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又有新消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根据陆游的将令  各路大军陆续向雄州赶來  契丹那面也调集大军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但陆游并沒有即可下令进攻  他还在等  等待党项那边的消息  同时他也相信  即便契丹现在知道自己先对党项下手  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也一定在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进攻

    揭破了周同之后  陆游也沒有难为他  仍把他留在边  却沒有安排他做任何事  陆游相信  周同的任务决不仅仅如此  他一定还有什么秘密沒有说出來  自己这样不温不火地对他  早晚会让他说实话的

    人马每在城外练  这次陆游又特意把高彻从京城调了过來  这小子年纪虽然不大  却手了得  而且最佩服陆游  所以听说陆游调他  立刻高兴地赶了过來

    大半年沒见高彻长得更加结实  人也沉稳多了  对于陆游只训练  不出战的安排  也沒有丝毫疑问  安心地听从陆游的指挥带兵在城外

    又过了月余  党项那边终于传來消息  李继迁听说宋军在南岸集结的消息后  带兵迎于黄河北岸  却同宋军一样  始终不敢过河挑战  不过在知道后方粮草被烧的消息后  终于引军回撤  却在半路遭遇李铁的伏兵

    党项军队在知道粮草被烧的消息后  已无心在战  被李铁及追上來的胡不归杀了个落花流水  而在返回兴庆的时候  再遭老刀的人马劫杀  十万人马损失过半  这回党项沒有十年八年是恢复不过來了

    不过陆游并沒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胡不归协同老刀等人带军北上  李铁则继续消灭党项李继迁残部  务必永久解决这个袭扰大宋边境多年的祸患

    待各路人马集结完毕之后  陆游终于下令进军  不过就在这时  契丹的特使到了

    大战在即  陆游本不想见來人的  不过契丹使者说是奉了太后之命來的  而且还是陆游的旧识  陆游想了一下  最终还是决定见见这个使者

    这个使者不是别人  正是陆游在上京时住过的那家客栈老板  因救助小皇帝有功  现在可以说是一路走红  官职升的极快  不过他叫什么  陆游却始终沒记住

    陆游也沒想到使者会是他  寒暄过后请他坐下  单刀直入地问道:“两军就要开战  不知大人此來所为何事  ”

    使者从怀里掏出个包裹道:“这是我家太后送给大人的礼物  同时希望大人能看在陛下曾叫大人师父的面下  罢兵休战  两国永为兄弟之邦”

    陆游沒有理他  命人把包裹接过來  打开一看  却是一束雪白的头发  心中顿时微微一颤  眼前仿佛又看见萧太后那曼妙的姿及雪白的长发

    使者见陆游沒有说话  沉吟一下又道:“陆大人请恕下官直言  其实太后提出休战  并非是因为惧怕大人的军队  只是不想让百姓士兵受苦  而且大将军耶律休哥及齐王妃已经调集五十万大军做好迎敌准备  还望大人多为士兵想想  不要在轻起战端了”

    耶律休哥和齐王妃调兵的事  陆游早已经得到消息  而且也知道实却如使者说的  他们已经调集五十万大军迎战  不过陆游却并不惧怕他们

    微笑着道:“本官也不愿同贵国开战  这样吧  既然你提到本官曾为贵国帝师  那我就看在贵国皇帝的面子上  暂时按兵不动  请贵使回去转达我对贵国皇帝及太后的问候  同时要他们实现对本官的承诺  归还燕云十六州  以及将私逃到你国的我朝原皇子元僖递解回來  只要完成这两件事  本官即刻下令退兵  并亲自到上京去向太后请罪  贵使以为如何  ”

    使者似乎早知道陆游会提这个条件  淡然一笑道:“当初楚国公之所以答应将燕云十六州送归大人  是因为大人已经答应留在契丹  现在大人不辞而别  这个协议当然也就不能做数了  至于后一个条件倒是有商量的余地  太后说了  只要大人肯亲赴上京  太后一定把元僖等人绑缚起來交于大人”

    “哈哈…”陆游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來  好半天才道:“萧太后真是够可  这么幼稚的主意她也想的出來  好了  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告诉萧太后  陆游这就去南京会会她那五十万大军”

    元侃为了此次北伐尽起全国的精锐  一路由杨延昭率领出雁门关  主力部队则由陆游带领  同样从上次北伐的出发地雄州出发

    不过陆游不是曹彬  杨延昭也不是潘美  两人已经计议妥当  为了不给契丹袭扰后勤补给线的机会  两路大军穿插前进  互为犄角之势

    但两路大军仍不过三十万之数  还是无法同契丹五十万大军抗衡

    陆游之所以不惧怕契丹五十万大军  一來他有理由相信自己这个现代人  又做过多时将军的人  完全有能力打败契丹人  二來  女真乌古遒已经联合各部在契丹后方开始进行有针对的袭扰  相信契丹就是开始不拿女真当回事  慢慢也会尝到苦头  从而开始认真对待女真人  这样一來就可给契丹形成一定的牵制  令契丹不敢放开手叫同自己硬拼

    还有一点  就是梁子溪的水师  霸州靠近大海  而霸州不远就是契丹境内  契丹也有很多城镇靠近大海  梁子溪的水师以偷袭的方式不断袭扰这些城镇  然后再摆出一副大举攻城的样子  相信同样能让萧太后头疼的了

    不知是因为惧怕陆游  还是在等陆游的人马到來从而一举击溃  陆游大军直到涿州城下  一直沒遇到袭扰的契丹人马  当陆游大军开到涿州的时候  一望无际的契丹大营也终于出现在视线的尽头

    大军这边安营下寨  那边契丹营中就飞出一彪人马  领头的却是一员披大红斗篷的女将  來到宋军营外  却沒有立刻挑战  而是要宋军通报叫陆游出來见面

    接到奏报  陆游立刻猜到來的人一定是齐王妃  对于这个女人  陆游心中谈不上有什么感觉  自己虽说是利用了她  可她对自己显然也沒存什么好心  而且陆游心中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水扬花的女人

    吩咐下去  严守营门  对于齐王妃的呼叫也不用理会  谁知过了沒一会  守卫营门的将领又來报  齐王妃竟然在营外骂开了

    从他闪烁其词的样子  陆游猜出齐王妃显然沒说什么好听的话  心中一阵厌恶“这个女人怎么这样  难道你帮过老子一次  老子就得对你以相许不成  ”

    知道这些话在营中传出去对自己的管理不利  陆游只好跨上马奔出营外去会齐王妃  边却也只带着数十名侍卫  以示自己沒有同她开战的心思

    齐王妃带的侍卫也不多  眼陆游在千呼万唤下终于出來了  齐王妃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自记事以來  还从沒有那个人敢如此戏耍自己  对于这个陆游她可谓是恨彻心肺  可当见到笑容满面的陆游时  一时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个女人从沒有真正进入过陆游的心底  所以对她的印象也甚为模糊  多后的重逢也并未让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打马上前  微笑着抱拳拱手道:“王妃  别來可好  陆游这厢有礼了  不知王妃招在下前來所为何事  ”

    沉默了片刻  齐王妃终于道:“陆游  你真的忘了我吗  ”声音略显沙哑  语气中满含幽怨之意  显然还对陆游余未了

    陆游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人非草木  孰能无  即便是自己沒有几个老婆  也不会要她的  却也难免未她的意所动

    收起笑脸  沉声道:“在下感念王妃相救之德  抛去朝廷、国家大事  王妃但有所命  陆游无不遵从  实不相瞒  陆某并不愿意同王妃在此种况下相见  但国家大事为重  陆某也只好将自己的恩怨放在一旁了  还请王妃见谅”

    齐王妃呆了片刻  自嘲地笑了一下道:“其实我早该想到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  却一直都不死心”说到这摇了摇头  粉脸一寒又道:“陆游  你听好了  你我之间并不相欠什么  帮你是我自愿的  所以來在疆场上  我也必不会留  希望你也记住了”说到这  拨转马头向自己大营奔去

    陆游呆了一下  沒想到齐王妃费心思把自己喊出來只说这几句话就回去  原來暗中做好应付她同自己拼命的心思也放了下來

    举目望去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契丹大营就在前方不远处

    契丹一族对大宋可谓是恶行累累  但同陆游之间的关系却非常的微妙  一个想拜自己为师的契丹小皇帝、一个艳丽的萧太后、一个生死相交的朋友……太多了  多的陆游对契丹都快恨不起來了

    可在国家大事的前提下  这些感也只好暂时放在一旁

    想到这  陆游微微叹了口气  正准备返回营  却听后传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谔然回头  却发现是于东泽表凝重地赶了过來

    到了陆游跟前  于东泽并沒有下马  在马上向陆游抱拳施礼道:“禀大帅  契丹方面传來最新消息”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