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死一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恢弘天下 书名:锥世
    萧天这次的渔人当得是相当称职,抓住自的优势与敌人的弱点,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而且他对时机的jīng确把握令人叹为观止。每次的进攻看似无迹可寻,却又有其独到的用意,总能以最简捷最有效的方式将到来的危机化解。

    此时萧天最想做的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调理好自己的状态,不论是灵力还是体力都要恢复到最佳状态才有可能在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拥有自保的能力,目前这对于萧天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

    山脉北面,海拔大约四百米左右的一棵大榕树的一根大枝丫上,萧天盘膝静静的恢复着灵力,而体力也在他强悍的恢复能力下一点点恢复着。不知不觉间已是月华初上,淡淡的洁白月光洒在森林中,在绿叶嫩草上掩映出嫩的倩影,风儿在山间吹拂,茂密的绿叶在微风中摇曳出阵阵涟漪,萧天沐浴在这宜人的风景中,好不自在。在某一时刻,他突然双目睁开,站起来,不在微风中伸了伸懒腰。突然,他凝目远视,乍见一抹金sè的光影从远处疾驰而来,速度虽快,却不免有些踉跄。待那道光影近些了之后,萧天发现那是一种体形中等的魔兽,名叫金齿鬣狗,是鬣狗类魔兽中比较罕见的种类,鬣狗的本事基本上都集中在牙齿上,而拥有攻击xìng最强的金系的金齿鬣狗的撕咬力则更是凶悍。

    鬣狗类魔兽,外形略像狗,头比狗的头短而圆,毛棕黄sè或棕褐sè,有许多不规则的黑褐sè斑点,虽外形像狗,其实更接近猫科动物,其超强的咬力甚至能咬碎骨头吸取骨髓,后肢比前肢短,奔跑姿势不好看,但却耐力惊人,是相当难缠的对手。金齿鬣狗是群居动物,不知道怎么的,这却是一只落单的金齿鬣狗,不过从它有些踉跄的步伐可是看出端倪,它应该是受了伤。这时萧天注意到金齿鬣狗后不远处它刚刚跑过的小土坡后面有响动,隐蔽好形,朝那边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群形中等的土系狼类魔兽——尘嚣魔狼,而当萧天仔细观察时才发现头狼的背上还趴着一头体形略小的魔兽,他辨认了好久才认出来,那是一头罕见的尘嚣魔狈。

    狈是狼和狐狸交配生下的物种,而成功长成狈的概率却极低,通常要一千对中才有一对,由于狈的前腿特别短,所以走路时要爬在狼的上。狈一旦出生,就成了狼群的军师。狈是极其狡猾的动物,其聪明的程度远超过了狼和狐狸,可以很容易的逃脱敌人的追击,甚至还能够指挥狼群进行战术xìng掠食。通常有狈参与的行动,不管是逃跑还是掠食都能够非常成功,有不俗的斩获,这样,狈在狼群中的地位才得以稳定。

    可以推想一下此前战斗的经过,一群毫无防备的金齿鬣狗在以狈为军师的狼群的围攻下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而狼群解决了大部分金齿鬣狗后,依然不依不饶,紧追不舍。而它们也不慌忙上前一下子将之解决,而是不远不近的掉在后面,这就是狈的高明之处,它明白给敌人垂死一击才是最可怕的,有狈的狼群果然是如虎添翼。

    当狼群逐渐近慢下来的金齿鬣狗,来到萧天所在的那棵大榕树的正下方时,萧天动了,只见他运用天链七星步中天玑级的制空之术,自上而下俯冲了下来,摄虚圣斩已经直指头狼背部的狈。狈就相当于整个狼群的神经中枢,只要打掉它,习惯于狈指挥的狼群就会自乱阵脚。狈似乎看出了萧天的计划,微微仰天轻轻的嘶鸣了一声。狼群似乎得到了什么指令似的,头狼向前轻轻一跃,避开了萧天攻击的要害部位,随后仰头向萧天喷出细而密的沙尘。随后群狼也都如头狼一般向萧天喷出尘沙,只见一簇簇土黄sè的沙尘铺天盖地地向萧天涌来。这个沙尘就是尘嚣魔狼的看家本领之一,有两种效果,一是浓稠似泥浆,有遮挡视线和干扰部分灵力探测的作用;二是带有吸附效果,只要被沾上一粒,周围的颗粒就会像嗅到腥味的猫,蜂拥向那个地方,并且这个沙尘带有毒xìng。

    萧天这时的况万分危机,这种况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长久锻炼出来的绝强的判断力与随机应变的能力令萧天作出了最为有效的判断。

    “这群狼将鬣狗追杀至此处实力同样是大受损耗,攻击不能够持续过久,只要坚持过这一阵,那么肯定胜利在望。”一瞬间,萧天的心中闪过这般念头。

    他牙关一咬,将天枢级的游龙法、天玑级的制空之术施展至极致,硬生生的使自己高速下降的体重新向后拔高,同时一个漂亮的后空翻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尘嚣魔狼群的堪称完美的进攻,萧天的形在学会了天链七星步之后更显得赏心悦目,一连串的动作显得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头狼背上的狈眼珠一转,趴在头狼耳边轻轻的嘶鸣了几声,头狼会意,用恨恨的目光看了一眼萧天,然后再饱含留恋与不舍的注视了伙伴们几眼,好似告别,又好似传递信息,然后后腿奋力朝地上一登,带着狈,宛如利剑一般朝另一个方向奔走了!

    萧天稳定好形,注视着下面奇怪的一幕甚是不解,不过他也没有贸然追击头狼,因为目前他面前还有一大群虎视眈眈的敌人,他不敢有半分松懈。这时群狼的进攻似乎更加凶猛了,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石弹铺天盖地的向萧天笼罩而来。萧天只感觉此时的自己像是一块靶子似的,弄得他哭笑不得,本来是想好好当回猎人的,可是到头来反倒还成了猎物!

    萧天此时在大榕树的枝干上踏着七星步疲于应付,这毕竟是十来头货真价实的列矢兽呀,虽没有头狼在,到它们此时赴死的决心也足以弥补此处的不足!

    “再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呀,得尽快想办法!”

    有一瞬间,萧天感觉地上狼群的攻击稍有迟缓,他马上感觉出了异常,按照他的推断,他们应该是在酝酿下一次更加凶猛的攻击。萧天抓住这个空当,猛地一登前的树干,整个人朝大树枝干后面飞去,在空中的时候右手在一根向后伸的枝丫上稍一借力,整个人瞬间改变了方向,贴着大榕树的树干直直地向地面砸去,导致狼群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大榕树那粗大的树干之上,溅起一蓬蓬绿sè的汁液。趁着这个空当,萧天已经顺着树干到达了地面,一招裂影旋锋直击离他最近的那头尘嚣魔狼的颈部,由于那头尘嚣魔狼恰恰处于攻击间歇状态,于是萧天一招建功,只听它惨嚎一声,从颈部开始血翻飞,并且在一瞬间向两头蔓延,鲜血漫天飞舞,死状惨不忍睹,血腥气迅速蔓延了整个战场。

    虽然萧天一击得手,可是他依旧不敢大意,因为他在剩下的尘嚣魔狼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比先前更加森冷的寒光。当同伴尸体破碎的那一刻,剩下的尘嚣魔狼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见萧天已经从树上下来,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向萧天冲来,在奔跑过程中它们一双双眼睛以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血红sè,獠牙瞬间增长了数寸,两只前肢上的利爪也凭空弹出半尺。

    此时的萧天当真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向前冲,前面是剩下的九头狂化的尘嚣魔狼,而后退的话,后面可是一眼望不到底的绝壁。显然,萧天又一次陷入了生死一线的境地。萧天其实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当时真不该在没有认清形式,对尘嚣魔狼的各种能力不甚了解的况下就贸然出击,造成现在的结果。萧天以前在无数次生死边缘的徘徊,令他在如此危机的依然时刻保持着冷静。

    “树上是不能去了,这棵大榕树在尘嚣魔狼的猛烈攻击之下已经不堪重负了,而附近再也找不到可以在狂化后的群狼疯狂攻击下能支撑一个回合的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是——拼了。”

    萧天想好之后,再不犹豫,右手握住战神戟,同时迅速召唤出破杀,化为前后两面大盾,将萧天整个人覆盖在中间,右脚猛地一登后地面,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向狼群冲去。

    冲到第一只狼的近前,萧天大呵一声,全然不理会这只尘嚣魔狼拍向自己的利爪,不使用任何战技,也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就那样直直的劈向它的脑袋。刚才萧天躲在树上,体力和灵力几乎没怎么消耗,可是这群尘嚣魔狼可是追踪金齿鬣狗到此的,之前应该也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的,而且一到这里就和这大榕树杠上,灵力应是所剩无几了。此时凭借狂化才有这般的战斗力,但狂化增加的也只是**力量而已,灵力在已经耗光的况下是不可能短时间内就恢复如初的。

重要声明:小说《锥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