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绝处又逢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杨延昭此行的目的不单是陆游这里  而是奉诏回朝  他也同样是元侃的铁杆手下  元侃登基怎么回忘了他  所以这次回京也是接受封赏的  不过他在临走的时候仍不忘警告陆游不要亲涉险  直到陆游向他保证不会亲自去  才放心地离开

    子过的很快  转眼又是盛夏时节  头火辣辣地挂在天上  仿佛要把大地烤干似的  空气中一丝微风都沒有  的人都快喘不过气來

    不知为什么  这几天陆游的心也如这炙的太阳般变得焦躁起來  总是感觉心神不宁  甚至还会为一点小事发火  弄得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却又不好说什么  唯有尽量避开他  以免成为他消火的目标

    外面虽然酷难耐  但坐在四面通风的凉亭内  还是凉爽许多  可陆游却丝毫沒有这种感觉

    在凉亭内坐了一会  心中又莫名其妙地烦躁起來  站起在亭内來回走了几圈  还是不行  体里就象要冒出火一样  端起茶壶  对着嘴一口气把茶水全喝了下去  也不解决问題  干脆伸手把衣服全解开  光着上在凉亭内游走起來

    见此景  远处的絮儿和寒烟也是一筹莫展  他们也不知道相公这是怎么了  原本陆游对她们说话  从來都沒有用过重语气  可现在沒说几句  眼睛就会立起來  吓得她们也直躲陆游

    “二位夫人  你们有沒有发现今天大人的脸越來越红  别不是生病了吧  ”香儿在一旁帮着出主意道

    起初二女只是感觉相公绪不对  以为是朝廷中的什么事让他不顺心才会如此  现在经香儿一提醒  两个女人心中同时想起一见事來  那就是一直埋藏在夫妻三人间的隐患

    两个女人彼此骇然相望  从彼此的眼神中已经看出对方的心思

    “相公的病又犯了  必须尽快想办法救他才行  可他的病只有用血來治  这无疑于饮鸩止渴  难道真让相公变成个吸血妖怪吗  ”

    寒烟扭头看了香儿及几个丫鬟一眼道:“你们先回去吧  我和絮儿妹妹有事要说”

    几个女人虽有些茫然  但还是听话地离开了

    “絮儿妹妹  你上带刀了吗  ”

    絮儿吓了一跳  立刻猜出寒烟想要干什么  忙摇头道:“寒烟姐姐不行  要割也得割我的”

    “你都割过一次了  这次还是割我的吧  ”寒烟说着抢过旁的剪刀就要象自己手腕上割

    “等等寒烟姐  我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相公这病就你我二人知道  而我们若是总受伤的话  别人早晚也会起疑心  不若我们去厨房弄些牲畜的血  这样即便是别人问起來  我们也可以说是给相公做药引  你看行吗  ”

    因为絮儿已经有过一次割腕救陆游的事  寒烟不想这种事总让絮儿來做  不然陆游还不知道怎么看她呢  所以才急割自己的手腕  现在经絮儿一提醒  立刻醒悟过來

    点头道:“好  就这么办  若是再不行  就割我的  你可不许再同我争”

    两个女人离陆游虽远  可她们的争论声还是断断续续传入陆游的耳朵里  陆游也猛然醒悟过來  上次就是丫头用她的血把自己救活  现在看來自己这毛病是真的做下了  也只有用血來解除自己的病痛

    可那怎么行  自己不是真的变成吸血鬼了吗  不行  我不要变成人见人怕的吸血鬼  如果是那样我宁可死  上次躺在上等死时的感觉还历历在目  陆游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

    想到这  陆游扭头看了远处两个老婆呆的地方一眼  却见她们已经沒了踪影  知道她们一定是给自己弄血去了  不由一阵凄凉涌上心头

    亲的老婆  我不想离开你们  可我也更不想变成吸血鬼  那样会连累你们的  与其这样  还不如我早点死了呢

    想到这胡乱抓起衣服穿在上  左右看了一眼  闪钻入一旁的假山  然后悄悄向府外溜去

    陆游心里清楚  如果让两个老婆发现自己死在这  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來  不如自己躲远点死  这样让她们找不到  就可给她们留下点念想  不至于冲动下干出什么傻事來

    陆游一心找地方寻死  却沒主意无名始终在远处的角落里注视着他  见他鬼鬼祟祟地离开  眉头一皱  也跟着陆游的影追了下去

    无名的轻功夫要远远高过陆游  所以尽管后跟着个人  可陆游并无丝毫察觉

    死对于一个人來说  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也需要决大的勇气才行

    躲过众侍卫  來到镇外  陆游又变得迷茫起來  自己该怎么死  死在那里  而事后又不会被人发现呢

    思來想去  心中一动想起一处地方來  上次也是在这里  江郎中不就曾把自己带到他山中的一处秘密住所吗  那地方够隐秘  估计别人是不会找到那里的

    想到就做  辨别一下方向后  动向江郎中的秘密住所赶去  來到此地后他不是沒有去找过江郎中  可邻居告诉陆游  江郎中已经近一年沒有在家中露面了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了那里  什么时候能回來  所以陆游断定这处秘密住所也不会有人

    山高林密  人进去之后往往容易迷失  可陆游却有这个本领  只要走过一次的路  就不会在忘记  仗着形快捷  很快就來到江郎中的秘密住所

    山中风景本佳  江郎中的这处住所又是依水而建  虽然只是木版搭建  却也别具一番风格

    站在水塘前  陆游忍不住想起曾经还同丫头开玩笑似的说过要在这里建几处房屋给她住  现在看來什么都不可能了  心中莫念  丫头、寒烟  我们來世在见吧

    尽管心中满含眷恋  可不想变成妖怪的念头让陆游还是坚定必死之心  伸手拔出随的匕首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陆游已经算计好  自己倒下去之后就会倒在水塘里  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  即便有人能找到这里  也不会再发现自己的尸体了

    手臂刚抬到脖子处就再也抬不上去了  陆游谔然回头  却见无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后  正怒目瞪着自己  显然也沒弄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要寻短见

    “无兄  终究还是让你追上來了  不过希望你不要拦我  而且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丫头她们”陆游苦笑着道

    无名劈手夺过陆游手中的匕首怒道:“为什么  ”

    陆游虽抱着必死之心  可在这时候也想找人述说一下心中的烦闷

    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我上次发病吧  其实我上次就该死了  是丫头用她的血把我救活的  这种毒素已经深入我的骨髓  已经沒有再治愈的希望  你说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

    无名的眉头也皱了起來  沉声道:“你真的是传说中血丐的弟子  ”显然他也听说过这件事

    陆游摇了摇头  接着把自己遇到血丐的事又说了一遍  最后道:“我不想死  可我若不死就得用别人的血來养活自己  与其这样  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顿了一下又道:“我的两个夫人今后还请你多照看  不要让她们受到伤害  我在地下有知也会对无兄感激不尽的”

    无名看着陆游断然道:“我几次三番救你  就是让你自寻短见的吗  劝你还是把这种心思收起來  只要有我一天在  就不会让你死在我面前”

    “你不让我死  难道你愿意看着我受病痛折磨  愿意看我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陆游说着去抢无名手中的匕首

    可陆游的功夫同无名相差实在太远  无论他怎么努力  就是连无名的衣角都碰不到  急之下挥拳向无名打去  在无名闪躲过之后  突然纵向后面的小房奔去  他曾看电视上演过  有人自杀的时候以头撞墙也会死的  所以子扑起來之后  已经用尽所有气力向墙角撞去

    无名开始还沒明白陆游要干什么  愣了一下才明白过來  纵而起向陆游扑去  希望能抓住陆游的子  却终因起步晚了一步沒有抓到陆游

    眼看陆游的头就要撞到墙角  忽见人影一闪  接着陆游就感觉自己的头好象撞在棉花上  一点使力的地方都沒有  谔然抬头  却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  却不是江郎中还有谁

    最惊异的莫过于无名了  他一直自负武功高强  出手也很少遇到对手  而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可见此人功夫之高  绝对是自己从沒见过的

    陆游见到江郎中  就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猛地抓住江郎中的手道:“江先生救我”

    江郎中微微一笑  扭头道:“大和尚  还不出來吗  可别忘了你刚才说过什么  ”

    “阿弥陀佛”随着这声佛号  不空大和尚闪从房内走了出來  看样子两人早就來了  而且一直都隐在房内  可叹陆游、无名自认功夫高明之辈  竟一点都沒有发觉

    看到不空大和尚  陆游先是一喜  随即心有沉了下去  这老和尚动不动就要自己给他当徒弟  这回是不是也要趁火打劫呀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