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苍蝇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战神戟不愧是顶级五行使,居然能够在不使用任何战技的况将这头尘嚣魔狼的头劈成两半。因为有破杀的第二战技——化盾那极尽恐怖的防御力,同级别的尘嚣魔狼至少在目前是破不开防御的。萧天此时能够放手施为,到目前为止第一次将战神戟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在接下来的八头尘嚣魔狼中,在萧天用战神戟砍翻了五头之后,剩下的三头魔狼的攻击明显迟缓了下来。而萧天后的破杀化盾的光芒在狂化魔狼的疯狂进攻下也在一点点的变淡,终于,当成功斩下第五头魔狼的脑袋时,破杀再也无法维持化盾的状态,化为点点黄光,隐入了萧天体内。此时双方都已经到达极限,萧天虽有破杀的保护,但狂化后的尘嚣魔狼的攻击力又怎能小觑。虽没有给萧天带来什么实质xìng的伤害,强大的冲击力也依然令萧天体内一阵阵气血翻涌,好在萧天从小对体的训练已经令他的体强度达到了一个非人的地步,对魔狼这种程度的攻击还能够承受。萧天在三头气势弱下来的魔狼眼神里面感觉到了恐惧的绪,可是绝对没有退缩之意,这令萧天不暗暗佩服,同时也有些纳闷。“按理说狼群的确是凶猛,可他们也同样是狡猾的代名词,虽不及狈,不过在魔兽界也是排得上号的,可为什么明知这是个九死一生的境地却未萌生半点退意?”萧天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虽说这是山脉北面,魔兽相对较少,可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再拖延一会儿势必会引起更多魔兽的注意,到了那个时候,再想要逃出升天可就难了,除非是放弃比赛直接传送离开。可萧天哪会甘心,这进山还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这样被传送出去的话,比赛肯定是输了。其实这个比赛对于萧天来说不是最为重要的,他还有自己的目的。此行他有三大目的,第一,收服一批人,令他们刮目相看,有将来的争霸大业作最初的人才储备;第二,这是一次绝佳的试练机会,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救命的微型传送阵,所以萧天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不用怕将命丢在这里;第三,萧天还需要给自己赚钱,不只是生活费,还有在修炼方面的花销。而以萧天现在的状况,猎杀魔兽获得魔晶则是最好的方法。更何况他还有天地异宝——寒玉盒,这更加有利于他收集魔晶赚钱。平rì里基本上都是待在学校,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机会出来猎杀魔兽。想到这里,萧天运足全灵力,提着战神戟冲了上去。正当这时,却从南面由远及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仔细听来,数量应该不少,但不知是魔兽还是行师。不过萧天此时却已经是jīng神高度紧张了,现在的攻击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知后面多半还有危险,但萧天已经孤注一掷了,冲上前去和三头尘嚣魔狼做最后的搏斗。破杀此时暂时是不能用了,萧天只有靠灵巧的法来躲闪魔狼的攻击,而山坡后面的动静却是越来越大了,还隐约听到有人的吆喝声:“哪里逃!”由此萧天隐约判断出的是,前面有一群魔兽被后面一群行师追着正往自己这边来,而且萧天还注意到这吆喝声明显还有些稚嫩,猜得不错的话,这群行师应该是这次出来试练的学员。想到这里,萧天心头一紧。自己在整个学院还算是小有名气,而在新生一年级更是相当出名,虽然他平时不招摇,不显山露水,可在新生一年级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同时更重要的一点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土系灵根,拥有的是土系五行使,可是他现在却用的是战神戟,要是让其他人看见了,萧天的秘密就不可能再是秘密了。所以萧天绝不会许这种况的发生,于是他加快了进攻的步伐。突然,战神戟上金sè光芒微微一闪,刚刚疲于应付的魔狼有两只都在摄虚圣斩下首异处,剩下的那一头被萧天突进过程中的一个横扫掀翻在地,料理完那两只魔狼的萧天没有半分停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脚狠狠的踏在了最后这头魔狼的颈部,伴随着一阵骨头断裂的声响,魔狼的体一动不动了,随后迅速收好了战神戟。还没等萧天喘一口气,面前的山丘上就出现了一大片的魔兽,其中不乏实力不俗的,好像都在惊慌逃跑的样子。还不时的朝后面看几下,厉害的不时还能朝后面发出一些稍远的攻击技能,实力弱的就只能埋头朝前面狂奔,但仍不时有魔兽在后方不停的攻击下丧命。只是随后一瞬间,萧天就看见后面出现了一群人,年纪都不大,大概有十多个的样子,而且清一sè的男生。萧天看了眼他们前的标志,正是新罗皇家行师学院的,再看袖口袖了一个“二”的字样,他们的份也就呼之yù出了——正是这次试练的二班学员,猥琐男卡巴的学生。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事其实很简单。卡巴一心想对韩玉蕾一亲芳泽,苦于韩玉蕾是学院的老师,虽然家里没什么背景,却是深受学员们的戴,而且对学员是循循善,教学成果有目共睹,是比较受学院领导关注的教员。此外她的美貌也令无数男教员心动,同时也在暗中较着劲,其中同样不乏家世显要的。所以对于韩玉蕾,卡巴其实一直都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这次的新生试练给了卡巴一个绝佳的机会,他还暗自窃喜了好久,随后一个损招就这样被酝酿了出来。对面二班的学员也看见了这边的萧天,有些人连忙慌张的往后藏什么东西,虽然动作极快,却依然被萧天给捕捉到了,萧天只是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的心中跟明镜似的,干脆双手抱,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人,一声不吭,暗中却在静静的恢复灵力。这时被追赶的魔兽也都停了下来,围成了一个圈,头向外,摆出了攻击姿势,大半的都伤得不轻,看样子都好像都成了强弩之末,它们居然将萧天也当成了围剿者中的一员。“萧兄,真巧呀!大家都知道,山南的气候比这北面可是要暖和许多,魔兽的种类和数量也多得多,为何萧兄还要选择来到此处?”对面一个看似领头的学员yīn阳怪气的冲萧天说到,这人名叫李河。萧天之前看见过他们的行径,当然知道他们从进山开始到现在都干了些什么,但是萧天此时依然不肯管闲事,只要他们不来惹自己。于是道:“我喜欢清净点的地方。”萧天的语气不咸不淡。萧天理不理的语气令对面众人有了点怒意,其实是人都不喜欢别人戳自己的软肋,比如头大的人相当反感别人叫他大头,即使别人是在叫他自己的犬也一样;长得矮的人则最讨厌别人叫他矮子或是侏儒……诸如此类,平凡的人最讨厌人家对他的无视,此时对面二班的学员就是这种心。李河本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xìng格,哪受得萧天这般无视,当下就想给萧天一点颜sè瞧瞧。他心想他们十人联手在这两天中从来都没有失过手,自信心难免有些膨胀,却早已将这两天连战连捷的真正原因给抛在了一边,邪邪一笑,指着地上萧天刚刚经过一翻惨烈战斗杀死的十头尘嚣魔狼,道:“萧兄,这些尘嚣魔狼都是我和我的兄弟们杀死的,对吧,这些魔晶是不是也该我们取走呢?”萧天着实有些惊讶,这些人居然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还是那样的明目张胆。萧天心中冷笑一声,但是依旧面sè如常,接过话茬道:“有本事自己取!”说完还朝离李河最近的一头魔狼尸体努了努嘴。李河原本是想激怒萧天,可是萧天从始至终都笑意盈盈的脸让李河不失去了判断,不知道萧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由于不明虚实,李河不敢自己上前去取,而是向后一人示意:“三子,你去看一下!”那人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缓缓地向那头魔狼的尸体走去。而魔狼尸体却离众魔兽不远......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