续进行着试练。

    他压根就没有提萧天的出现,萧天是造成这种局面的关键xìng人物,更确切的说,是萧天令他们的这次任务直接失败的。更何况他也害怕萧天回来之后将这件事给抖出来,到那时候他们全都得玩儿完。再说回来,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卡巴和韩玉蕾赌约的事,虽然事先卡巴没有和他们明说,可凭借自己平时对卡巴的观察,再联系这次的作弊事件,他也隐隐明白了卡巴的目的,所以絶不能在此当着如此多人的面驳卡巴的面子。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萧天这件事也只能瞒下去了,因为一旦戳穿对自己这方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好处。

    “先抬他们下去休息吧!”卡巴向旁等候的工作人员吩咐了一声。

    随即转头对剩下的几位教员问道:“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大家都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只有韩玉蕾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卡巴此时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的,不过他却更愿意相信刚刚那个学员说的都是真的,至少那样,他还有获胜的机会,这次他可是下了血本的呀。

    “卡巴兄不用担心,二班学员勤奋好学,基础扎实,不会有问题的。”一位尖嘴猴腮的教员冲着卡巴谄媚的道。

    “你是好样的。”卡巴对这位教员的表现很是满意,边说边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脸上渗出了些许笑意,将刚刚的担心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然而在他这个动作还没有做完的时候,突然空气又是一阵扭曲,又是三个昏迷不醒的学员从天而降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呆住了。

    “怎么又是二班的学员?”一位不会察言观sè的教员脱口而出。

    卡巴听见之后,转头目光yīn狠的盯着那人,众人也都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而韩玉蕾还是那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终于感受到了大家的异样,那个教官才冲着卡巴抱歉的笑了笑,然后尴尬的低下了头。

    卡巴仔细一看发现其中并没有李河,心中甚是奇怪,但看他们都伤得不轻,并且一个个都进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一时又不可能把他们叫醒,于是打消了马上盘问的念头,挥了挥手叫人将他们抬下去治疗修养。

    卡巴心中其实还抱着一丝念想,希望李河能够给他带来奇迹。李河是他亲自挑选的行动负责人,修为是一行人中最高的,除了冲动之外,其它方面都还称得上中规中矩。

    众人看了看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也就纷纷离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如今天sè已晚,再加上出了这种事,气氛总不是那么令人愉快的,教员们都没有了玩的心思,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打坐jǐng戒起来。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一个人影偷偷摸摸的出了帐篷,轻手轻脚的溜向了另一个帐篷,而这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甚至没有引起守夜之人的注意。

    今天被卡巴盘问那人名叫罗小皮,是个头脑灵活,心思细密的人。今晚,他们六个人被一起抬进了帐篷,待为他们处理伤势的人走后,他没有半分停留,连忙从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来到门边,轻轻撩起一角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后,他快速回来将众人一一叫醒。给他们说明了厉害关系之后,要求他们全部都得统一口风,不然全都得玩完。众人权衡之后也都欣然同意。

    而刚刚偷偷溜出帐篷的也是他,他这是要去另一个帐篷干同样的事。来到后来传送回来的三人的帐篷里,罗小皮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起初三子还有些犹豫,觉得这样太便宜萧天,心有不甘,可是在罗小皮三寸不烂之舌的强烈攻势之下,三子不一会儿就缴械投降了。最后总结出了:这种损人害已的事只有傻子才会干。

    就这样,一条统一而坚固的战线也就形成了。

    镜头回到山上,时间拨回两个小时前。话说萧天收好魔晶之后,将四人全部拖到了一起。伸手摸了摸,萧天将他们上这两天猎杀魔兽所获得的魔晶全部清理了出来,数量着实把萧天吓了一跳,数了数,竟然有百颗之多,他们十人若是平分这些魔晶,一个人也能分到十来颗,从数量上来讲已经和萧天不相上下了。

    萧天心中跟明镜似的,之前目击过这群人擅自使用战技卷轴,那么现在这个成果其实也是在预料之中。萧天继续搜,由于这几个人都是被萧天打晕的,没来得及将上的战技卷轴全部用完,还剩余有一些,于是纷纷收入囊中。萧天本想留一些下来当证据的,转眼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刚刚传送走那群人不是太笨的话是一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况且仅凭自己一个人的话和这几卷微不足道的卷轴,是无法指正他们的。更何况萧天根本就没打算真的把他们怎样,惹到了自己,以自己的方式给他们惩罚就可以了。双方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样做对萧天自己更是没有任何好处。

    萧天一向憎分明,若他们之前没有惹萧天,萧天其实也懒得管他们在那里胡作非为,但是李河不长眼,好死不死的触怒了萧天,这只能活该他倒霉。

    一切办妥之后,萧天将李河之外三人的传送玉帛撕开,将三个送下了山,却唯独留下了李河。萧天深知此处不可久留,于是拎起昏迷中的李河朝远处而去。

    找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山洞,大约在海拔五百米的地方。萧天将李河放下,自己也在李河旁的地上盘膝坐下,静静的恢复灵力。不知过了多久,李河终于醒了。迷迷糊糊中看见了旁之人,吓得他惊叫一声,子也不自觉的向后蜷缩,满脸的惶恐之sè。这时萧天也一下子张开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河。这倒是让李河有些不知所措,缩成一团的子也开始微微的发抖,最开始对萧天的轻视之心一扫而光,现在有的只有畏惧。

    “感觉怎样?”萧天淡淡的问到。李河似乎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一声不吭。萧天接着说,“既然你醒了,那么我的事就干完了,为了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我决定收走你的玉帛,这里是五百米,如果你想一个人杀下山去我不拦你,不过到时候是死是活我可管不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试练结束那天我会到这个地方来将玉帛交还给你。”

    李河闻言立刻慌忙的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发现玉帛果真不见了,jīng神瞬间萎靡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十六岁一星七冕一级行者,实力也就相当于实力强一点的半兽,真正斗起来恐怕连普通的列矢兽都不如。之前要不是他们人多,而且上带着相当数量的战技卷轴,他早就死无葬之地了。更何况这还是五百米,列矢兽多如牛毛,而且还不时有合夭兽的存在,想要走到山下,无异于痴人说梦。

    萧天讲完也不停留,径直走出山洞,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远方。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