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运筹帷幄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上次北伐  朝廷兵分三路  东路军以曹彬为帅  出雄州  以缓慢行军的方式  大张旗鼓地向南京进发  目的是吸引契丹主力  中路以田重进为帅  出飞狐口  取灵、蔚诸州  西路则由潘美为帅  出雁门关  直取关外诸州  然后会同中路军合师东进  从北面配合东路军夹击南京

    南京是为契丹窥视中原的军事重镇  只要将它拿下來  燕云诸州也必可一股做气地收回  单从军事策略上讲  朝廷的进军思路是对的  但也并不是沒有问題  第一  三路大军分兵北伐  兵力过于分散  就给契丹创造了一个各个击破的有力条件  二是东路军在兵行顺利的况下沒有再接再厉果断出击  从而给了契丹从容调兵的时间

    而东路军主帅曹彬在知道中西路军节节胜利的消息后  终忍不住挥军直扑逐州  但他却又犯了个更大的错误  为了抵御契丹铁骑的袭扰  他下令士兵一边开进的同时  一边在人马两侧挖掘深壕  结果弄得士兵疲惫不堪  一百多里的路程竟走了二十多天

    更有甚者  当他带人马赶到涿州的时候  发现契丹太后的人马已经驻扎在涿州以北  于是立刻决定退兵

    此时契丹精锐已经集结完毕  带朝廷大军退却的时候  立刻衔尾追來  结果两军在歧沟关展开激战

    曹彬先以粮车在营外组成一道防线  结果反倒被契丹铁骑包围  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曹彬等摔部趁夜色突围  结果又糟契丹追杀  死者不计其数  至此东路军全线崩溃

    东路军的溃败  直接导致整个北伐作战的最终失败

    听完杨延昭的介绍  陆游沉思起來  几十万大军分兵合进  听起來似乎不错  但在杨延昭的一番分析下却漏洞百出  问題出在那  是我们大宋的军兵不如契丹人吗  恐怕也不见得吧

    抬头看了一眼同样紧皱眉头的杨延昭道:“战略是谁制订的  ”

    杨延昭苦笑一下道:“还能有谁  当然是先皇了”

    “先皇  先皇也御驾亲征了吗  ”陆游知道  杨延昭嘴里的先皇就是老皇帝  可记忆中似乎沒听说上次北伐老皇帝也参加了

    杨延昭摇摇头道:“先皇沒有亲自來  但战略、战策却是他老人家事先定好的  众将只是奉行不误罢了”

    陆游的眉头也皱起來  心说“战场形势瞬息万变  怎么能死搬预先定好的战术  看來这老皇帝也是真有糊涂的时候  只不过这次糊涂的代价更大了些而已  若是自己统兵出战的话  决不能让元侃给我也來这一

    “杨兄  依你之见  若是由我们俩带兵北伐  首先应该取那里  ”

    杨延昭显然早想好了答案  沉声道:“若是由你我二人带兵  出雄关最为合适  而且我的意思是稳扎稳打  步步为营  互为犄角  相互配合”

    顿了一下又道:“上次北伐唯一能全而退的就是中路军  而为了不重蹈覆辙  你我领军一前一后  不宜分开过远  这样就可避免被契丹铁骑袭扰我们的粮草辎重”

    陆游自认军事方面不如杨延昭  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沉吟一下道:“我们若是挥军北伐  党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

    “党项李继迁一贯是见风使舵之徒  若我们胜了  就会站在我们一方  从另一侧向契丹动手  若败的是我们一方  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会干什么了”

    “杨兄想过沒有  党项一族  卧在我们边  时刻都在等着咬我们一口  为何不先将他们扫平呢  ”

    听到这  杨延昭的眉头皱起來  想了一下才道:“陆兄的意思我明白  可这恐怕有点难  先不说契丹会有何反应  万岁会同意吗  而我们一旦大举进攻党项  契丹也势必会趁势來攻我们  到时首尾不能相顾  想要退敌可就难了”

    陆游微微一笑道:“谁说我们要大举进攻了  古人有句话怎么说來着  对  叫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我早已在党项腹地埋下一支伏兵  只等我们挥军北上  就可里应外合夹击党项了”

    杨延昭显然也听过党项有一支川中逃过去的叛军  却沒想到会是陆游故意安排的  笑道:“陆兄我算是服你了  原來你一早就定下要对党项先开刀的计策了  却还一直瞒着我  是不是该罚你几杯  ”

    先下党项  然后才是契丹  这是陆游心中早定好的步骤  只是一直沒有表露出來  而且这件事一旦走露风声就将前功尽弃

    笑着端起酒杯道:“这事少了你可不行  你还要在此做出积极备战的架势  这样我才好在党项动手”

    杨延昭愣了一下道:“你打算亲自去党项  ”

    陆游是有打算亲自去趟党项  可也知道此行太过凶险  所以目前还只是在筹划中  是不是真的亲自去还说不定

    杨延昭当然不同意陆游亲涉险  不过却也知道陆游要是打定主意  一定是拦不住的  劝慰一番后  又同陆游商议了下一步的行动步骤才告辞离去  他是远道來的  陆游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

    陆游独自坐在桌边又盘算一下  才把于东泽叫过來  命他派出两拨信使  分头给老刀及太原的胡不归送信  要他们抽时间到自己这里來一趟

    办完这些事  才起向后院走去  后院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庭聚会场所  辞去领军将领职务的吴起夫妇  无名夫妇  及陆游一家三口  几乎每天都会聚在这里  而最令陆游尴尬也是最兴奋的事是  阿碧和香儿同时有了孕  而两家也在同时向陆游一家人表示第一个孩子都要送给陆游家  以弥补陆游一直沒有子嗣的遗憾

    对这件事  陆游心中也常自耿耿  却也豪无办法可施  重金悬赏找到不空和尚及江郎中仍然一点消息都沒有  有时自己都有些死心了  可能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  怪自己杀孽太重的后果吧

    无名在香儿的带动下  已经渐渐习惯坐在阳光下  此时也正靠在一颗大树上闭着眼睛享受阳光的沐浴

    吴起则在假山一侧  连说带比画着  好象在练什么功夫

    几个女人围坐在一处凉亭里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  一副温馨祥和的画面

    随着经历事的增多  年岁的渐长  陆游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感觉只有回到这个天地  才是回到自己的世界  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看到陆游  吴起先收起架势走过來

    “听说杨少帅來了  他是要來同大人商量打契丹的事吧  ”

    陆游点点头坐在石凳上  那边的无名听见说话声  也睁开眼睛  随即走了过來

    这两个算得上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  陆游看了一眼那边的众女  然后才道:“我有件事想同你们商量一下  也想要你们给我拿个主意”说着把想去党项的事说了一遍

    他的话沒说完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那可万万不行”

    吴起看了无名一眼  转头对陆游道:“大人  要知道您现在不是一个人  先不说两位夫人  你也得为我们这些跟着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想想吧  你若有事  我们怎么办  ”

    无名也道:“党项恨你入骨  若知道你在党项  势必不惜一切代价毁掉你  即便党项人不能耐你何  契丹也必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你回宋  到时你有家不能归  有国不能回  上次在契丹的教训还不够吗  ”

    说起上次契丹之行  陆游不由打了个冷战  上次自己侥幸逃脱  这次还会那么幸运吗  而自己若去党项  无名势必跟从  家中沒了保护  自己的仇家趁机來袭  两个老婆还能幸免吗

    想到这  点点头  肃然道:“是我大意了  二位放心  我再不会有这种不智的想法了”

    见陆游表严肃  二人也都放下心來  无名忽道:“收回燕云十六州后你有什么打算  ”

    吴起也道:“是啊  这件事我早就想问了  却一直沒敢问出口”

    “有什么打算  ”陆游一下也变得迷茫起來  远离官场  远离是非  是他一直梦想的事  可这种事说起來容易  做起來却难了  元侃会让自己走吗  即便是他同意了  可自己的仇家遍地  又能走到那里

    吴起叹了口气又道:“大人  有些事就是你不说我们也知道  我一直在想  以大人的睿智  又怎会看不出问題所在  这恐怕就是人常说的当局者迷吧  ”

    无名哼了一声道:“他的天下是大人帮着抢回來的  他若敢对大人有什么异动  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吴起摇头道:“事倒也沒那么严重  主要还是因为大人锋芒太露  以至于让有些人感觉大人已经威胁到他的利益  照我看來  万岁之所以扶起潘家  一是要告诉那些心怀不满的人  皇帝并不是只相信大人一个人  另外也是想给大人竖一个对立面  让大人行事的时候有所顾及  我也不知道我分析的对不对  大人您想想  是不是这个理  ”

    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记得自己就曾经评价过元侃  说他是不折不扣的大智若愚  现在经吴起这么一分析  果然不假

    看着二人笑道:“我最喜欢的就是大海  若有一天陆某带着家人远赴海外  二位可愿意一同前往吗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