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对质在堂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听到父亲有话要单独对相公说  吕寒烟尽管不愿  可还是嘟着小嘴走了出去

    陆游几乎能猜出老丈人想对自己说什么  无外乎皇位继承的问題  但现在这种担心显然有点多余了  估计再有就是关于丫头怎么会被封为公主的事  不过这件事还真有点不好说

    面带微笑地道:“岳父大人尽可放心  我会保着太子下平安蹬上皇位的”

    吕老头点点头道:“你也不要太掉以轻心  元僖虽在契丹  但他怎肯甘心把皇位让给别人  他现在有契丹做后盾  一定在肆机从返大宋來争夺皇位  还有元佐  别看他好似什么都不做  但最危险的也是他  对他尤要提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对这点陆游是完全赞同的  元佐是轻易不出手  出手必伤人  不等老丈人问丫头的事  继续道:“我会小心的  对了  岳父大人可曾听过白莲教  我现在已经抓到一个隐藏在宫中的白莲教妖人  您一定猜不出他是谁  ”

    吕老头的精神虽好了许多  但毕竟还在病中  说了一会话  喘息已经有些虚弱  却仍忍不住问道:“是谁  ”

    “陛下的近侍  王继恩”抓到王继恩  陆游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毕竟像王继恩这样份的人不是谁想抓就能抓的

    吕老头的眼睛一下瞪了起來  失声道:“王继恩  怎么回事  你…你快从头到尾对我说一遍”

    陆游不明白老丈人为什么这么激动  当下一五一十地把王继恩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道:“这件事  证据确凿  王继恩心藏祸心  不抓怎么行  哼  我谅那个太监也不敢临时反口”

    吕老头听陆游说的肯定  脸色稍缓和一些  沉吟一下道:“去把那个太监带來  我有话要问他”

    “岳父大人  您的体要紧  要不等您好一些再问吧  ”

    吕老头晃了晃脑袋道:“不行  这件事我总觉得沒那么简单  你还是把他带來让我见一下”

    陆游无奈  只好点头答应  转出去  却见吕寒烟正端着一碗汤药走过來  脸上虽努力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可陆游心里明白  这件事放在谁上都不会好过  同样是夫人  怎么待遇就不一样呢  为了不让两个老婆生出嫌隙  有时间真得好好对她解释一下

    吩咐侍卫把那个太监带來之后  转回到房内  却见老丈人在服过药后又沉沉睡去  不由又好笑又感动  这老头  都病成这样了  还要心自己的事  扭头见寒烟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连自己进來都不知道

    心中涌起一丝歉意  走过去  轻轻拉起寒烟的手道:“來  相公对你说件事”说完拉着寒烟向另一间房走去

    这间是吕老头卧房的里间  十分清净  到是个谈话的好场所

    陆游直接把寒烟拉在怀里  细审了一下她略带憔悴的姿容  柔声道:“寒烟宝贝一定还不知道丫头的真实份吧  事实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寒烟心中有事  原本想挣脱开陆游的搂抱  听到这  忍不住抬起头  瞪着美丽的大眼睛道:“絮儿妹妹的世  他不是从草原回來的吗  ”

    “从前有个南唐的小周后你一定听说过吧  她就是丫头的生母亲  而且我心里还有一种感觉  丫头很可能是当今万岁同小周后所生  现在你该知道万岁为什么要封丫头为公主了吧  不过因为牵扯到皇族  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现在就连丫头恐怕都不知道  这件事就到我们俩这为止好吗  ”

    若不给点丫头不知道的事让寒烟知道  寒烟的心中怎么会平衡  而太多的解释也毫无意义  还不如让她知道些秘密呢

    吕寒烟的神果然变了  反手抱住陆游的腰  细声道:“寒烟怎么会那么不知轻重  相公放心好了  寒烟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的”

    丫头说要在宫中照顾老皇帝  估计这几天是回不來了  正好借此机会安抚一下寒烟

    微笑着道:“丫头这几天不能回來  岳父大人又在病中  不若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我们还住你从前住的房间”

    寒烟在出嫁前  就是在自己房间同陆游有过第二次亲密接触的  想起这些  心中即甜蜜又温馨  缓缓靠入陆游怀中什么也说不出來了

    窗外北风呼啸  室内却温暖入  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  慢慢品位着这难得的宁静

    过了好一会  寒烟才开口道:“相公  我想再去扬州可以吗  ”

    陆游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轻吻了一下寒烟的额头  柔声道:“当然可以了  我的寒烟宝贝要去那里  相公都陪着”

    寒烟抬头深地凝望着陆游道:“我就知道相公最好了…”

    话未说完  忽听门外有人道:“大人在吗  小人有急事禀报”是陆游侍卫的声音

    夫妻二人相对苦笑  难得的气氛又被破坏了  陆游轻吻了一下寒烟  然后转走了出去

    见陆游出來  侍卫躬道:“禀大人  太子下请您去一趟开封府”

    陆游看了看天色  心中微感疑惑  眼看天就要黑了  这时候叫我去开封府干什么  皱着眉头道:“太子有沒有说是什么事  ”

    侍卫点头道:“传话的人要我转告大人  一定要把证据带全  姓王的太监好象要反咬您一口  而且听说他为了表示清白  一直在闹绝食  现在皇后也在过问这件事  所以太子才不得不在这个时候打搅您”

    陆游有些明白了  这王继恩仗着有皇后撑腰  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里  而因为皇后的关系  元侃也不得不提前过问这件事

    这也沒什么可怕的  反正人在自己手里  正琢磨着  押解太监的侍卫也回來了  同來的还有一直为陆游培养特务的于东泽

    元侃叫的甚急  而吕老头又在休息  陆游要寒烟转告老丈人一声  就带着太监向开封府赶去

    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  马蹄踏在雪地上不时发出“嚓、嚓”的声响

    于东泽跟在陆游旁  简要地汇报了一下谍探的发展况  最后才道:“我们这个组织刚刚成立  人手还不够  也只能探听一些大概的事  若想知道更详细的事  还得有待时

    这种事急不得  况且刚加入进來的人  还不稳定  点点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对了  有贞贤的消息吗  ”

    于东泽摇了摇头道:“按理说该有了  可梁大人却一直还沒有回來  哦  还有  您让我查的那个叫冯唐的人  他很可能也在契丹”

    听到这个消息  陆游猛地勒住坐骑  失声道:“这个消息准确吗  ”

    “应该是准确的  这次我派去的是个常年行走契丹的商人  他曾见过冯唐  听他回报说也是在无意中见到的  而且这个冯唐在契丹还很受礼遇”

    陆游也糊涂起來  冯唐沒死是意料中的事  但他出现在契丹  这问題可就严重了  契丹同大宋一直处于敌对状态  象他这种高科技人才  跑到那里去  不用猜就能知道他会干什么  看來这个人是不能留了

    心中杀机顿起  正要说话  于东泽轻笑一声道:“我知道大人在担心什么  不过大人尽可放心  契丹地处严寒地带  各种物质均及为匮乏  想在短时间内造出大炮是不可能的  我们只要把关口把好  不让炼精铁需要的各种物资出关就可以了”

    经于东泽这么一提醒  陆游的心也放下來  心中也深深庆幸挑对了人  这于东泽年纪虽然不大  办事却甚为干练

    沉吟一下道:“最好能想办法同他接触一下  如果能把他弄回來最好  不然就让他永远留在关外吧  ”

    于东泽早有此想法  只是沒敢在陆游面前表达出來  听到陆游这么吩咐  立刻高兴地答应一声  心说“您就放心吧大人  他永远都回不來了”

    于东泽的家人都被契丹人杀了  是吴起把他介绍到陆游边的  因为忠诚可靠  为人又机灵  所以很快就接替吴起成为侍卫队长  但他同许多汉人一样  心中藏着对契丹的刻骨仇恨  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报复契丹  这也正是陆游重用他的另一个原因

    开封府很快就到了  天色虽有些暗  但此时府衙内外却仍是灯火通明  正门处两旁的石狮子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也显得格外糁人

    陆游來到门外  早有人接过马匹  为了不出意外  陆游命自己的侍卫押着太监向堂上走去

    老皇帝那边病已经稳定  现在又有刚刚被封为公主的陆游夫人在那里  元侃也就急忙出宫來处理这事了

    李皇后为了不让元侃徇私  又派了一个大太监來  名为听审  可元侃心里清楚的很  这太监明明就是监视自己來

    听说陆游带人到了  立刻升堂  并把王继恩也从牢中提出來

    王继恩的脸色有些苍白  但仍昂着头  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眼睛不时地东张西望  似乎在找什么人

    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  就见陆游带着他从前的手下大步从外面走进來  王继恩的眼睛也一下盯在那个被侍卫押着的太监上  眼中光芒闪动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