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功夫老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五郎八卦棍 书名:陈真新传
    这个扎辫子的老者,打扮很怪异。穿着民国的服饰,却扎着清朝的辫子,辫子也只有巴掌那么长。

    “你说谁呢?”中年人一看是一个瘦小的白发老头在骂他,完全不把对方看在眼里的一指老者的鼻子问。

    “说你呢!小子。”白发老者毫不示弱的站在坐椅上瞪着那个中年人。“跟你讲,他霍元甲虽然是为国争光了。但要说第一高手,还轮不到他。”

    “不是他,难道还能是你啊?”中年人嘲笑着冲老者说到。他原本是说笑的,没想到老者居然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就是我。”

    “你是不是老糊涂啦?”中年人气急而笑。在边上看闹的,也有许多人被老者的那句话给逗笑了。

    “笑,笑什么?很好笑吗?老子也在擂台上打倒过洋人。”老者说着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老人的样子,让陈真也哑然失笑。

    “你们还别不信,我还是在霍元甲之前打倒的洋人。”白发老者又继续说到。

    “行了!行了!你也不要说你有多厉害了,你只要能把我打到,我就相信你。好吧?”中年人说到。看闹的当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许多人都拍掌附和着。“打呀!”“打呀!”

    “打你?”老者一指中年人的鼻子。

    “是啊,把我打在地上趴着。我就相信你是第一高手!”中年人用藐视的目光看着老者。都有白头发的人了,怎么看也不象是能打过自己的样子。

    “真的只要把你打趴下就可以了吗?”老者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问。

    “对!对!来吧!”中年人轻蔑的冲老人招了招手,那意思是你过来打我。白发老者扭头左右看了看,见整车厢的人都在看着他。于是从坐櫈上跳下来,用手一点中年人然后又冲他勾了沟手指头。“你来打我!”

    “我来?”中年人指了指自己问。中年人心想,我要是打你,一拳别把你打残废了哦!

    “对!你来!”老者又说到。

    中年人用征求意见的目光,看了看前后左右。左右的那些看闹的人连声的催促:“打呀!楞着干嘛?”“打呀!记得轻点,别把老头牙打掉了。”然后边上一群人都在笑着。

    “好!那我打了啊!”中年人说着捏了捏拳头。在一片催促声中,右手一拳朝白发老者脸上打了过去。陈真一看中年人的架势,就知道要糟。这一拳要是打中了,老者的牙齿不被打掉了才怪。

    就在拳头要打到老者脸的前一刻,却被老者的左手给挡住了。“切!”边上看闹的已经做好准备要看老人的脸被打肿的样子了,现在中年人的拳头却被老人给抓住了,于是失望的冲中年人发出了一片嘘声。

    没有人看清楚老人的手是怎样握住中年人拳头的,中年人的拳头打出时,老人的手还是垂在腿边。但在拳头就要打到脸的前一刻,老人的手却奇迹般的在拳头前面一挡然后握住了拳头。

    “你的拳头大呀!力气也大!”白发老者微笑着说。中年人没有说话,一张脸变的通红。老者的手微一用力,中年人哼了一声后,脸变成了猪肝的颜色。

    “放手,放,放手。”中年人忍痛的说到。

    “你说什嘛?我没有听见!”白发老者将右手放在耳朵后面招着,假装糊涂的问道。

    “求你放、放手。”

    “哦!原来是叫我放手啊!”白发老者假装刚听明白中年人的话。说着又扭头看了看左右,然后问被他攥着手的中年人:“那我是不是第一高手啊?”

    “你是第一高手。”中年人痛的弯下了腰。

    “哎!承认就行啦!不用给我磕头。”白发老者嘴上这样说着,攥着中年人拳头的手,却将中年人往自己这边轻轻一拉。本来中年人只是痛的蹲在那,给老者这么一拉,一个重心不稳“咚”的往地上一跪。

    “哎呀,都说了不用跪吗?”老者说着,假装好心的把中年人给扶了起来。大多数的看闹的都以为真的是中年人要给老者磕头呢!在一边哈哈直笑。只有少数眼尖的明白,是那个白发老者给中年人下了个

    陈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佩服老人的力气和心机。轻轻一握就痛的一个健壮的中年人弯下了腰,可以想象需要多大的力气。而且表面上还又不显现出来!

    老者冲周围看闹的抱了抱拳:“献丑了!献丑了!”然后扭头向自己的座位走去。正在揉拳头的中年人一见老者将后背朝向了自己,以为有机可乘,紧跑两步挥拳就冲老者的后背打去。他显然知道自己正面打不过白发老者,所以想从背后占点便宜。

    没等看闹的发出惊喊声,白发老者猛的微屈腰,头都没回的就向后一脚踹去。这一脚不偏不依的正好踹在中年人的肚子上,直接将中年人踹的凌空退了有一米左右,然后摔在了地上。幸好火轮车的车厢底是用厚木板做的,中年人才没有摔的骨折。

    尽管这样,中年人也是“哎哟”了好半天没有爬起来。这一回,就算傻子也知道这个扎辫子的白发老者不是普通人。

    “我都跟你说了我是第一高手嘛!你偏不信!你看,吃苦头了吧?”白发老者假装很友善的对摔在地上的中年人说到。说完,大摇大摆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翘起了二郎腿。

    陈真刚想过去扶中年人起来,车厢的那头忽然“啊”的一声大叫,然后一个发音并不标准的声音说到:“让开,你个!”

    陈真转头看时,一个两米多高、体形异常强壮的外国人出现在车厢的那头…….

    …………………

重要声明:小说《陈真新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