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欲留身后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眼见陆游一脸茫然之色  周同笑着道:“大人怎么忘了  您现在是枢密院知枢密事  只要万岁同意  您有权调动我大宋的任何军队  而就我所知  陛下为了此次北伐成功  已经授权大人练人马  大人不正可借机调动人马参与平定党项吗  ”

    这些话当然不用周同教了  可调兵攻打党项这可是大事  事先不向皇帝禀报  过后有人追究起來  恐怕就是皇帝也保不住自己  更何况朝中还有个无时无刻不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潘家人

    眼见陆游脸上晴不定  周同继续又道:“大人可是觉得我在害大人是吗  ”

    若是周同想害自己  陆游却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來  沉着脸道:“你以为这么大的事能瞒过陛下吗  ”

    周同立刻摇摇头道:“即便能瞒过一时  时间长了也必然露馅”顿了一下又道:“下官斗胆问一句題外话  大人可想过您的将來吗  ”

    陆游的心不由一凛  满怀戒心地道:“周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

    周同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一下很难让大人相信我  可周某可以向天发誓  决无坑害大人之心  陆大人是周某平生唯一佩服之人  所以才忍不住设处地地为大人想了一下您的处境”

    陆游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周同虽跟自己关系不错  却还谈不上无话不说的地步  他今天对自己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來  说他心中沒有别的用意  谁信哪

    想到这笑了一下  淡然道:“周大人认为我的处境有什么不妙之处吗  ”

    周同正色道:“是的  大人深受两代皇帝恩宠  风头可以说无人可出其右  但也正因如此  大祸也将不远矣  试想历朝历代那位君主能容下一个什么都比自己强的大臣  而当今的潘皇后又与大人有杀兄之仇  说她不介意  大人相信吗  ”

    陆游忍不住道:“你既然知道这些  还要我背着陛下出兵”下一句话沒说  不过心里却补上了“你这不是想害我是什么  ”

    周同突然笑了  淡然道:“或许是周某多虑了  以大人的睿智  又怎会看不出这其中的关键  又或许是大人早想好了退路  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罢了  我说的对吗  ”

    “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陆游有些不耐起來  心中越來越拿不准这个周同到底想干什么

    周同定睛看了陆游一会  突然俯跪倒在地  肃容道:“周同之心  天可表  周同决无加害大人之意  只是不忍看一代名臣就此销声匿迹  才忍不住有此一说  不对之处还请海涵”

    陆游吓了一跳  赶紧拉起周同

    “周大人万勿如此  有话请讲就是  陆某决无怪罪之意”

    “现在摆在大人眼前有两条路  一是把奏折送大京城交给陛下  任由消息泄露出去  大人无功而返  二是偷偷出兵平定党项  过后再向陛下禀报  却要冒着被杀头的危险  大人认为该选那条路  ”

    这那是路啊  不论那一条走下去都不会有好结果  可问題是先平党项  再扫契丹  这是陆游早已定好的战略  而且也绝对是一条好计策  现在让周同这么一说  陆游的信心也开始动摇起來

    沉吟良久才道:“那依你之见只要偷偷出兵一途了  ”

    周同摇摇头  答非所问地道:“这就是我要问大人今后有什么打算的原因”顿了一下才道:“下官知道大人淡薄名利  可大人有为边这些将士们想过吗  大人功成退之后他们怎么办  ”

    这一番话说出來  又让陆游陷入了沉思  上次他同无名和吴起提过这件事  两人也很赞同他功成退这个想法  可刚刚周同的话又让他想起小七、老刀诸人來  即便是他们也愿意同自己归隐  那上万的丐帮兄弟怎么办  总不成跟着自己一起走吧  而这么多人  什么地方才能安置他们呢

    见自己终于说动陆游  周同也不由兴奋起來  欢声道:“大人可愿听下官一言  ”

    陆游现在脑子里确实有点乱  点点头道:“你说”

    周同沒说话  先从怀中掏出一张大地图平铺在桌案上  然后才道:“大人请看  燕云十六州紧扼中原与契丹之间  地理位置险要  物产丰富  在中原來说  那里是抵抗契丹的一道天然屏障  而对契丹來说  那里却是契丹命脉所在  契丹决大部粮食产在这里  东南紧邻大海  海上贸易频繁往來  也正因如此  契丹才可与海上诸国进行商贸交易……”

    陆游越听越糊涂  燕云十六州的重要谁都知道  不然大宋也不会连番进行北伐了

    皱着眉头道:“燕云十六州的重要就不必说了  此次朝廷就是要将之收回  可这似乎同我今后的打算沒什么关系吧  ”

    周同微微一笑道:“要下官來说  这关系可就大了  下官的意思是要大人向陛下请封  永镇燕云”

    “永镇燕云  ”陆游有些明白了  不过这是他做梦都沒敢想过的  凝目看着周同道:“你是要我背叛朝廷、裂土为王  ”

    周同摇头道:“裂土为王是真  却不是背叛朝廷  下官的意思是要大人向陛下请封  永镇燕云  永世为我大宋北藩  进而抵御异族的入侵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大人及大人边所有人不受任何危害”

    这个主意有些太大了  大的陆游根本无法接受  他只想功成之后带着老婆及几个要好的朋友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却从未想过要裂土为王

    晃了晃脑袋道:“这件事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你先回去吧  想好了我会告诉你”

    周同也知道陆游一下消化不了这么大的事  躬施礼退了出去

    看着周同消失在门外  陆游不由沉思起來  从某种意义上说  周同的话是很有道理的  可问題是陆游并非野心勃勃的人

    对于周同  陆游从未起过任何疑心  而他今天竟会來同自己说这样一番话  却是陆游万万沒有想到的

    他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劝我自立为王  想害我  不像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他想通过自己获取更大的利益

    想到这  打开门命人把于东泽叫过來  他要好好查一下周同的底  看他是不是谁派來自己边捣乱的

    同时命人把吴起、无名两人也叫來  这么大的事  有必要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看法

    于东泽领命去调查周同  哥三坐在房内就周同这个主意探讨起來

    可陆游显然是找错人了  行刺、暗杀  谁也比不上无名  冲锋陷阵  吴起也丝毫不会落后  但说起这些政治上的事  就非二人所长了

    吴起是武将出  当然也想功成名就  实不愿就此隐姓埋名  说出的意见显然有同意周同的倾向

    无名就简单多了  他是不好名利  一切以陆游是从  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香儿有孕的原因  倒更喜欢过些平静的生活

    两个好朋友意见相左  弄得陆游也沒了主意  打发走二人  自己坐在房内又沉思起來

    若真如周同所言  自己不理朝廷 自立为王  杨延昭会怎么想自己  虽说自己沒有叛宋之心  可这么做同反叛又有什么区别  大宋的百姓会怎么看自己  元侃父子待自己不薄  他又会怎么看自己

    有这么多因素在  自己就是真做了王爷  能安心吗  所以这个王爷是万万不能做的

    可党项那边怎么办  秉明皇帝会走漏消息  自己擅自行动又犯了欺君之罪  该怎么办呢

    接下來的几天里  陆游再沒有找周同  而周同自认已经说动陆游  也沒有再來见陆游  他深信陆游在权衡利弊之下  会按着自己的思路走下去的

    乌古遒此行的目的就是联络陆游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  就准备告辞离去

    陆游相信乌古遒南來的消息一定瞒不过契丹  而契丹说不定已经埋伏在他回家的路上  陆游可不想失去这么好的伙伴  所以沒有让乌古遒光明正大地走  而是命人偷偷把他送到登州梁子溪那里  命梁子溪派船从海上把他送走

    乌古遒见陆游想的如此周到  心中更加感激  折箭发誓  一定听从陆游的安排

    刚刚送走乌古遒  陆游盼望已久的老刀终于到了  兄弟相见自有一番亲

    陆游命人把酒桌摆到书房里  然后赶走下人  这才同老刀聊起來  问起老刀他们的近况  老刀虽只廖廖数语  但陆游相信他们的子一定很不好过

    端起一杯酒道:“在我心中  你一直是我的兄长  这杯酒是做兄弟的给哥哥赔罪酒  是兄弟让你们受苦了”

    老刀笑了  摇摇头道:“这同你有什么关系  若不是你  兄弟们恐怕沒有几个能活着  现在兄弟们也都知道是你念着旧放了他们  只等你带兵打过去  好配合你呢  ”

    “打是一定要打的  不过朝廷这边还有点小小的问題  你來了正好  我正愁沒人帮我出主意呢  ”接着陆游把周同的话对老刀又说了一遍  最后道:“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

    老刀沉吟一下才道:“别人怎么想先不说  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

    陆游苦笑一下道:“老刀大哥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  我可沒那么大的野心  我只想收回燕云之后就辞官归隐  可我也不得不为弟兄们的将來着想  你说我该怎么办吧  ”

    老刀听到这 笑着道:“那就好办了  不知你打算归隐到什么地方去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